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哪怕是她当时的未婚夫,她都有些抗拒,哪怕是一个吻都不曾有过。

    尽管她现在已经是一个二十几岁男人的母亲,在商场、在政坛,她言语犀利,老辣干练,可是在男女情事上,却依旧如当年一样青涩。

    这样被他吻着,她整个人几乎都软在他怀里,只是本能地抬手扶住他的肩膀。

    很快,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皇甫傲却依旧在吻她,他实在是舍不得结束这个吻。

    可是女大公已经受不了,她已经无法呼吸,只能侧身避开他。

    “我……我不能……呼吸了。”她喘息着说道。

    皇甫傲原本还追随着想要吻她,听到她这句,忙着直起身子,“对不起,我……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如果我……亵渎到你,或者让你……反感的话,我……我很报歉!”

    女大公喘息着抬起脸,看着他。

    他的眼睛里,有掩不住地忐忑和惶恐。

    那眼神,就和二十多年前那天晚上,他笨拙地把她弄疼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她又是无奈又有心疼。

    这么多年,他还是这个样子。

    深吸口气,女大公抬手持住他的肩膀,一只手就伸过来,抚上他的脸。

    她的手指纤细而光滑,划过脸侧,却仿佛是划过他的心脏,让他全身皮肤发紧,口干舌躁。

    皇甫傲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却努力控制着自己想要再次吻她的想法。

    多年来的军旅生涯,让他养成了自律的习惯,他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想法,可是这一次,却似乎很困难。

    扶在她腰上的手掌,不自觉地再次收紧。

    女大公抬着蓝眸,迎上他的眼睛,在她的眼睛里,他看到了鼓励。

    那天晚上,他僵着身子不敢再继续的时候,她就这样看着他对他说。

    “做你想做的事情……皇甫!”

    读出她眼神中的意味,他不再犹豫,手臂收紧拥住她,他再一次凑过来,吻她。

    而女大公,也主动地掂起脚,回应。

    在最初的生疏和不自然之后,两个人很快就找到了感觉,互拥着彼此,吻成一个。

    语言无法表达的情绪,都在这一吻之间。

    那些被时间无限放大的思念,也都在这一吻之间。

    直到两个人都不能呼吸的时候,这一吻才终于结果。

    但是,这次他没有放开她,一手扶着她的后脑,一手拥着她的腰身,皇甫傲紧紧地将那个纤瘦的女人拥有自己怀里。

    “coco,我……我好想你!”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关注着她,她的每一条新闻他都会看。

    无数次,他曾经冲动地想要来找她,却又总是会退缩。

    脸贴在他的胸口,手指抓住他的衣襟,女大公的眼泪再一次落下来。

    “傻瓜!大笨蛋!”

    “对不起。”

    皇甫傲的声音也是有些暗哑,眼睛亦已经红了,说不出话来,他只是紧紧地拥着她,收紧手臂。

    骨头都被他勒得有点疼,女大公却没有反抗,只是伸过手臂来拥住他的颈,也是将手臂收得紧紧的。

    她的白裙裹住他的衣服,他的手指包裹着她的长发,连草地上的影子都已经变成一个。

    …

第984章 依如多年前的初见(2)    “谢谢。”

    她嘴里道谢,局促地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看到她放在椅座一侧的手掌,皇甫傲的手指犹豫了一下……伸过来,覆住她的。

    女大公手臂颤了颤,没有动。

    他就收紧手掌,将她的手握在掌心。

    女大公悄悄侧目,只见他握着她的手掌上,无名指赫然带着一枚戒指。

    黄金质地,镶嵌着红色的宝石……正是她当成结婚戒指送给他的那一枚。

    他的掌心略显粗糙,戒指的里侧轻轻地硌着她的手背。

    “coco……”皇甫傲轻声开口,“马上就是中国年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如到北京过年吧?”

    “好……好啊!”女大公轻声应着,“我……我原本也打算到北京过春节的!”

    “到时候……我给你……包饺子吃!”

    “好。”

    听着她答应下来,皇甫傲提到嗓子音的心,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收紧手指,他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谢谢你,coco!”

    “你……很会做饭吗?”女大公问,“我记得你做得烤肉……很好吃。”

    “我做得不太好。爸妈去世比较早,家里只有一个妹妹,所以……只好我做饭……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会做,有一次……米放少了,米都是生的,若若怕我不开心,自己吃了一大晚,结果晚上就胃疼……”

    这是第一次,他向她讲起自己的事情。

    “若若是你的妹妹吗?”

    “对,她叫皇甫若,比我小两岁,这次回去……我带你去见见她。”

    “好。”

    ……

    二人边说边聊,车子很快就来到皇甫耀阳的庄园,车子停下,两个人都是有些意尤未尽之感。

    皇甫傲有些不舍地松开她的手掌,下了车,帮她护住车门。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早已经得到消息,迎出门来,看到女大公,她立刻就感叹出声。

    “哇,coco,你好美啊,我差点没认出来!”笑着走过来,扶住她的胳膊,冷小野笑着向皇甫傲眨眨眼睛,“皇甫伯伯,看我和coco像不像姐妹?”

    皇甫傲很认真地看了看二人,摇头,“姐妹不像,你们两个完全不同,不过……倒像是闺蜜。”

    这时,皇甫耀阳亦已经走下台阶,看着母亲少有的装扮,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女大公。

    看上去,她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人也似乎美丽了许多。

    四个人一起走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喝了杯茶,冷小野就笑着开口。

    “耀阳,你带皇甫伯伯参观一下城堡吧,我有些事情要向coco请教。”

    “好。”

    皇甫耀阳站起身,引起皇甫傲走上台阶。

    看着父子二人上楼,冷小野就挪到女大公身侧,“这件裙子好漂亮,以前怎么没有见你穿过。”

    “小野……”女大公看看自己的裙子,“真得好看吗?”

    “当然了。”冷小野笑着看着她,“刚才看到您的时候,我真得差点不敢认,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感觉吗,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多岁一样。”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