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好意思啊,小夏,这么早就打扰你。”

    许夏挥挥手,“没事,咱们谁和谁呀!”

    起身,将帮她保温的早餐端出来,冷子锐将早餐放到桌上。

    “过来尝尝,你肯定想吃,快点。”

    许夏懒洋洋地走过来坐下,开始吃饭,注意到皇甫傲身上的衬衫,她眼中一亮。

    “这衬衫颜色好漂亮,在哪儿买的?”

    “这……”皇甫傲有些犹豫,“是……coco买的。”

    “哦——”许夏拉着长声感叹出声,脸上就有了暧|昧的神色,“嫂子眼光真不错,买得真合身……这有老婆和没老婆就是不一样啊,这料子一看就穿着舒服。”

    一旁,冷子锐早笑起来。

    皇甫傲满心无奈。

    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一进一家门。

    这两个家伙……都是一个德性!

    好在,许夏并没有太难为他,调侃一句就坐到桌边吃饭。

    玩笑归玩笑,冷子锐和许夏最清楚,这些年皇甫傲一个人过得有多寂寞,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老婆,自然要好好帮帮他。

    更何况,二家现在关系已经不同寻常,已经是亲上加亲。

    饭后,许夏去准备,冷子锐与皇甫傲又聊了一会儿工作上的事情。

    一直等到九点钟,冷子锐去队里工作,许夏便与皇甫傲一起坐车离开,带他赶往她熟悉的几个店面买女装。

    皇甫傲对于女装没有什么太多的概念,大部分都是听从许夏的建议,只要她说好,他便只有一个字——买。

    大包小包地起初只是警卫员提着,到后来,连他也是两手提得满满的。

    “哥!”许夏向上推了推太阳镜,“可以了吧?”

    皇甫傲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清单,清单上是他昨天晚上列好的需要用品。

    “大衣、毛衣……冬靴……”他一样一样看着上面的清单,“还有日用品没有买,什么牌子的好用?”

    “这个,因人而异……”许夏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等我一下,帮你向小野打探一点消息。”

    她一向是行动派,说干就干,当真是把电话拨到冷小野的手机上。

    电话那头,冷小野刚刚坐到餐桌边,接过佣人送过来的手机,她抬手将电话接通。

    “亲爱的妈咪,您老想我了?”

    “谁想你啊,赶紧的,coco喜欢用什么牌子的日用品?”

    coco?!

    冷小野抬脸看向坐在她对面的女大公,“问这个干什么?”

    “还不是你皇甫伯伯吗,听说coco要说北京,拉着我都快把整个商场买下来了……问我要买什么日用品,我怕推荐错了呀,所以只好求助你喽!”

    “好了,我知道了,一会儿回复你。”冷小野挂了手机,笑着看向女大公,“coco,您平常喜欢用什么牌子的日用品?”

    女大公因为想要让冷小野和她一起出去逛街,为皇甫傲买礼物,所以也是一早就赶到庄园里来。

    听到这个问题,她有些疑惑地抬起手指指自己。

    “我?!”

    “对啊。”冷小野笑答。

    女大公说了一个自己常用的牌子,“问这个做什么?”

    “随便问问。”

    冷小野并没有向女大公道出实情,皇甫傲好不容易表现一次,她要是说出来,不就没有惊喜了吗?

    …

第1009章 女人是要哄的(2)    “我还以为,您早把我们给忘了呢!”许夏调侃道。

    “你明天有空吗?我想请你帮个忙。”

    “说吧,什么事。”

    “那个……耀阳的妈妈要来北京,我怕她没有准备厚衣服,所以想请你帮我去挑几件衣服,你眼光好,而且……你们两个个子也差不多。”

    “没问题,明天您直接给打电话,本人随叫随到。”

    “谢谢你啊小夏。”

    “不用客气啦,记得帮我买几身衣服就行了。”

    “这个没问题。”

    “那就这么说好了,明天见!”

    此时此刻,在世界的另一端。

    女大公也在打电话,她打电话的对象是冷小野。

    “小野,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您说。”

    “我想……买一些礼物带去北京,你能不能帮我参谋一下?”

    第一次分开之后的见面,总不能空着手。

    只是,她实在没有这种经验,又不太了解皇甫傲喜欢,所以求助地找到冷小野。

    冷小野立刻就答应下来,“没问题,我们明天见。”

    于是。

    当北京迎来清晨的时候,皇甫傲早早地起床,赶到冷家,许夏还在睡懒觉。

    好在,冷子锐在家,帮他打开房门。

    早已经从自家老婆那里知道原由,冷子锐笑着让他进厅,直接将他带向餐厅。

    “来吧,知道你肯定来得早,所以为你准备了一份早餐!”

    皇甫傲看一眼楼梯的方向,“小夏还没起呀?”

    “拜托,现在才七点半,就算她起床了,商场也没有开门的。”冷子锐将一份早餐送到他面前,“我的皇甫大将军,您能不能食点人间烟火,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像你一样,每天六点钟起床的吗?放心吃吧,九点钟我会叫她起床,一天的时间呢,误不了你给老婆买衣服。”

    皇甫傲看看表,也意识到自己太早了,道了声谢开始吃早餐。

    来得太急,家里又没有保姆,他确实还没吃早餐。

    冷子锐端起桌上的牛奶杯,“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皇甫傲问。

    “coco啊,你们不会好不容易合好了,难不成,还要再两地分居?”

    “我……”皇甫傲放下杯子,“我想辞职。”

    噗!

    冷子锐一口牛奶差点噗出来。

    “疯了?!”

    “我是认真的。”皇甫傲脸色平静,“人家为我牺牲了这么多,这次……我不能再让她牺牲了。你当年为了许夏,不是也想过退伍吗?我……这也不算疯吧?”

    冷子锐扯过纸巾擦了擦嘴角,“也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她是国会议员,你是一国之将,你们两个……总要有一个放弃才行。也好……我女儿一个人嫁那么远,我还挺不放心的,你过去当上门女婿,还可以帮我照顾小野。”

    说到这里,冷子锐斜了皇甫傲一眼,“我说……你这个家伙,也太幸运的吧?老婆儿子一下子全有了,连我们家小野也被你儿子拐走了,想想真是不甘心……老实交待,你还有没有在外面有什么私生女什么的,陪给我儿子!”

    皇甫傲瞪他一眼,“胡说八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