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没有回应。

    “我先走了。”

    拿上机票带上行李,皇甫傲转身走进安检门。

    冷小野注视着他过安检,皇甫耀阳就在一旁微皱眉催促。

    “我们该走了。”

    “别急吗!”冷小野向里面已经安检完的皇甫傲挥挥手,手就碰碰他的胳膊,“干吗呢,挥手啊!”

    皇甫耀阳不理会,冷小野伸手去抓他的手,他侧手躲过。

    “哼!”她抱起胳膊,“我生气了!”

    他看她一眼,只好将手送到她手里,冷小野就抬起他的手,向里面的皇甫傲挥了挥。

    隔着玻璃墙,看到二个人的动作,皇甫傲停下脚步,突然做了一个二个人谁也没有料到的动作。

    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抱着那个盒子,然后缓缓向皇甫耀阳弯了弯身子。

    冷小野怔在原地,皇甫耀阳也是微微皱眉。

    此时,皇甫傲已经直起身子,注视着皇甫耀阳,他缓缓地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然后,他提起东西,向二人轻轻点头,转身跑向登机口。

    皇甫耀阳看着他的身影消失,轻吸口气,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掌,“我们回去吧?”

    和他一起走向出口,冷小野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抓住他的胳膊。

    “耀阳……你说,以后我是不是得叫皇甫伯伯爸爸呀?”

    他不悦地瞪她一眼,“不许叫!”

    “哦!”冷小野和他一起走出机场,坐到车上,“那……将来我们的宝宝要是问起,那个亲coco的男人是谁啊……我怎么说呀?难道我要说,不要理他,那个是你爸爸讨厌的人?!”

    皇甫耀阳抿着唇不出声。

    冷小野悄悄看看他的脸色,“老公,你说……我们要不要帮他们补办一个婚礼呀?coco……都没有一个婚礼,你不觉得她好可怜的吗?”

    他依旧没出声。

    “不如……我们在北京帮他们办一个婚礼,刚好皇甫伯伯的朋友都可以参加……对了,coco不是喜欢中国东方文学网.east330.化吗,我们为她准备一个中式婚礼,你觉得怎么样?”

    “……”

    “老公?!”

    “……”

    “亲爱的?!”

    “……”

    “小宝宝,你们看到没有,你们还没出生,你们粑粑就不喜欢我了,妈咪和他说话,他都不理我……”冷小野在椅座上扁着小嘴,先是语气自怨自艾,然后就抬手捂住脸,“哭起来”,“麻麻好可怜呀……呜呜呜……”

    明知道她是伪装,皇甫耀阳却依旧转过脸。

    冷小野用手掌捂着脸,手指却分开着,一对眼睛从指缝里看着他,人还在那里呜呜呜嘤嘤嘤地装哭。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他再也绷不住,轻扬唇角。

    “好了……随你,不过……”皇甫耀阳语气固执,“我不会叫他爸爸!”

    冷小野垂下手掌,向他眨眨眼睛,“你说……不会叫他什么?”

    “爸爸!”他重复道。

    冷小野坏笑,“人都走了,你才叫!”

    前座上,老管家和司机的唇角都是抽了抽,忍着没敢笑。

    这世界上,能够捉弄皇甫耀阳的人只有一个,除了冷小野,敢没有人敢嘲笑他。

    ……

    么

    …

第1000章 麻麻好可怜呀(1)    只不过,因为在皇甫耀阳小的时候,女大公为了保护皇甫耀阳,他的曝光率并不高。

    而在他四岁之后,他用一只眼罩蒙起眼睛,也遮住了这个异色双瞳的秘密,所以皇甫傲从来不知道皇甫耀阳的那只眼睛是金色的。

    如果他早点知道,或者他也许能猜测到一些什么。

    “皇甫……”女大公伸过手来覆住他的手掌,“已经过去的事情是不可能挽回了,以后……我们两人一起来弥补他。”

    “恩。”

    皇甫傲郑重点头。

    门被敲响,丽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公爵先生,已经九点半钟了,将军……应该去机场了。”

    机票是十点半的机票,如果去晚了,只怕要来不及登机。

    “我……我得走了。”皇甫傲歉意地说道。

    女大公虽舍不得,却也知道他必须要离开,站起身,她抬脸看着他。

    皇甫傲伸过手掌来,将她拥到怀里,紧紧地抱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缓缓松开。

    “我走了。”

    说完,他转身,走向门的方向。

    “路上小心。”

    女大公在他身后说道。

    皇甫傲回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拉开门。

    “好好休息吧,我到北京给你打电话。”

    然后,他用力转过头,走出房门,替她关上房门,看着门外的丽萨,他礼貌一笑。

    “我们走过。”

    “好的。”

    丽萨看一眼他身后的门,并没有多问什么。

    二个人一起走向楼下,司机已经将车子开过来,佣人拉开车门,皇甫傲侧身坐到车内,看一眼楼上,他收回目光。

    “开车吧!”

    “皇甫!”

    门内,传来女大公的声音。

    他转过脸,只见她身上只套着一件睡袍冲下来,手中还抱着一个大盒子。

    司机停下车,皇甫傲推门下车。

    “coco?!”

    “这个……你带着路上看吧。”女大公将手中的盒子送过来,“里面是你没有看过的相册。”

    “好。”

    皇甫傲接到手里。

    女大公抿了抿唇,突然伸过手来,抱住他的颈,然后就向他吻过来。

    他怔了怔,然后一手拿着盒子,一手拥着她……回吻。

    二个人都不是放纵的人,可是这一次,谁也没有去顾及身边那么多的助理、佣人、保镖……只是完全地放任了情绪。

    多年分离,相聚不易,离别之时,如何舍得?

    直到几乎不能呼吸的时候,二个人才喘息着放开彼此。

    女大公喘息着注视着他,“我……我很快就去找你……在……在北京……等……等我!我们北京见!”

    “好。北京见。”

    皇甫傲深吸口气,再一次拥住她,将脸埋在她的发间,他深深地嗅着她身上的香味。

    “coco……我舍不得你!”

    女大公的手掌轻抚着他的颈,湛蓝色的眸子迎上他的。

    “放心……我很快会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再一次,凑过来吻她。

    那个一向沉稳内敛的男人,这一次也是完全地放任了自己的情绪。

    最后,他放开她。

    “我会带着为你种的蔷薇到机场接你的。”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