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关窗!”

    皇甫耀阳下令。

    司机忙着按下开关,将隔开前座与后座的玻璃窗升起来,给二人一个独立的私人空间。

    “不要,空气会不新鲜的……”

    冷小野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手掌一伸,已经将她拉过去,歪头吻咬她的侧颈。

    臭丫头,还治不了她了?!

    冷小野被他吻得****难奈,在他怀里扭着求饶。

    “老公……不要……我……我错了……”

    他却并没有放开她,手掌就从她的衣摆伸过去,在她的腰背上抚了抚,又在她侧颈上轻咬了一口,手掌原本已经伸到她的侧肋,又忙着缩了回来。

    气喘吁吁地从她的颈间抬起脸,皇甫耀阳伸手将她被他拉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手掌就忙着收回来,不敢再碰她,眼睛也不敢再看她。

    自从她怀孕,他就一直没有满足过,只要稍一接触她就会有反应。

    这种惩罚,最初是惩罚她,到最后就变成自我惩罚。

    冷小野侧眸看看他的样子,轻轻咳嗽一声。

    “那个,老公……我……能不能先回北京?”

    他还有很多工作和政务上的事情,还需要几天才有时间。

    订婚也好,coco的婚礼也好,都需要人去办,她也想帮他分点忧。

    毕竟,北京那边她也比较熟悉。

    “不行。”皇甫耀阳转过脸,“司空月冥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不放心。”

    “我可以多带保镖啊,不会有事的。”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正色看着她,“不行!”

    司空月冥那个家伙,皇甫耀阳怎么看他都不顺眼。

    想一想,他做的事情,皇甫耀阳就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

    数次威胁到冷小野的安全不说,他竟然还想要和他的小野结婚!

    光凭这一点,就凭他死上一万八千回的。

    “为什么?!”冷小野不解地挑挑眉尖,突然噗得笑出声来,“老公,你……你不会是在吃司空月冥的飞醋吧?不可能啦,他只是想抓我给修罗报仇,怎么可能喜欢我!再说了,就算他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他呀……”

    冷小野凑过来,抱住他的胳膊,“全世界的男人我只爱你一个,老公,你就让我先回北京吗,好不好?我保证,绝对乖乖的不乱跑!”

    “婚礼和订婚的事情,我可以让管家去办,我手头的事情我会尽快办完,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去。”

    现在,事情已经变复杂,不仅仅是司空月冥的问题,还关系到潜艇设计图的事情。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道奇亲王能够知道这件事情,别人也有可能知道,他绝对不允许冷小野再陷入危险之中。

    “我查到一些消息,道奇之所以被杀,极有可能亦是与潜艇设计图有关……这件事情已经不是这么简单。小野!”皇甫耀阳伸手轻轻地覆住她的小腹,“你现在有我们的孩子,绝对不能再去涉险了,明白吗?!”

    “耀阳。”冷小野微微嘟了嘟小嘴,“其实我……我就是想让coco也幸福。”

    ?

    …

第1002章 麻麻好可怜呀(3)    皇甫耀阳没有回应。

    “我先走了。”

    拿上机票带上行李,皇甫傲转身走进安检门。

    冷小野注视着他过安检,皇甫耀阳就在一旁微皱眉催促。

    “我们该走了。”

    “别急吗!”冷小野向里面已经安检完的皇甫傲挥挥手,手就碰碰他的胳膊,“干吗呢,挥手啊!”

    皇甫耀阳不理会,冷小野伸手去抓他的手,他侧手躲过。

    “哼!”她抱起胳膊,“我生气了!”

    他看她一眼,只好将手送到她手里,冷小野就抬起他的手,向里面的皇甫傲挥了挥。

    隔着玻璃墙,看到二个人的动作,皇甫傲停下脚步,突然做了一个二个人谁也没有料到的动作。

    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抱着那个盒子,然后缓缓向皇甫耀阳弯了弯身子。

    冷小野怔在原地,皇甫耀阳也是微微皱眉。

    此时,皇甫傲已经直起身子,注视着皇甫耀阳,他缓缓地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然后,他提起东西,向二人轻轻点头,转身跑向登机口。

    皇甫耀阳看着他的身影消失,轻吸口气,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掌,“我们回去吧?”

    和他一起走向出口,冷小野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抓住他的胳膊。

    “耀阳……你说,以后我是不是得叫皇甫伯伯爸爸呀?”

    他不悦地瞪她一眼,“不许叫!”

    “哦!”冷小野和他一起走出机场,坐到车上,“那……将来我们的宝宝要是问起,那个亲coco的男人是谁啊……我怎么说呀?难道我要说,不要理他,那个是你爸爸讨厌的人?!”

    皇甫耀阳抿着唇不出声。

    冷小野悄悄看看他的脸色,“老公,你说……我们要不要帮他们补办一个婚礼呀?coco……都没有一个婚礼,你不觉得她好可怜的吗?”

    他依旧没出声。

    “不如……我们在北京帮他们办一个婚礼,刚好皇甫伯伯的朋友都可以参加……对了,coco不是喜欢中国东方文学网.east330.化吗,我们为她准备一个中式婚礼,你觉得怎么样?”

    “……”

    “老公?!”

    “……”

    “亲爱的?!”

    “……”

    “小宝宝,你们看到没有,你们还没出生,你们粑粑就不喜欢我了,妈咪和他说话,他都不理我……”冷小野在椅座上扁着小嘴,先是语气自怨自艾,然后就抬手捂住脸,“哭起来”,“麻麻好可怜呀……呜呜呜……”

    明知道她是伪装,皇甫耀阳却依旧转过脸。

    冷小野用手掌捂着脸,手指却分开着,一对眼睛从指缝里看着他,人还在那里呜呜呜嘤嘤嘤地装哭。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他再也绷不住,轻扬唇角。

    “好了……随你,不过……”皇甫耀阳语气固执,“我不会叫他爸爸!”

    冷小野垂下手掌,向他眨眨眼睛,“你说……不会叫他什么?”

    “爸爸!”他重复道。

    冷小野坏笑,“人都走了,你才叫!”

    前座上,老管家和司机的唇角都是抽了抽,忍着没敢笑。

    这世界上,能够捉弄皇甫耀阳的人只有一个,除了冷小野,敢没有人敢嘲笑他。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