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天。

    女大公一觉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的窗帘依旧紧闭着,没有透进光线。

    身后,男人的胸膛宽阔而温暖。

    感觉到她的动静,皇甫傲轻声开口。

    “你醒了?”

    在他怀里翻了一个身,女大公伸臂过来,拥住他的颈,人就凑过来在他的脸上吻了吻。

    “早安。”

    皇甫傲伸臂拥住她,“我熬好了粥,还有包子和牛奶馒头,你现在饿不饿,要不要我端上来给你?”

    女大公惊讶地抬起脸,看看他赤|裸的胸口,“你……什么时候做的?”

    “早就做好了。”皇甫傲向她扬起唇角,“我醒得很早,做好了早餐又进来陪你的。”

    女大公微皱眉,“我……一点也没感觉到,睡得好死。”

    视线扫过她微微有些潮红的脸,皇甫傲心疼地皱眉,“是不是……我昨天晚上……太冲动了?你有没有不舒服?”

    女大公注视着他的脸,轻轻摇头,“事实上……我觉得很快乐,只是稍稍有点累。”

    “那你再躺一会儿,我去把早餐热一下,拿上来给你。”皇甫傲说着就要起身。

    “不要!”女大公伸手拥住他的颈,“陪我躺一会儿,今天我想赖会儿床。”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赖过床,每天都是早早起来工作,恐怕他也是一样。

    今天,她一点也不想起,只是想要好好地享受一下他的怀抱和温暖。

    感觉着她的动作,皇甫傲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伸过一臂来将她拥紧,另一只手就伸过去,帮她把被子向上拉了拉,盖住她露在被外的胳膊。

    身体在被下相拥,他的大手轻轻地抚过她的头发,然后就滑下来落在她的腰上,帮她按摩着腰肌。

    原本,是想帮她放松一下肌肉,可是感觉着掌下她柔软的肌肤,他的呼吸也是再一次地急促起来。

    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又有些燥动,他忙着收住手掌。

    “coco,我……我去洗个澡。”

    女大公没有放开他,反而将手臂紧了紧。

    原本贴在他颈间的脸抬起来,唇就落在他的颈间,轻轻地舔吻。

    她虽然经验不多,却也不是不懂事的少女,自然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coco!”

    皇甫傲的声音明显地暗哑。

    她没有出声,只是抬脸,吻在他的耳侧。

    皇甫傲的呼吸一下子就粗重起来,翻身,他再一次压住她。

    ……

    ……

    曾经,皇甫傲一直以为,只有年青人才会爱得疯狂。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爱情可以让所有人疯狂,而这疯狂与年龄无关。

    亲热之后,皇甫傲只担心她体力消耗太多,穿着睡衣下楼帮她热好早餐端上来。

    一进门,就看到女大公正靠在床头,皱眉。

    “怎么了?”皇甫傲担心地询问道。

    女大公抬脸向他一笑,“我只是在想……或者你这里有什么我能穿的衣服。”

    看看地上被他拉扯得变形的她的衣服,皇甫傲脸上一热。

    “你等一下,我去帮你拿。”将托盘放到桌上,皇甫傲转身走过去拉开衣柜,“你喜欢穿什么,毛衣、衬衫还是裙子?!”

    女大公转过脸,只见他的衣柜里,满满地挂着女装。

    ……

    么

    …

第1021章 我欠你一枚戒指的(2)    “当然是红酒了。”冷子锐的语气里鄙夷的味道,“难道,你要人家公爵先生喝白酒和你庆祝,懂不懂什么叫情调啊?”

    皇甫傲不好酒,家里也没有收藏酒的习惯,最多就是留一点白酒,偶尔家里来客人的时候,喝上一点。

    “好了,你赶紧去看看,那可是我收藏了好久的82年波尔多啊,便宜你了。”

    “皇甫哥!”许夏的声音也凑过来,“戒指送了没有,coco特感动吧?”

    “再见!”

    电话再打下去,这二位口没遮拦的家伙不知道会说出什么了,皇甫傲懒得再听这两个说话,直接把电话挂断。

    “有事吗?”女大公问。

    皇甫傲收起手机,“没事,许夏送了一瓶酒过来,我没在,放在花园了,我去看看。你等我一会儿,马上上来。”

    走出花房,皇甫傲急步下楼。

    走到花园里看了看,果然在一侧的栏杆内,看到一瓶包装精美的红酒。

    将酒拿起来,皇甫傲轻轻摇头。

    “这两个家伙!”

    语气中,有些无奈,还有几分感激。

    一直以来,他与冷家的关系就非常好,尤其是冷子锐一家。

    因为两方都在军中,经常会有接触,尤其走得亲近。

    这两口子,虽然嘴巴厉害了些,却都是热心肠,知道他一个人不好过,经常会邀请他过去一起吃饭喝酒,两个孩子也是和他特别亲。

    看看手里的酒,皇甫傲再次拨通冷子锐的电话。

    “酒看到了,谢谢你们。”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呀。记得明天带coco过来一起吃饭,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小野和耀阳订婚宴的事情,小野说,他们准备在北京办。”

    “好。”

    “**一夜值千金,兄弟不耽误你了,挂了。”

    电话直接挂断。

    皇甫傲看看手机,无奈摇头,提着酒走进客厅,女大公已经走下楼来,向他迎过来,接过他手中的酒看了看。

    “这个年份的酒,很不错。”

    “那……要不要喝一点?”

    “好啊!”女大公一笑,“你去开酒,我拿点东西。”

    皇甫傲走到吧台边开酒,女大公就走到沙发边,从自己的小包里取出那个包装好的礼盒拿过来。

    此时,皇甫傲已经开好酒,取出两个杯子,各倒了些酒。

    她就双手将礼盒送过来,送到他面前。

    “送给你的。”

    皇甫傲忙着放下酒壶,接过礼盒,小心打开。

    翻开盖子,看着里面的刀,他一怔。

    “这个……阿拉斯加捕鲸叉……纪念版?”

    女大公耸耸肩膀,“也不知道送什么好,看到这把刀觉得挺配你的,就买下来了。你还喜欢吧?”

    “这个纪念版很难买到的,亚洲这边都没有货。”皇甫傲抬脸看向她,“谢谢。”

    女大公松了口气,“你喜欢就好。”

    “coco!”皇甫傲仔细将礼盒盖好,放到桌上,“我……我也准备了一点礼物给你。”

    “是吗?”女大公好奇地看过来,“是什么?”

    将手伸进口袋,取出那个小小的戒盒,皇甫傲缓缓将戒盒送过来。

    “我欠你一枚戒指的。”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