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粥熬得很香,里面不知道是放了什么东西,有点淡淡的甜。

    吃下去,暖暖的,微甜。

    皇甫傲起身拉开窗帘,金色阳光透进来,映在他的身上。

    女大公侧脸看过去,只见男人站在阳光里,正转过脸,对她微笑。

    回他一笑,她转眸看向窗外,看到的是一片如洗的蓝天。

    一切,那么美好。

    ……

    ……

    等到二人吃完饭,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开车赶到冷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五点来钟,路灯都已经亮起来。

    皇甫傲上去敲了门,片刻之后,许夏就把门拉开。

    看到站在门外的女大公,许夏只是一怔。

    她身上套着牛仔裤,外面还被皇甫傲裹了一件厚实的羽绒服,头上还戴着一个毛线帽,许夏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

    “我的天,coco,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见惯了女大公一身套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模样,许夏还是头回看到这种感觉的她,强大的反差确实有点让人惊讶。

    女大公笑了笑,将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我……我不太适合穿这个。”

    “哪有!”许夏将她拉进客厅,笑着打量,“我的天,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简直是太气人了,哪有你这样逆生长的?!……不过,你干吗穿这么厚啊,天,还套了保暖衣吗?这样不会热?!”

    女大公摇头,“很暖和,不热。”

    许夏皱起眉来,“北京天气虽然冷,可是屋子里暖气开得很足,不用穿这么多的,要不然,出一身汗再出门反倒会着凉的。”

    她一向是直性子,想到什么说什么,跟本就没有想到这其中深层的意义。

    “没关系的。”女大公耸耸肩膀。

    一旁的皇甫傲却不淡定起来。

    原本是怕她热,才特意帮她加了一套保暖衣,听许夏这么一说,他也难免有些担心。

    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许夏身上就套了一件单薄的t恤,他也不过是穿着衬衫,女大公套着保暖衣还有毛衣,肯定会热。

    皇甫傲顿时一阵自责,真是关心则乱,他怎么就没有想到房间会热呢!

    “coco,要不……你去把保暖衣脱掉吧?”

    “没事。”

    “听话,好不好?”

    “那……好吧。”

    许夏在一旁看着二人的样子,早已经忍不住地轻笑出声。

    这两个家伙,简直就像是刚谈恋爱的小青年吗,这也太甜蜜了!

    “走吧,我带你上去把衣服脱掉。”

    笑着将女大公引进一间客房,许夏重新下楼,帮二人端出水果和茶饮,看一眼楼梯的方向,人就暧|昧地向皇甫傲眨眨眼睛。

    “哥,怎么样,有老婆就是幸福吧?”

    皇甫傲接过她送过来的茶点,“别乱说,小心被coco听到。”

    “那有什么呀,她本来就是你老婆吗?”许夏将水果盘放到她面前,“对了哥……你们不准备举行一个仪式吗?”

    仪式?!

    皇甫傲一愣。

    这几天,他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快乐之中,这件事情他还真得没有想到。

    …

第1023章 我们就结婚(2)    两颗心都是狂跳起来,彼此都知道自己此刻最想要的是什么。

    喘息着放开她的唇,皇甫傲侧脸吻着她的颈,人就势压过来,将她挤在吧台上,手就去拉扯她的毛衣。

    大手一抹,就将她的毛衣和肩带一并抹下去。

    羊绒衫被他扯得变了形,松垮垮地挂在她的身上,他的衬衣也被她拉扯得不成样子。

    两个人喘息着对视一眼,皇甫傲抬手帮她理了理发,手一伸,就将她从地上抱起来,走向楼上。

    一路走,还不忘凑过来吻她。

    这一路楼梯,走走停停,等到二个人终于走进卧室的时候。

    皇甫傲的领带早已经被扯开不知道丢在何处,衬衣也亦已经衣扣松散,至于女大公,也是早已经衣不遮体。

    将她平放到枕上,皇甫傲一手撑着床,抬手帮她理开脸上乱发。

    灯光下,她身上米白毛衫半散,越发映得肌肤如雪白皙。

    纤细的颈下,性感的锁骨,金色的长发披散在深灰色的枕头上,如一片灿烂的阳光。

    “coco……你好美!”

    皇甫傲情不自禁地感叹出声。

    女大公没有说话,只是伸过手指,拉住他的衬衫。

    “等一下!”

    皇甫傲急急提醒。

    女大公有些错愕地收回手掌,就见他直起身去,小心地将身上的衬衣脱下来,仔细折好放到沙发上,这才重新向她走过来。

    目光扫过他放在沙发上的衬衫,她突然明白过来。

    那是她帮他买的衬衫,他害怕弄坏。

    看着衬着上衣向她走过来的男人,女大公撑臂坐起身,等到他走近在她面前坐下。

    她立刻就凑过来,骑坐到他的身上,伸臂拥住他,主动向他吻过来。

    这一次,皇甫傲没有再拒绝。

    拥紧她,他一边吻她,一边去脱她的衣服。

    她的衣服是套头的,不好脱,他失去耐性,干脆一把扯开。

    将她放平在枕上,他一边吻她,一边将那些碍事的衣物全部拉扯开。

    他已经等不及,没有耐性再去脱它们。

    这个一向总是内敛的男人,今天晚上比这辈子的每一天都疯狂。

    她的羊绒袖、她的内|衣……他的裤子……乱七八糟的堆杂在一起,被胡乱地丢在地上和床侧。

    他完全没有理会,也完全没有在乎。

    这个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怀里是他的女人。

    今天晚上,他可以随心所欲。

    女大公也同样没有再矜持,这个男人是她爱的,他也爱她,他们要做的是所有相爱的男女都要做的事情。

    在他怀里,她颤抖、喘息、呻|吟……

    同样,毫无保留。

    ……

    ……

    待一切平息,两个人都是一身地汗水。

    皇甫傲微喘着将女大公拥在怀里,手掌将她的手握在掌心。

    “coco,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永远在一起。”

    “恩!”她喘息着点头,“永远……在一起。”

    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只是收紧手指,将两只手掌紧紧地握在一起。

    一只白皙的手掌,纤细光滑。

    一只浅麦色的手掌,强壮微微粗糙。

    手指上,两枚戒指紧紧相依。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