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

    皇甫耀阳一怔,她却已经抬起脸来,凑过来吻他。

    这两天,闲来无事,她可是在网上查找了不少方法,今天晚上就试验下好了。

    “小……”

    他刚刚吐出一个字,嘴已经被她封住。

    啪!

    床头灯被冷小野关掉,房间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她的两手伸过来,扶住他的肩膀,将他按倒,唇就从他的唇上移开,吻过下巴,落在颈间……

    皇甫耀阳的喉咙一下子就干涩起来,她的吻却已经移下来,落在他的胸口。

    皇甫耀阳全身汗毛竖立,身体立刻膨胀起来。

    他伸手想要去触摸她,她却已经抬起唇,继续向下吻过去……

    “小野!”

    他的声音变调得沙哑着,呼吸瞬间急促粗重。

    ……

    ……

    许久之后,他才在极大的满足之中释放自己。

    在黑暗中伸过手掌,他想要去抱冷小野,那丫头却已经害羞地逃开。

    “我困了,你去洗澡吧!”

    低语一声,她就钻进被子去了。

    知道她是不好意思,皇甫耀阳也没有为难她,起身去浴室洗澡,洗了澡重新回到床上,他伸手拉出藏在被子里装睡的冷小野。

    “下次不要这样。”

    “不舒服吗?”

    “不是,只是……”

    “那就行了。”冷小野往他怀里缩了缩身子,“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

    他每天忍得辛苦,她实在是心疼,所以也是变着法子的想要让他能够快乐一点,不论是精神还是身体。

    “小野!”皇甫耀阳轻吻着她的头发,“告诉我,你是从哪学的?”

    “网上啊,这种视频好多的……”

    不等她说完,他的声音已经霸道想起。

    “以后,不许看!”

    冷小野意识到,他在气什么,人就在他怀里轻笑出声。

    “没有啊,我……我只是看了看东方文学网.east330.字教程。”手掌伸过去,拥住他的腰身,冷小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撑臂直起身子,人就在他的耳边霸道开口,“皇甫耀阳,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向网上那些坏男人一样出轨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出轨?!

    皇甫耀阳轻轻挑眉,伸开拧亮床头的小灯。

    “怎么会想到这些?”

    “网上好多的呀,妻子怀孕了,丈夫奈不住寂寞就会出轨。”冷小野道。

    皇甫耀阳没有生气,注视着她的目光里却有心疼。

    “傻丫头,以后不要乱看那些东西,以前没有你的时候,我也没有碰过别的女人,以后我也不会碰的。”伸过手指扶着她的脸,他一本正经地看着她,“是不是……我最近太忙,让你感觉到忽略你了?”

    “没有啊!”冷小野笑起来,“我……我就是和你说着玩儿的。”

    伸手抓过她在他胸口上轻划的手掌,皇甫耀阳垂脸吻吻她的手指。

    “小野,你仔细听好,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背叛你,我说到做到。”

    “我相信你啦!”冷小野一脸无奈,“好了,以后我不开这种玩笑,对不起啊,老公。”

    她不过就是想起网上那些案板,和他开个玩笑,哪想这个家伙竟然如此当了真。

    …

第1032章 不是很亏吗(3)    “明天我爸妈会一起去接我们。”接过他递过来的碗,冷小野喝了一口汤,才重新抬起脸,“然后我们一起去皇甫伯伯家吃饭。听我妈妈说,coco还要做红烧鱼哟!”

    皇甫耀阳眉尖一挑,“不可能吧?”

    红烧鱼?

    那可是中国菜,妈妈她竟然会做!

    “洗尽铅华为君妇,纤纤素手做羹汤。”冷小野摇头晃脑地念着这句,人就享受地喝了一口汤,向皇甫耀阳眨眨眼睛,“在爱情面前,就没有不可能的事。”

    将她顽皮模样尽收眼底,皇甫耀阳轻扬唇角,手就伸过来,宠溺地帮她拭掉鼻尖上溅到的一点汤汁。

    饭后,二人一起到草地上散步,皇甫耀阳始终牵着她的手掌。

    行上草坡,注视着草坡上的那一片空旷的草场,皇甫耀阳停下脚步。

    那里,原本是亚瑟的地方,现在亚瑟已经回到草原,这里也就空了下来。

    “在想亚瑟?”

    “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臭小子……”冷小野轻扬唇角,“现在肯定也已经是准爸爸了。”

    亚瑟被送回草原的时候,正是非洲狮的发|情期,狮子的孕期只有三四个月,算起来,亚瑟应该肯定会在皇甫耀阳之前做爸爸。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等忙完这些事情,我们去看看它。”

    算起来,亚瑟离开这里也有三个来月,在皇甫耀阳心中,亚瑟已经是如家人朋友一样的存在,这么久没有见它,他也难免相念。

    “好。”冷小野伸手拥住他的腰,“说不定……我们去的时候,他的狮宝宝都出生了。”

    侧身过来,帮她拉拉身上的披肩,皇甫傲阳抬手帮她理理头发,“外面凉了,回去吧。”

    冷小野抱着他的一只胳膊和他一起往回走,一路上楼,她就调侃开口,“老公,你是不是很羡慕亚瑟?”

    “我为什么要羡慕它?”皇甫耀阳没有领会她的意思。

    冷小野坏笑,“狮子是一夫多妻,你却只能娶一个老婆,不是很亏吗?”

    “小混蛋!”皇甫耀阳笑骂,“我又不是野兽。”

    停下脚步,冷小野同情地看向他的脸,“老公,要不……我们分床睡吧?”

    皇甫耀阳怔了怔,然后就反映过来,抬手在她小脸上轻轻地拧了一把,“臭丫头,真得以为我是野兽?!”

    “我……”冷小野微嘟小嘴,“我不是怕你难受吗?”

    他微皱眉,捏住她的下巴,“难道你要把我抱你睡觉的权力也剥夺了?”

    “没有啦!”

    “那就去洗澡,还有……”皇甫耀阳用指腹轻轻地抚过她的嘴唇,人就凑过来,细细地将她的唇舌吻了一通,直到气喘吁吁才将唇移开,脸却依旧在她脸前,咫尺之处注视着她,语气却已经转为温柔,“以后,不要再提你分床这个词,你不在我身边,我会睡不着的。”

    冷小野撇撇小嘴,“老公……对不起啊!”

    深吸口气,皇甫耀阳宠溺地扬起唇角,“等生好宝宝,记得……好好补偿我!”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