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是红酒了。”冷子锐的语气里鄙夷的味道,“难道,你要人家公爵先生喝白酒和你庆祝,懂不懂什么叫情调啊?”

    皇甫傲不好酒,家里也没有收藏酒的习惯,最多就是留一点白酒,偶尔家里来客人的时候,喝上一点。

    “好了,你赶紧去看看,那可是我收藏了好久的82年波尔多啊,便宜你了。”

    “皇甫哥!”许夏的声音也凑过来,“戒指送了没有,coco特感动吧?”

    “再见!”

    电话再打下去,这二位口没遮拦的家伙不知道会说出什么了,皇甫傲懒得再听这两个说话,直接把电话挂断。

    “有事吗?”女大公问。

    皇甫傲收起手机,“没事,许夏送了一瓶酒过来,我没在,放在花园了,我去看看。你等我一会儿,马上上来。”

    走出花房,皇甫傲急步下楼。

    走到花园里看了看,果然在一侧的栏杆内,看到一瓶包装精美的红酒。

    将酒拿起来,皇甫傲轻轻摇头。

    “这两个家伙!”

    语气中,有些无奈,还有几分感激。

    一直以来,他与冷家的关系就非常好,尤其是冷子锐一家。

    因为两方都在军中,经常会有接触,尤其走得亲近。

    这两口子,虽然嘴巴厉害了些,却都是热心肠,知道他一个人不好过,经常会邀请他过去一起吃饭喝酒,两个孩子也是和他特别亲。

    看看手里的酒,皇甫傲再次拨通冷子锐的电话。

    “酒看到了,谢谢你们。”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呀。记得明天带coco过来一起吃饭,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小野和耀阳订婚宴的事情,小野说,他们准备在北京办。”

    “好。”

    “**一夜值千金,兄弟不耽误你了,挂了。”

    电话直接挂断。

    皇甫傲看看手机,无奈摇头,提着酒走进客厅,女大公已经走下楼来,向他迎过来,接过他手中的酒看了看。

    “这个年份的酒,很不错。”

    “那……要不要喝一点?”

    “好啊!”女大公一笑,“你去开酒,我拿点东西。”

    皇甫傲走到吧台边开酒,女大公就走到沙发边,从自己的小包里取出那个包装好的礼盒拿过来。

    此时,皇甫傲已经开好酒,取出两个杯子,各倒了些酒。

    她就双手将礼盒送过来,送到他面前。

    “送给你的。”

    皇甫傲忙着放下酒壶,接过礼盒,小心打开。

    翻开盖子,看着里面的刀,他一怔。

    “这个……阿拉斯加捕鲸叉……纪念版?”

    女大公耸耸肩膀,“也不知道送什么好,看到这把刀觉得挺配你的,就买下来了。你还喜欢吧?”

    “这个纪念版很难买到的,亚洲这边都没有货。”皇甫傲抬脸看向她,“谢谢。”

    女大公松了口气,“你喜欢就好。”

    “coco!”皇甫傲仔细将礼盒盖好,放到桌上,“我……我也准备了一点礼物给你。”

    “是吗?”女大公好奇地看过来,“是什么?”

    将手伸进口袋,取出那个小小的戒盒,皇甫傲缓缓将戒盒送过来。

    “我欠你一枚戒指的。”

    ……

    么

    …

第1022章 我们就结婚(1)    女大公接过戒盒翻开,看着里面那枚漂亮的红钻戒指。

    “我也不太会挑,只是觉得还挺漂亮的。”皇甫傲小声说道。

    “很美!”

    女大公扬起唇角,没有去拿那枚戒指,她只是向皇甫傲伸过左手。

    既然是结婚戒指,应该由皇甫傲来帮她戴。

    皇甫傲明白她的意思,小心地从戒盒里取出那枚戒指,捧住她的手掌,将那枚戒指缓缓地戴上她的左手无名指。

    冷小野送过来的情报非常准备,戒指大小,刚刚合适。

    纤白的手指上,漂亮的戒指,在吧台的小射灯下,闪烁着耀阳的光芒。

    捧着她的手掌,皇甫傲轻轻用手指摩挲着她手上的戒指。

    “coco,很报歉……这么久才补给你。”

    女大公的视线模糊起来,“别说这些了……皇甫,我们喝杯酒庆祝一下吧?”

    “好。”皇甫傲的声音也是透着激动。

    拿过杯子,二人轻轻将杯子碰在一处,然后就各自将杯子移开,注视着对方,喝下。

    放下各自的杯子,二个人注视着对方的脸,心中满是感概。

    事隔二十多年,重新补上的婚戒,哪怕是铁石心肠的人也难免感动,更何况是两个有情人。

    四目相对,空气中开始有暧昧的情绪在发酵。

    两个人心中同时升起想要亲近对方的想法,没有说什么,两个人只是同时向对方迈了一步。

    女大公抬起脸,他的手掌亦已经伸过来,扶住她的面颊。

    看着眼前的女大公,皇甫傲的思绪也是恍惚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在那个小小的简陋的教堂里,二人交换了信物之后,神父说,“现在,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

    那时,她也是这样抬着脸看着他。

    深吸口气,他轻声开口。

    “coco,我已经上交了结婚申请,等批下来,我们就结婚,好吗?”

    女大公站在他面前,含着眼泪看着他。

    “我已经把需要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都带来了,等你的申请一批下来,我们就去大使馆办结婚手续。”

    灯光下,她的唇染了酒色,格外地诱人。

    皇甫傲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伸臂拥住她,唇就凑过吻住她的。

    他的吻,少有的急切。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那渴望被压抑得太久,一旦爆发才会显得格外地强烈。

    她的唇上有酒的味道,柔软而醉人。

    这一次,他没有上次的犹豫,吻得放肆而狂野。

    一个自律的人,一旦放纵起来,反倒会比那些热情的人更疯狂。

    皇甫傲就是这样。

    吻着她,他的手臂也是将她拥紧。

    贪婪地享受着她的唇舌之美,他的手掌起初隔衣揉着她的背,终于还是讨厌那样的阻隔,从她的羊绒衫的衣摆下钻进去,抚上她的背。

    其实算起来,从上次与她分开,到现在,不过只有几十个小时。

    可是,于他,却仿佛是已经隔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

    感觉着他的手掌滑过肌肤,女大公的情绪也是因为他的狂野而膨胀起来,热情地回吻他。

    一手拥着他的颈,另一只手掌滑过他结实的后背,从他的衬衣下钻进去,抚|摸他的背。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