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大公听得极是专注,手中一杯茶端得都凉了,也忘了喝。

    正聊着,丽萨走进来,将手机送到女大公面前。

    “您的电话,是皇甫将军打来的。”

    女大公心中欣喜,忙着接过手机,“喂?”

    “coco,我刚下飞机,稍微有点晚点,报歉。”

    女大公拿着手机走到窗边,“没……没什么,这也不是你的错,飞行很顺利吧?”

    冷小野在一旁与丽萨对视一眼,轻轻招手,二人就一起出门下楼。

    “挺顺利的。”

    “那就好。”

    “你……”皇甫傲的声音略有些犹豫,“你的身体……还好吧?”

    她脸上一热,“没事。”

    “没事就好。”

    皇甫傲停了停,想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一向是那种,除非有事才会打电话,说完事情就会挂电话的人,实在不擅长煲电话粥。

    “那……我……”

    不知道要说什么,又不想挂电话,皇甫大将军握着小小的手机,紧张地手心真冒汗。

    电话这头,女大公也不想挂电话,于是,努力地寻找话题。

    “你有人接吗?”

    “我正在往外走,司机在外面接我。”

    “哦,那……北京的天气怎么样?”

    “天很晴,稍微有点冷,不过空气还不错,挺通透的。”

    “你在飞机上吃过东西了吗,饿不饿?”

    “吃过飞机餐,现在还不饿。”

    ……

    就这样,一个问,一个答。

    一直到皇甫傲的车快到别墅的时候,手机断了电,直接关机。

    “喂?!”

    皇甫傲疑惑地喂了两声,拿下手机看着黑了屏幕,这才明白过来是没电了。

    车子还没有停稳,他就急急地下了车,东西也没拿,直接去敲开门。

    兰子刚一开门,他就冲到茶几边,抓起座机电话,利落地拨了女大公的手机号码。

    听到那边有人接听电话,他立刻开口,“coco,我不是有意要挂你电话,是手机没电……”

    电话那头,女大公轻笑出声,“没关系,我猜到了。”

    “这是我家的座机电话,我到家了。”

    “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后天去北京,订好机票会通知你时间的。”

    “好。”

    “那……先挂吧,我的手机也快没电了。”

    “好。”

    “再见。”

    “再见!”

    皇甫傲挂断电话,看看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的保姆兰子,忙着放下听筒,转身上楼。

    没有回书房,没有去卧室,他直奔暖室。

    推开门,只见暖房里,一切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所有的蔷薇都像他离开时一样,好好的,他这才大松口气。

    仔细检查了一处自动供水系统,又确定一切都好好的,将需要修剪的两株花剪了一下,他这才回到卧室,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脱衣服的时候,他极是小心。

    好像那两件衣服是纸做的,一碰就会破掉一下。

    到浴室冲了一个澡,换上家居装,皇甫傲并没有休息,而是捧着那两件衣服下楼。

    兰子立刻就笑着迎过来,“这是要洗的衣服吧,给我吧!”

    ……

    么

    …

第1008章 女人是要哄的(1)    “不用,这个……我自己洗。”皇甫傲避过她的手掌,走向洗手间,将两件衣服小心地放到盆子里,想了想,又走出来,到楼上取了一些现金下来,将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兰子叫出来。

    “你坐下,我和你说几句话。”

    兰子擦了擦手,在他对面坐下。

    皇甫傲就将手中的两沓现金放在桌上。

    “这些钱你拿着,就算是我补给你一年的工资。”

    “您……这是干什么呀?!”兰子一脸不解。

    “对不起啊,兰子,不是你工作得不好,只是我……我不能再留你了。”

    一来,他一个大男人,留一个小保姆不方便。

    二来,也确实没有留她的必要。

    之前请她来,就是为了照顾阿瑾,他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不在家,跟本没有必要请保姆。

    还有就是……他也不想女大公到北京之后,看到他的家里还有别的女人。

    哪怕,对方只是一个保姆。

    兰子一脸平静,这件事情本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在这里工作,工资高,而且皇甫傲和阿瑾人都很好,从来不刁钻要求,过年过节的还会给她好多吃的用的。

    甚至有一次家里头有事,皇甫傲不仅预支给她半年工资,还多给了她一个月的钱……

    现在,阿瑾去世,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再留下来。

    “您这钱,我不能要!”兰子将钱推回来,“您给的工资已经很高了,其实我正想对您说呢,我们家里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开了一个小饭馆,想要我去帮忙。我行李都收拾好了,就等您回来呢。”

    “那挺好的。”皇甫傲将钱推回来,“刚开张肯定需要钱,这些你拿着吧,就当是我给你们结婚包个红包。”

    “不行,我真得不能要。”兰子很坚持地又推回来,人就从沙发上站起身,“将军,您……您是个好人,好人肯定有好抱,我还炖着汤呢,我去看看,等给你做好饭,我就走。”

    兰子进了厨房,皇甫傲走进她的房间,果然见两个行李箱都打包好了。

    走进来,打开她的小包,他将钱放进她的包里,又原样拉好拉链,这才松了口气,走进洗衣间。

    仔细看过标签,确定可以手洗,才将女大公为他买的衣服小心地用手清洗干净,晾好。

    晚饭后,兰子告辞离开,皇甫傲怕她丢了钱,特别吩咐司机送她过去。

    回到楼上,走进暖房。

    看着那些盛开的蔷薇,他走到那一株,从女大公的小庄园里剪来的野蔷薇枝长成的蔷薇花前,拿过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到女大公的手机上,“这就是那株蔷薇。”

    她直接把电话拨了回来,“我的飞机票已经订好了,后天一早的飞机,到你那里,差不多是晚上七点钟。还有……花很美。”

    “好,到时候,我去接你。”

    “坐了这么久的飞机,早点休息吧。”

    “好的,你也早点睡吧。”

    挂完电话,皇甫傲走出暖房,想了想,又拨通许夏的电话,“小夏,是我,谢谢你和子锐帮忙。”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