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当当!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二个人都是吃了一惊,皇甫傲慌乱地抬起脸,看着衣发狼藉的女大公,他一脸歉意地抬起脸。

    “coco,我……”

    “谁?!”

    女大公拉起衣裙,扬声问。

    “公爵先生,您该吃药了!”

    门外,传来佣人的声音。

    “送进书房吧,一会儿……我去拿。”

    “好的。”

    佣人转身走开,片刻,脚步声渐远。

    皇甫傲局促地站起身,看着被他吻得唇瓣发红,双颊潮红的女大公,他慌乱地移开目光。

    “我……我去帮你拿药。”

    他急急地离开,女大公舔舔微微有些麻疼的嘴唇,伸手想要理好衣裙,手移过去,又停了下来。

    片刻。

    皇甫傲重新回来,将水和药送到她手上。

    注意到她露在衣裙外的肩膀,他迅速将视线移开。

    “我……我先回去睡了!”

    “皇甫!”女大公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你……你是不是……讨厌我?”

    “我没有!”皇甫傲转过身,“coco,你……你别误会,我从来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走?”

    “我……”皇甫傲有些错愕地看着她,“我……我是怕你……不高兴……”

    “我……”女大公颊上更热,“我什么时候……不……不高兴了……”

    看着她羞恼的样子,皇甫傲的脑海里,只是闪过冷子锐对他说的话。

    ……

    “人家等了你这么多年,难道这种事情,你还要人家主动?”

    ……

    他突然明白过来,只恨不得给自己两拳。

    抿了抿唇,他重新回到女大公床侧。

    注视着垂着睫毛,坐在床头的女大公,他手指动了动,然后就伸过手掌来捏住她身上薄被。

    一把,拉开!

    女大公吃了一惊,抬脸看向他。

    “其实……”皇甫傲拿过她手中的杯子,伸过手掌扶住她的肩膀,“其实我……我一直想做一件事情……”

    她抬眸,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她,“是……是什么?!”

    皇甫傲抬手扶住她的脸,“我想……要……你!”

    她一惊,眸子却勇敢地注视着他的眼睛,没有移开。

    “那你还……等什么?”

    深吸口气,皇甫傲再次凑过来,吻住她。

    稍一用力,已经将她压在身下。

    这一次,他没有半点迟疑,只是动情地吻她。

    手掌亦从她的肩膀滑下来,轻轻一抹,就将裙衣从她胸口抹下去,感觉着他的指尖掠过肌肤,她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多年来一直沉封的身体,此时已经完全被他唤醒。

    当他的手掌落上她的胸口,女大公不自觉地轻吟了一声。

    吻着她的颈,他伸过手掌在她的背后,想要解开她的胸衣。

    无奈太不熟悉,数番不得要领。

    “在……在前面!”

    女大公喘息着提醒。

    他的手掌就移过来,解开她的胸衣扣子。

    衣服散开,她有些紧张地看着他,生怕他不喜欢。

    “我……我是不是老了?!”

    他的眼睛没有半点不喜欢的情绪,看着她,目光就如同重新回到之前找到却遗落的宝藏。

    …

第992章 遗落的宝藏(1)    回到公爵府,女大公立刻就吩咐丽萨帮皇甫傲定机票。

    二个人一起吃了饭,到花园里散步。

    皇甫傲就向她指点,他找到那朵蔷薇花的地方。

    果然,在一片修剪的整齐的灌木丛里,竟然藏着一棵不大的野蔷薇。

    脚步轻响,丽萨走过来。

    “公爵先生,机票已经订好了,明天上午10点25分。”

    “好。”

    女大公轻轻点头,丽萨就识趣退开。

    二个人原本聊得很开心,因为机票的事情,心情都是有些莫名的消沉。

    二人又向前走了几步,皇甫傲就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到她身上。

    “外面凉,我们回去吧!”

    女大公原本想说没事,人却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

    “回去吧。”皇甫傲柔声道。

    女大公抬手拉拉身上的西装。

    “冷吗?”皇甫傲问。

    身上有他的西装,其实是不冷的,可是她还是轻轻点头,“有点儿。”

    帮她拉紧西装,皇甫傲伸臂拥住她的腰身,拥着她向前走,“这样好点吗?”

    “恩。”

    女大公轻应着,皇甫傲只怕她着凉,只是拥着她,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抱到怀里,一路急急地将她护送着进了客厅,又将她送到楼上的卧室,将她安顿到床上,他就伸过手掌来摸摸她的额头。

    昨天她也淋了雨,他只怕她感冒。

    还好,她的额头光滑微凉,没有发热的痕迹。

    皇甫傲暗松口气,“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帮你煮一碗姜糖水。”

    不等女大公回应,他已经走出去了。

    女大公看着他走出房门,看看身上披着的他的西装,伸手将西装紧了紧。

    皇甫傲并没有耽搁太久,人就重新上楼,手里放着一碗热腾腾的汤水。

    放托盘放到她旁边的桌上,他小心地盛了一点汤到小碗里,细细地吹着。

    女大公看看吹汤的皇甫傲,心中满是不舍,“明天,我去送你。”

    “好。”皇甫傲轻应着,盛了一勺子汤送过来,“趁热喝,一会儿好好睡一觉。”

    “我自己可以。”女大公伸过手掌。

    多年来强势惯了,让别人喂汤,这可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皇甫傲抬眸看着她,双眸在灯光下闪烁着暗金色的光泽,“让我照顾照顾你,行吗?”

    女大公的手垂下去,他就将勺子送过来,喂她。

    汤水里放了姜,有些微辣,更多的却是甜味。

    热热的汤水,淌过喉咙,身上便有了暖意,心便跟着一起暖起来。

    多少年,没有被人这样照顾过,女大公看着那一勺勺送过来的汤水,突然喉咙有些堵。

    这么多年,她努力武装自己,把自己武装成一个全身盔甲的战士,甚至不能去接近自己的儿子……

    世人只知道她是高高在上的公爵大人、铁娘子,又有谁知道她压力大时整夜失眠,哪怕是生病受伤也要扛着,累了倦了的时候,却没有人向她说一句哪怕是安慰的话。

    啪!

    一颗眼泪,滑下来,砸在勺子的汤水里。

    皇甫傲一惊,抬脸看着她睫毛上挂着的泪珠,忙着将汤碗放到桌上,拿出身上的手帕。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