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等他回答,门已经被敲响了。

    “来了!”许夏转身走向房门的方向,嘴里还在埋怨,“猪脑子,还大将军呢,每次出门都不带钥匙。”

    她拉开门,门外,冷子锐懒洋洋地靠在门框上,一只手里提着他买回来的食材。

    看到他手里的钥匙,许夏立刻皱眉,“有钥匙还敲门,你懒死得了。”

    “老婆在家,干吗要敲门?”冷子锐伸过背后的手掌,将一束玫瑰花送到她手上,“那……路口一漂亮小姑娘送我示爱的,便宜你了!”

    许夏原本笑着来接花,听到后面一句,直接一脚踢过来。

    知道她也踢不疼,冷子锐并没有躲闪。

    伸手拥住她的腰把她抱进门廊,顺手关上门,人就要往她脸上凑。

    许夏抬手挡住他的肩膀,“别闹,皇甫哥在呢!”

    “在就在呗!”冷子锐凑过来在她脸上咬了一口,“我这叫言传身教懂吗,教教他怎么哄老婆。”

    “滚开!”许夏一把将他推开,“人家不用你教。”

    说着,她就伸手过来,想要接过他手中的食材。

    “太重,你拿不了!”冷子锐将购物袋放在地上,“去放花吧,一会儿拿。”

    许夏捧着花回到客厅,将花束插进花瓶,冷子锐就提着食材走进来,将食材放到厨房,人才走过来和皇甫傲以及走下楼来的女大公打招呼。

    寒喧几句,冷子锐就站直身来,“你们聊,我去给大家做晚餐。难得那些烦人的小兔崽子们不在,今晚上咱们几人也玩点高雅的,我给你们做牛排,都吃几成熟的?”

    许夏第一个抢着说,“老公,我要吃黑椒……”

    冷子锐白她一眼,目光就落在皇甫傲与女大公身上,“谁问你啊,我是问皇甫哥和coco。”

    许夏一个苹果啃到一半,听了这话,立刻就将半拉苹果砸过来。

    抬手接住苹果,冷子锐随手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皇甫傲和女大公都笑起来,然后,两个人就同时开口。

    “八成熟。”

    “二位可真默契。”冷子锐笑着站起身,咬着苹果走向厨房,“皇甫哥,沙拉和汤你来做吧?”

    “好!”皇甫傲站起身,和他一起走进厨房。

    两个男人去做饭,许夏就起身坐到女大公身侧,“coco……好不容易来一趟,这次多呆几天吧?”

    “我已经辞掉国会的工作,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以后会在北京长住。”

    “真的!”许夏一脸惊讶,“那可太好了,以后不愁逛街的时候没人陪我了。”

    女大公回她一笑,“我对这里不太熟悉,估计少不了要麻烦你。”

    “一家人客气什么!”许夏白她一眼,注意到女大公左手上闪动的戒指,她轻扬唇角,看看厨房的方向,“coco,我跟你说。皇甫哥就是不爱说话,看着好像挺高冷的,其实他特别细心,真的是个好男人!”

    女大公点头,“我知道。”

    许夏看看厨房的方向,“皇甫做饭很好吃的,以后呢,您就等着享受幸福就行了!”

    女大公侧脸看向厨房,轻扬唇角。

    …

第1026章 教教他怎么哄老婆(2)    粥熬得很香,里面不知道是放了什么东西,有点淡淡的甜。

    吃下去,暖暖的,微甜。

    皇甫傲起身拉开窗帘,金色阳光透进来,映在他的身上。

    女大公侧脸看过去,只见男人站在阳光里,正转过脸,对她微笑。

    回他一笑,她转眸看向窗外,看到的是一片如洗的蓝天。

    一切,那么美好。

    ……

    ……

    等到二人吃完饭,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开车赶到冷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五点来钟,路灯都已经亮起来。

    皇甫傲上去敲了门,片刻之后,许夏就把门拉开。

    看到站在门外的女大公,许夏只是一怔。

    她身上套着牛仔裤,外面还被皇甫傲裹了一件厚实的羽绒服,头上还戴着一个毛线帽,许夏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

    “我的天,coco,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见惯了女大公一身套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模样,许夏还是头回看到这种感觉的她,强大的反差确实有点让人惊讶。

    女大公笑了笑,将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我……我不太适合穿这个。”

    “哪有!”许夏将她拉进客厅,笑着打量,“我的天,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简直是太气人了,哪有你这样逆生长的?!……不过,你干吗穿这么厚啊,天,还套了保暖衣吗?这样不会热?!”

    女大公摇头,“很暖和,不热。”

    许夏皱起眉来,“北京天气虽然冷,可是屋子里暖气开得很足,不用穿这么多的,要不然,出一身汗再出门反倒会着凉的。”

    她一向是直性子,想到什么说什么,跟本就没有想到这其中深层的意义。

    “没关系的。”女大公耸耸肩膀。

    一旁的皇甫傲却不淡定起来。

    原本是怕她热,才特意帮她加了一套保暖衣,听许夏这么一说,他也难免有些担心。

    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许夏身上就套了一件单薄的t恤,他也不过是穿着衬衫,女大公套着保暖衣还有毛衣,肯定会热。

    皇甫傲顿时一阵自责,真是关心则乱,他怎么就没有想到房间会热呢!

    “coco,要不……你去把保暖衣脱掉吧?”

    “没事。”

    “听话,好不好?”

    “那……好吧。”

    许夏在一旁看着二人的样子,早已经忍不住地轻笑出声。

    这两个家伙,简直就像是刚谈恋爱的小青年吗,这也太甜蜜了!

    “走吧,我带你上去把衣服脱掉。”

    笑着将女大公引进一间客房,许夏重新下楼,帮二人端出水果和茶饮,看一眼楼梯的方向,人就暧|昧地向皇甫傲眨眨眼睛。

    “哥,怎么样,有老婆就是幸福吧?”

    皇甫傲接过她送过来的茶点,“别乱说,小心被coco听到。”

    “那有什么呀,她本来就是你老婆吗?”许夏将水果盘放到她面前,“对了哥……你们不准备举行一个仪式吗?”

    仪式?!

    皇甫傲一愣。

    这几天,他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快乐之中,这件事情他还真得没有想到。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