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储的计婚仪式,于王国也是大事,这样的事情原本应该是国内举行,他却与国王商量,将这件事情移到北京,很明显是为了照顾她的家人和朋友。

    她只是吻了吻他的嘴唇就放开,皇甫耀阳却是头一侧,就凑过来吻住她。

    这几天事情太过忙乱,都没有好好地亲热过。

    尽管她现在情况特殊不能放肆,不能吃大餐,甜点总要吃一些。

    将她唇上舌上的果汁吻得干干净净,粉嫩的唇都吻成娇艳的红……

    他这才微喘着停下来,不能再继续了,再继续下去,天知道他还能不能控制得住。

    感觉着他的情绪,冷小野安慰地摸摸他的脸,没敢再刺激他,人就从他怀里站起身来。

    “走吧,我们去看看玛丽婶婶的饺子包得怎么样了!”

    二人一起下楼的时候,女大公与皇甫傲亦已经返回客厅。

    二个人的感觉与刚才的别扭已经完全不同,皇甫傲一直微皱的眉已经明显舒展,女大公的眼睛里也是明亮地放着光。

    冷小野将二人的变化看在眼里,唇角轻扬。

    “皇甫伯伯,猜猜我们中午吃什么?”

    皇甫傲轻轻摇头,表示自己猜不到。

    “耀阳……特别为我们准备了饺子。”冷小野房间地加重了“我们”这个词。

    知道她是故意屈解,皇甫耀阳却并没有太在意。

    对她,他一向纵容。

    “先生。”老管家走过来,“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太棒了,下来得刚刚好。”冷小野带头走进餐厅,与皇甫耀阳坐在一侧,皇甫傲就与女大公坐了另一侧。

    佣人将盘子端下来,里面果然放着热腾腾的饺子,除此之外,桌上还放着几样中国菜,餐具也是筷子。

    “好香啊!”冷小野夸张地吸吸鼻子,“coco,你知道饺子在我们中国代表着什么吗?”

    女大公一笑,“我记得……好像是过年的时候要交这种食物,在新年与旧年交替的时候,因为你们中国人将零点称之为子时,所以就是‘交子’,后来才叫做‘饺子’,对吗?”

    她很喜欢中国,自学了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对中国的一些民俗也是比较了解。

    “天啊,这个你都知道。”冷小野露出惊讶的神色,“怪不得你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说得这么说,这个饺子呢,我们是过年过节还有就是……一家人团圆的时候才会吃,对不对,皇甫伯伯。”

    皇甫傲轻轻点头。

    “来!”冷小野拿起自己装着果汁的杯子,“我们大家干一杯吧?为了这团圆的饺子。”

    女大公和皇甫傲都端起杯子,皇甫耀阳却是没有动。

    冷小野侧脸看他,“你要喝我的果汁吗?”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端起自己的杯子,女大公看到他举杯,这才暗松口气。

    四个人碰了杯,然后就开始吃饭。

    有冷小野故意活跃气氛,桌上的气氛还算融洽。

    冷小野吃掉皇甫耀阳帮她晾好的饺子,抬脸看向对面的皇甫傲,“皇甫伯伯,过几天我们也回北京,你就多住几天,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

第986章 至少吻她一次(1)    女大公带他参观了马厩,亲自看了看闪电,皇甫傲也是对马赞不绝口。

    看了一会儿马,二人折身往回走。

    注意到她头发上沾到的草料,皇甫傲伸手拦住她。

    “等一下!”

    女大公停下来,疑惑地看向他,他就伸过手掌,帮她从头发上摘下那一片草料。

    “有一根草料。”

    她站在没再动,皇甫傲就将她头发上的另一片草叶沾下来,又顺手帮她把微乱的头发理了理。

    指尖触到她颊上的肌肤,他指尖一僵。

    女大公也是心尖轻颤,慌乱地垂下脸。

    “还……还有吗?”

    “没有了。”

    他干巴巴地回着,手指在她颊侧僵停了一会儿,微颤着扶住她的脸,用指腹轻轻地摩挲着。

    女大公缓缓抬眸。

    四目相对,皇甫傲的动作停了一下,最终,还是情感战胜理智,他缓缓地小心翼翼地向她凑过来。

    感觉着他的呼吸靠近,女大公的心也跳得急起来。

    心里有点莫名的紧张,但是,她没有躲闪。

    两个人的脸缓缓靠近,皇甫傲的唇颤了一颤,终于吻上她的嘴唇,极轻地碰触,带来的却是心灵的震撼。

    从她第一次吻他,到现在他吻她,这个吻相隔了二十多年。

    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吻过任何女人,在这种事情上实在是经验不多,这一吻就显得有些笨拙。

    吻了吻她的嘴唇,他急促地喘了口气,就抬起脸。

    女大公微垂着眼帘,感觉着他突然离开,她有些错愕地张开眼睛。

    “对不起!”

    皇甫傲有些干涩地道歉,却发现自己的唇干干得几乎要发不出声音,心中有一强烈地想法,想要继续那个吻。

    对不起?!

    女大公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他要道歉。

    难道他……他不喜欢与她接触?

    还是她不让他满意?!

    她还在胡思乱想,脸上却已经落上一只干燥却发烫的手掌。

    女大公抬起眼帘,只见皇甫傲已经再一次向她靠近。

    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他想吻她,就像当年一样。

    “对不起。”

    他说,然后,他就再一次向她吻过来。

    明天就要走了,哪怕是她不高兴,他也要至少吻她一次。

    这一次,他的吻显得有点急切,吮啜着她的唇瓣,他吻得很用力,将她的嘴唇都吻得有点疼。

    他并没有这样就满意,反而因为尝到她的美好想要更多。

    手臂拥住过来,拥住她纤细的腰身,他用力地扔着她,吻着。

    舌尖探出来,笨拙地想要撬开她的牙齿。

    他实在不精此道,好在,女大公并没有为难他,很顺从地他开双齿放他进入她的领地。

    她的味道依如记忆中一样美好,他不自觉地忘情,恍惚中又回到二十多年前。

    被他拥着、吻着……女大公原本有些僵硬的腰背也是很自然地柔软下来。

    当年遇到他,她才是和小野一样的年纪,二个人在一起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直到分别前那一天,才突破最后的防线,结吻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她虽然已经是一个母亲,后来她还订了婚,可是除了他之外,她没有亲近过任何男人。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