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伸手关掉床头的小灯,皇甫傲在黑暗中轻轻地叹了口气。

    今天就要走了,真得舍不得。

    可是……

    借着晨光注视着枕上女大公的脸,他再次皱眉。

    该怎么办呢?

    她是公爵,不仅在这里有公司有工作,在国会中还有一席之地。

    他是将军,也有自己的职责所在。

    难道二个人注定不能相守吗?!

    窗外,天色渐亮。

    枕上的女大公依旧沉睡安祥,唇角还有一抹幸福的浅笑,皇甫傲的心情却稍稍地有点沉重,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那即将到来的分离。

    看看天色,他悄悄起身,冲了一个澡,他特意取出昨天她为他买的衣服来换上,轻手轻脚地下楼。

    楼下,丽萨早已经早早赶过来,管家和佣人都已经起床,各自忙各自的工作。

    皇甫傲走下楼来的时候,丽萨正准备上楼,看到他,忙着打招呼。

    “将军,早。”

    “早。”皇甫傲礼貌回应,向下迈了两阶台阶又停下来,“丽萨小姐,您上楼有事?”

    “哦……”丽萨停下脚步,转脸向他一笑,“有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比较急,我需要公爵先生帮我签字。”

    “必须现在签吗?”皇甫傲问。

    “也不是必须现在……”丽萨审视地看看他的表情,“只是……公爵先生昨天吩咐我一早拿过给她看的。”

    “晚一点吧……”皇甫傲略一犹豫,“她……还没有起床。”

    昨天晚上几乎都没怎么睡睡觉,他有些不忍心将她叫醒。

    “哦……”丽萨突然明白过来,“其实也不是很急,晚一点我再让公爵先生看吧。”

    “谢谢。”

    皇甫傲向她点点头,转身下楼。

    看着那个套着新衬衫,背影高大又不失优雅的男人,丽萨唇角轻扬。

    皇甫傲来到楼上,立刻就走到厨房。

    父母去世早,家里只有一个妹妹,为了照顾妹妹皇甫若,他也是早早就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一会儿就要回国,他想为女大公再做一次早餐。

    向佣人要来食材,他很认真地准备着,每一样原料都是仔细挑选。

    榨果汁用的橙子、做果盘用的水果……

    多年来养成的生物钟,虽然很疲惫,女大公依旧在八点多钟的时候醒了过来,她伸手按掉闹钟,手就伸过去去触摸身边的男子。

    手伸过去,却只摸到没有多少温度的被子。

    他不在?!

    她激灵一下,瞬间清醒过来,坐直身。

    门,轻轻被推开。

    她抬脸看去,只见皇甫傲正小心地翼翼地推开门,将放着早餐的托盘端进来。

    他的身上套着那件新买的衬衣,衬衣还没有熨烫过,还留着折叠时留下来的褶皱,这种情况,原本是有些失礼的。

    如果她看到别人穿着一件这样的衬衣,一定会想得这个男人好感顿无。

    可是这次,她不但没有反感,反而扬起唇角。

    “如果你这样出去,别人肯定会嘲笑你妻子太懒了。”

    “随便他们。”皇甫傲走过来,将早餐放到她膝盖上,“这里没有食材,等你到北京以后,我帮你做中式早餐。”

    …

第994章 遗落的宝藏(3)    当当当!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二个人都是吃了一惊,皇甫傲慌乱地抬起脸,看着衣发狼藉的女大公,他一脸歉意地抬起脸。

    “coco,我……”

    “谁?!”

    女大公拉起衣裙,扬声问。

    “公爵先生,您该吃药了!”

    门外,传来佣人的声音。

    “送进书房吧,一会儿……我去拿。”

    “好的。”

    佣人转身走开,片刻,脚步声渐远。

    皇甫傲局促地站起身,看着被他吻得唇瓣发红,双颊潮红的女大公,他慌乱地移开目光。

    “我……我去帮你拿药。”

    他急急地离开,女大公舔舔微微有些麻疼的嘴唇,伸手想要理好衣裙,手移过去,又停了下来。

    片刻。

    皇甫傲重新回来,将水和药送到她手上。

    注意到她露在衣裙外的肩膀,他迅速将视线移开。

    “我……我先回去睡了!”

    “皇甫!”女大公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你……你是不是……讨厌我?”

    “我没有!”皇甫傲转过身,“coco,你……你别误会,我从来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走?”

    “我……”皇甫傲有些错愕地看着她,“我……我是怕你……不高兴……”

    “我……”女大公颊上更热,“我什么时候……不……不高兴了……”

    看着她羞恼的样子,皇甫傲的脑海里,只是闪过冷子锐对他说的话。

    ……

    “人家等了你这么多年,难道这种事情,你还要人家主动?”

    ……

    他突然明白过来,只恨不得给自己两拳。

    抿了抿唇,他重新回到女大公床侧。

    注视着垂着睫毛,坐在床头的女大公,他手指动了动,然后就伸过手掌来捏住她身上薄被。

    一把,拉开!

    女大公吃了一惊,抬脸看向他。

    “其实……”皇甫傲拿过她手中的杯子,伸过手掌扶住她的肩膀,“其实我……我一直想做一件事情……”

    她抬眸,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她,“是……是什么?!”

    皇甫傲抬手扶住她的脸,“我想……要……你!”

    她一惊,眸子却勇敢地注视着他的眼睛,没有移开。

    “那你还……等什么?”

    深吸口气,皇甫傲再次凑过来,吻住她。

    稍一用力,已经将她压在身下。

    这一次,他没有半点迟疑,只是动情地吻她。

    手掌亦从她的肩膀滑下来,轻轻一抹,就将裙衣从她胸口抹下去,感觉着他的指尖掠过肌肤,她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多年来一直沉封的身体,此时已经完全被他唤醒。

    当他的手掌落上她的胸口,女大公不自觉地轻吟了一声。

    吻着她的颈,他伸过手掌在她的背后,想要解开她的胸衣。

    无奈太不熟悉,数番不得要领。

    “在……在前面!”

    女大公喘息着提醒。

    他的手掌就移过来,解开她的胸衣扣子。

    衣服散开,她有些紧张地看着他,生怕他不喜欢。

    “我……我是不是老了?!”

    他的眼睛没有半点不喜欢的情绪,看着她,目光就如同重新回到之前找到却遗落的宝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