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大公接过戒盒翻开,看着里面那枚漂亮的红钻戒指。

    “我也不太会挑,只是觉得还挺漂亮的。”皇甫傲小声说道。

    “很美!”

    女大公扬起唇角,没有去拿那枚戒指,她只是向皇甫傲伸过左手。

    既然是结婚戒指,应该由皇甫傲来帮她戴。

    皇甫傲明白她的意思,小心地从戒盒里取出那枚戒指,捧住她的手掌,将那枚戒指缓缓地戴上她的左手无名指。

    冷小野送过来的情报非常准备,戒指大小,刚刚合适。

    纤白的手指上,漂亮的戒指,在吧台的小射灯下,闪烁着耀阳的光芒。

    捧着她的手掌,皇甫傲轻轻用手指摩挲着她手上的戒指。

    “coco,很报歉……这么久才补给你。”

    女大公的视线模糊起来,“别说这些了……皇甫,我们喝杯酒庆祝一下吧?”

    “好。”皇甫傲的声音也是透着激动。

    拿过杯子,二人轻轻将杯子碰在一处,然后就各自将杯子移开,注视着对方,喝下。

    放下各自的杯子,二个人注视着对方的脸,心中满是感概。

    事隔二十多年,重新补上的婚戒,哪怕是铁石心肠的人也难免感动,更何况是两个有情人。

    四目相对,空气中开始有暧昧的情绪在发酵。

    两个人心中同时升起想要亲近对方的想法,没有说什么,两个人只是同时向对方迈了一步。

    女大公抬起脸,他的手掌亦已经伸过来,扶住她的面颊。

    看着眼前的女大公,皇甫傲的思绪也是恍惚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在那个小小的简陋的教堂里,二人交换了信物之后,神父说,“现在,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

    那时,她也是这样抬着脸看着他。

    深吸口气,他轻声开口。

    “coco,我已经上交了结婚申请,等批下来,我们就结婚,好吗?”

    女大公站在他面前,含着眼泪看着他。

    “我已经把需要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都带来了,等你的申请一批下来,我们就去大使馆办结婚手续。”

    灯光下,她的唇染了酒色,格外地诱人。

    皇甫傲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伸臂拥住她,唇就凑过吻住她的。

    他的吻,少有的急切。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那渴望被压抑得太久,一旦爆发才会显得格外地强烈。

    她的唇上有酒的味道,柔软而醉人。

    这一次,他没有上次的犹豫,吻得放肆而狂野。

    一个自律的人,一旦放纵起来,反倒会比那些热情的人更疯狂。

    皇甫傲就是这样。

    吻着她,他的手臂也是将她拥紧。

    贪婪地享受着她的唇舌之美,他的手掌起初隔衣揉着她的背,终于还是讨厌那样的阻隔,从她的羊绒衫的衣摆下钻进去,抚上她的背。

    其实算起来,从上次与她分开,到现在,不过只有几十个小时。

    可是,于他,却仿佛是已经隔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

    感觉着他的手掌滑过肌肤,女大公的情绪也是因为他的狂野而膨胀起来,热情地回吻他。

    一手拥着他的颈,另一只手掌滑过他结实的后背,从他的衬衣下钻进去,抚|摸他的背。

    …

第1020章 我欠你一枚戒指的(1)    女大公扬起唇角,“先吃饭吧,一会儿都凉了,吃完饭……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好。”

    皇甫傲低低地轻了声,拿过筷子去夹饺子。

    他的手,有点颤,饺子夹起来,还没有送到自己碗里,就落了下去,砸在一盘菜里。

    “对不起。”

    他忙着去夹。

    女大公伸过筷子,帮他把饺子夹过来,放在盘子里,手就伸过来,覆住他的手掌。

    “皇甫……以后,不要老说对不起。”

    “好。”皇甫傲抬起脸,注视着她,“coco,我……我只是太高兴了。”

    二十多年,他连做梦都不敢做这样的梦。

    会有一天,她坐在他的餐巾,吃他包得饺子。

    “皇甫。”女大公回视着他,“我也一样,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有一天,吃到你包的饺子。”

    皇甫傲握着她的手掌点点头,“吃饭吧,我们吃完再聊,要不然,一会儿都凉了。”

    她也点点头。

    然后,二人一起缩回手掌,开始吃饭,谁也没有多说什么。

    吃完饭,皇甫傲起身收拾盘子,女大公主动帮忙,他并没有阻止。

    他站在洗手池边洗碗,她就拿了毛巾帮他擦碗上的水。

    看上去,就像是一对平常夫妻。

    收拾完厨房,皇甫傲再次带她上楼。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蔷薇。”

    走到花房前,他伸手推开门,门扇分开,一大片盛开的红色蔷薇,立刻就扑进眼里来。

    女大公走到花房门前,迈步走进花房。

    看着那些细密的水管,看着那些整齐的花架,看着那些绿油油的叶子和那些如火盛开的花朵……她的眼圈再一次开始发红。

    “这颗就是那株野蔷薇了。”

    皇甫傲走过来,帮她介绍着,注意到有一处水管子稍稍有点松,他伸过手去把水管子正了正。

    看着男人弯着身子,整理着水管的样子。

    女大公不由地动情,走上前来,从身后抱住他的腰身。

    “皇甫……谢谢,谢谢你做的一切。”

    缓缓直起身子,皇甫傲仔细甩掉手上的水珠,才将手掌伸过来覆住她的手掌。

    “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转过身,他一脸歉意地看着她的脸,“这么年……你受苦了。”

    “别说这些了。”女大公向他笑笑,“来吧,向我介绍介绍这些都是什么花。”

    皇甫傲点点头,然后就一株一株地介绍。

    “这是捷克蔷薇,花朵有点小,开起来的时候香味特别浓,这个是……”

    他说得仔细,她听得认真。

    一株一株,皇甫傲讲起这些花的时候,总是话比较多。

    从品类到如何种植,他就像是一个蔷薇专家,说得头头是道。

    眼看着走到门边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皇甫傲取出手机,上面显示着冷子锐的电话。

    “等我一下,是子锐的电话。”皇甫傲向女大公解释一句,接通电话,“喂,子锐?有事吗?”

    “白天许夏去你那里你不在,将酒放在门外了,就在你的后花园里。”

    “什么酒?”皇甫傲语气疑惑。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