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不过,因为在皇甫耀阳小的时候,女大公为了保护皇甫耀阳,他的曝光率并不高。

    而在他四岁之后,他用一只眼罩蒙起眼睛,也遮住了这个异色双瞳的秘密,所以皇甫傲从来不知道皇甫耀阳的那只眼睛是金色的。

    如果他早点知道,或者他也许能猜测到一些什么。

    “皇甫……”女大公伸过手来覆住他的手掌,“已经过去的事情是不可能挽回了,以后……我们两人一起来弥补他。”

    “恩。”

    皇甫傲郑重点头。

    门被敲响,丽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公爵先生,已经九点半钟了,将军……应该去机场了。”

    机票是十点半的机票,如果去晚了,只怕要来不及登机。

    “我……我得走了。”皇甫傲歉意地说道。

    女大公虽舍不得,却也知道他必须要离开,站起身,她抬脸看着他。

    皇甫傲伸过手掌来,将她拥到怀里,紧紧地抱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缓缓松开。

    “我走了。”

    说完,他转身,走向门的方向。

    “路上小心。”

    女大公在他身后说道。

    皇甫傲回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拉开门。

    “好好休息吧,我到北京给你打电话。”

    然后,他用力转过头,走出房门,替她关上房门,看着门外的丽萨,他礼貌一笑。

    “我们走过。”

    “好的。”

    丽萨看一眼他身后的门,并没有多问什么。

    二个人一起走向楼下,司机已经将车子开过来,佣人拉开车门,皇甫傲侧身坐到车内,看一眼楼上,他收回目光。

    “开车吧!”

    “皇甫!”

    门内,传来女大公的声音。

    他转过脸,只见她身上只套着一件睡袍冲下来,手中还抱着一个大盒子。

    司机停下车,皇甫傲推门下车。

    “coco?!”

    “这个……你带着路上看吧。”女大公将手中的盒子送过来,“里面是你没有看过的相册。”

    “好。”

    皇甫傲接到手里。

    女大公抿了抿唇,突然伸过手来,抱住他的颈,然后就向他吻过来。

    他怔了怔,然后一手拿着盒子,一手拥着她……回吻。

    二个人都不是放纵的人,可是这一次,谁也没有去顾及身边那么多的助理、佣人、保镖……只是完全地放任了情绪。

    多年分离,相聚不易,离别之时,如何舍得?

    直到几乎不能呼吸的时候,二个人才喘息着放开彼此。

    女大公喘息着注视着他,“我……我很快就去找你……在……在北京……等……等我!我们北京见!”

    “好。北京见。”

    皇甫傲深吸口气,再一次拥住她,将脸埋在她的发间,他深深地嗅着她身上的香味。

    “coco……我舍不得你!”

    女大公的手掌轻抚着他的颈,湛蓝色的眸子迎上他的。

    “放心……我很快会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再一次,凑过来吻她。

    那个一向沉稳内敛的男人,这一次也是完全地放任了自己的情绪。

    最后,他放开她。

    “我会带着为你种的蔷薇到机场接你的。”

    …

第999章 像个小粉团(2)    “不是,我只是好奇,为什么……要起那个名字?”

    女大公接过他递过来的湿巾,擦擦手指。

    他们只亲热了那一晚,孕育了那个小生命。

    后来,她想到很多次,要给他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

    当时,只知道他叫皇甫,她起初以为,是姓皇,后来仔细询问过之后才知道,那是一个姓。

    “我记得,那天晚上,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阳光从窗子里透时来,你的眼睛被阳光映得金灿灿的……就好像是灿烂的太阳……后来,他出生的时候,医生们都非常惊讶。然后,一位助产士将他抱过来,送到我身侧,我侧脸看过去,就看到他的那只眼睛,一下子就想起你,想到那天你眼睛里如阳光一样的光芒……所以……就起了那个名字。”

    耀阳,并不是真得指太阳,而是指他的眼睛。

    皇甫耀阳继承了他们两个人的眸色,一只眼睛像她是蓝色,一只眼睛则与他的相仿,却比他的颜色更纯正,是最灿烂的金色。

    提到儿子,皇甫傲的语气染上深沉,“他……他出生的时候一定很可爱吧?”

    “当然!他简直就像个小天使……”女大公端起托盘上的果汁,喝了一口,将托盘放到一边,人就拉起一件睡袍披在身上,“你等我一下!”

    说完,她急急地走了出去,片刻之后,已经抱了一个偌大的盒子过来,皇甫傲忙着起身接过来,帮她把盒子拿过来放到地毯上。

    女大公半跪在地上,把盒子打开,从里面捧出一本相册,送到他手里。

    “这是……king,从小到大的照片!”说着,她就将相册翻开。

    果然,第一页,就是一个在襁褓里的小家伙。

    那是才刚刚出生的皇甫耀阳,没有一般婴儿满身皱褶的样子,小家伙胖乎乎的,像个小粉团。

    金棕色的头发长得有点长,略有些乱,两只小拳头握着。

    一对眼睛大大地睁着,一只蔚蓝如海,一只灿烂如阳,正在懵懂地看着这个世界。

    看着照片里那粉嫩小小的一团,皇甫傲的心情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女大公接着往下翻。

    “这是他受洗时候的照片……这是他满半月的时候……这个是六个月,他的心智发育比一般孩子都快,六个月已经会爬,还会说简单的音节……这是八个月的时候,他的第一套小西装……知道吗?”女大公的语气中有明显的骄傲,“那个时候,他已经会叫爸爸、妈妈,还会说简单的短语,而且不止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和阿拉伯语的爸爸和妈妈都会叫,他在语言上特别有天赋……”

    她一页一页地翻,皇甫傲坐在她身边,拉过她来坐到自己腿上,一页一页地看,看着看着,眼圈就红了……

    身为一个父亲,他亏欠皇甫耀阳太多了。

    “我……我真得很报歉,coco……如果我早些知道……”

    也许是爱乌及乌,也许是因为天生的父子感应,他对于皇甫耀阳也是比较关注。

    ……

    到这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