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她……”皇甫傲侧脸看看女大公,“她不会做……”

    “谁说我不会做的?”女大公笑着打断他的话,“明天我给大家做红烧鱼,不过……先声明一下,我的厨艺很一般,如果做得不好吃,二位可不要介意。”

    “我记得,皇甫哥好像最爱吃红烧鱼的吧?”冷子锐不温不火地接了一句。

    许夏自然是夫唱妇随,煞有介事地说道,“哦,怪不得coco只会做红烧鱼。”

    女大公脸上有点热,皇甫傲就隔着桌子瞪了冷子锐夫妇一眼,“好,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我们上午去酒店那边看看,下午到我家,我主勺。”

    许夏扬起杯子,“为明天能够吃到,将军和公爵联手准备的大餐,干一杯!”

    四只杯子,在半空中碰在一处,发出一声清脆声响。

    这顿饭,两家大人聊得甚欢。

    饭后,皇甫傲又给大家泡了功夫茶,大家边喝边聊直到夜深时分。

    考虑到皇甫傲喝了酒,冷子锐特地打了电话叫司机过来,送二人回家。

    夫妻二人亲自送皇甫傲与女大公出门,目送车辆远去,才一起返回客厅。

    许夏坐回沙发上,随手捏了一颗葡萄丢到嘴里,“这回皇甫哥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是啊!”冷子锐弯身收拾着地上的茶杯,“这些年他一个实在是太苦了,这一次总算是守得云天见日出。”

    “对了,我得向咱们家野丫头报告一下。”许夏伸手拿过座机听筒,看看时间,“老公,这会儿那边是什么时间?”

    “他们比咱们晚四个小时,这会儿差不多吃晚饭吧。”冷子锐道。

    原本还担心那边夜深影响冷小野休息,毕竟她现在是怀孕的人。

    听说那边才是晚饭时间,许夏立刻就拨通了皇甫耀阳庄园的电话。

    电话那头,a国正是黄昏时分。

    冷小野正从楼上走下来准备吃晚餐,老管家就将无绳话机的听筒送过来。

    “小姐,您的电话,是夫人打来的。”

    “好。”冷小野将电话接到手中,“老妈。”

    “什么老妈,我老吗?”许夏不客气地骂过来,然后就话风一转,“今天,你皇甫伯伯和coco一起到咱们家吃晚饭,恩爱得不得了。”

    “是吗?”冷小野笑起来,“那就好,那我和你说的事情呢?”

    “放心吧,我们已经约好,明天一起去酒店那边看看。如果他们两个满意的话,就先在那里给他们被婚宴,然后再办你们的订婚礼。”

    “那地方全是中式古建,coco一定喜欢。”冷小野坐到沙发上,“对了,妈……您明天可别说漏了嘴。”

    “你也太小看你妈了,别忘了,本人除了歌手之外,还是演员,我可是拿过……”

    “最佳新人奖!”

    “新人奖怎么了,新人奖才说明你妈我有表演天份。”许夏轻哼一声,“你吃饭没有?”

    “正准备吃。”

    “耀阳呢?”

    “还没有回来。”

    “这么忙啊?”许夏叹了口气,“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

第1029章 是不是好恩爱(2)    皇甫傲转过脸,向她扬起唇角,抬起手指帮她理了理耳侧滑下来的乱发。

    餐厅里,许夏轻笑出声,“是不是好恩爱?”

    冷子锐在她身后笑了笑,也将头缩了回来,“有我们恩爱吗?”

    说话间,他的脸已经凑到她的颈后,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老婆,今天晚上我不回队里,我们也好好恩爱下!”

    “滚!”许夏头也不回地给了他一手肘,“煎你的牛排去,一会儿糊了。”

    冷子锐笑着退开,去煎牛排,她就将手中的牛排端出来,放到餐桌上,折身回到厨房将他做好的果盘端上来。

    这时,冷子锐的第二锅牛排亦已经出锅,将两份牛排盛进盘子,他特意在其中一份加了双倍的蔬菜。

    许夏和他的口味一样,喜欢九成熟,她爱吃蔬菜,他总是会为她加双份。

    冷子锐将牛排端上桌,让二人入座,许夏就拿出准备好的白葡萄酒,倒进四个人的杯子。

    “来!”冷子锐端起桌子,“皇甫哥、coco,我们夫妻两个敬二位一杯。”

    许夏也将杯子端起来,这次,她没有调侃,而是少有的语气严肃,“祝二位……永远幸福!”

    “谢谢。”

    皇甫傲与女大公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

    四个碰了杯,各自喝了一口酒。

    “好啦!”冷子锐拿起自己的刀叉,“现在,大家来尝尝本将军的手艺。”

    大家各自拿了刀叉吃饭,女大公切了一块牛肉下来,送到嘴里,“味道很不错。”

    这一句,绝对不是恭维。

    各国的各种大厨,皇家大餐她也吃过不少,冷子锐的牛排有一种很特别的味道。

    “子锐他做饭很好吃的,我的烤肉都是跟他学的。”皇甫傲在一旁笑着说道。

    冷子锐回他一个白眼,“少来拍我马屁,告诉你皇甫哥,你这次能吃到本人亲手做的牛排,完全是沾了coco的光,要不然,我才不会做给你吃。”

    “就是就是。”许夏接过话头,“我们鱼子酱呢,什么时候送过来?”

    “还有我的米其林五星大厨!”冷子锐接着说道。

    女大公疑惑地抬起脸,“鱼子酱和五星大厨是什么意思?”

    “不要理会他们。”皇甫傲叉起一块牛肉,“他们只是在开玩笑。”

    “是啊,说着玩的。”许夏笑着抬起脸,“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两个的儿子把咱们野丫头拐走了,是不是该对这个当妈的有所表示呢?”

    “说吧,你想让我们怎么表示。”皇甫傲笑问。

    “今天这顿,我们请,明天呢……你们请!”许夏耸耸肩膀,向二个眨眨眼睛,“先说好哟,我们可不吃饭店,要你们两个亲手做才行,对不对,子锐?”

    冷子锐立刻附和,“夫人说得极是。”

    “好。”皇甫傲笑着答应,“明天,我做饭给你们吃。”

    “no!”许夏将两只手臂在胸前竖成一个x形,“记住,我是说你们两个,不是你,coco也要参与……而且,我不要吃西餐,我要吃中餐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