0

    “好,那我们就先回酒店。”老管家笑着答应下来,目光就落在冷小野身上,“小姐,您出门的时候,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好的,我知道了。”冷小野笑着向他挥挥手,“您就放手吧,我这两天最多就是走走亲戚,绝对不会乱跑的,我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皇甫耀阳的脾气她最清楚,如果她不叫他们保护,到时候,肯定是老管家和保镖们挨骂。

    “好的。”

    老管家和保镖们都是感激地向冷小野一笑。

    “那我们就上车吧?”许夏在一旁笑着说道。

    “再见。”冷子锐礼貌地向老管家点点头,转身带着冷小野和许夏走向自己的车。

    早有保镖小跑过来,帮着三人拉开车门。

    看着冷小野坐上车,众人依旧站在那里行注目礼。

    “我的天!”许夏坐在后座上,从后视镜里看着管家和众保镖的身影,语气中满是无奈,“这王妃果然不是好当的,要是我,一个小时我都要疯掉。”

    冷子锐将车子驶出机场,“耀阳也是为了小野的安全考虑。”

    “我知道啊,可是这……这也太夸张了吗?”许夏靠在椅背上摇摇头,脸就侧过来看向冷小野,“不过也好,你这个臭丫头就是太野了,就该这么治治你。”

    “您这样幸灾乐祸真得好吗?”冷小野正在向皇甫耀阳打电话,当即向她撇撇嘴,听到电话那头响起他的声音,她立刻露出笑意,“我已经到北京了,现在已经被管家和保镖成功移交到我老爸手里,王储先生尽管放心,您老婆和您的两个小宝宝现在都平安无事。”

    “好,吃完饭就回去好好休息。”

    “是,将军阁下,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北京比较干冷,你记得多喝水,睡觉之前给我打电话。”

    “ok,那挂了?”

    挂断电话,冷小野将手机塞进小包,人就直起身子,凑过来扶住冷子锐的靠背,“爸,皇甫伯伯和coco怎么样?”

    “恩爱无比。”冷子锐笑答。

    “太好了。”冷小野转脸看向许夏,“今天他们去夏宫没有,觉得怎么样?”

    夏宫就是冷家投资的那个花园式酒店,建筑风格以唐代的建筑为主,依山傍水,引活水入园,古香古色。

    冷家就准备在那里为冷小野开订婚宴,因为知道女大公喜欢中国东方文学网.east330.化,冷小野才决定,将二人的婚礼也设在那里。

    许夏打开车上的保温杯递过来,“喝点热水,两边温差大,别感冒了。”

    冷小野接过杯子,喝了口水,“您快说呀!”

    “coco表示非常喜欢,还说想要去那里住几天呢!”许夏答道。

    “太棒了!”冷小野打个响指,“那就这么决定了,他们两个的婚宴就订在夏宫……对了,妈,您没露出破绽吧?”

    “看不起我是不是?”许夏白她一眼,“绝对没有。”

    冷小野笑着凑过来,抱住她的脖子,“我家女王最能干了!”

    “马屁精!”许夏嘴里损她,手臂却已经伸过来,拥住她的腰身,“这两天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

第1037章 不会太惊讶(2)    而他亦已经决定,一旦司空月冥出现,他会立刻抓住那个家伙。

    这样的监视行为,或者并不太地道,但是职责所在,他也没得选择。

    一方面,夜风扬想要尽快完成任务,解除掉司空月冥手中的这个隐患,另一方面他也希望能够尽快抓到司空月冥。

    在他看来,抓住司空月冥,也就意味着冷小野真正的安全。

    夜风扬转身去领取手下为自己安排好的机票,走进机场准备登机的时候,他的几个手下亦已经以不同的身份登上前往北京的飞机。

    飞机距离起飞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一位男子缓步走上登机梯。

    那是一个身形高瘦的男子,金发上戴了一顶黑色的平檐帽,大大的反光太阳镜遮住眼睛,耳朵上戴着一些夸张的耳饰,身上的衣服也是松松垮垮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喜欢嘻哈风的大男孩。

    “您好。”看过他的机票之后,乘务员礼貌地将他让到头等舱,“请您马上到自己的座位上,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谢谢。”

    男子道了谢接过机票,他的手指,纤长而白皙,看上去就如同是玉石雕琢而成。

    走到头等舱与后面舱位的间隔部,他随手将身上背着的双肩包放在座位上,懒洋洋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扣上安全带。

    飞机启动,驶上跑道。

    男子侧眸,从隔帘的缝隙看了看坐在后面普通舱内的夜风扬,唇角轻扬,露出一抹邪魅笑意。

    拿过双肩包,他随手从里面取出一本书来翻看。

    书页翻开到他看到的最新一页,里面夹着的不是书签,而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冷小野扬着唇角,笑得一脸灿烂。

    男子伸过白皙的手指拿过那张照片,“希望你见到我的时候,不会太惊讶。”

    轻语一声,他随手将照片放回书页,继续向后阅读。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乔装之后的司空月冥。

    只是可惜,坐在后面经济舱内的夜风扬,怎么也不可能想到。

    他找了很多天的司空月冥,此时此刻就与他在同一架飞机,两个人的直线距离,甚至不超过五米。

    ……

    ……

    北京再次进入黄昏时分的时候,冷小野的飞机顺利地在首都机场降落。

    一出舱门,就看到等在飞机下的许夏和冷子锐。

    “爸、妈!”

    欣喜地唤着二人,她加快脚步走下台阶,来到二人面前。

    “慢点!”许夏皱着眉责备着,“当妈的人了,一点也不懂事,万一摔到怎么办?”

    “我又不是玻璃人,怎么可能摔到吗?”冷小野抱住冷子锐的胳膊,靠到他肩膀上,“对不对,爸比?”

    “当然了,我女儿怎么可能这样的小台阶也摔跤?”

    “就是。”

    许夏只是气得对着冷子锐瞪眼,“你就惯着她吧你,快结婚当妈的人一点也不稳重。”

    “马上就要嫁出去了,就让我再惯两天呗。”冷子锐宠溺地摸摸冷小野的头发,看着从飞机上走下来的老管家,向对方笑着点点头,“你们先回酒店吧,从现在起,小野就交给我了。”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