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谢谢。”

    她嘴里道谢,局促地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看到她放在椅座一侧的手掌,皇甫傲的手指犹豫了一下……伸过来,覆住她的。

    女大公手臂颤了颤,没有动。

    他就收紧手掌,将她的手握在掌心。

    女大公悄悄侧目,只见他握着她的手掌上,无名指赫然带着一枚戒指。

    黄金质地,镶嵌着红色的宝石……正是她当成结婚戒指送给他的那一枚。

    他的掌心略显粗糙,戒指的里侧轻轻地硌着她的手背。

    “coco……”皇甫傲轻声开口,“马上就是中国年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如到北京过年吧?”

    “好……好啊!”女大公轻声应着,“我……我原本也打算到北京过春节的!”

    “到时候……我给你……包饺子吃!”

    “好。”

    听着她答应下来,皇甫傲提到嗓子音的心,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收紧手指,他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谢谢你,coco!”

    “你……很会做饭吗?”女大公问,“我记得你做得烤肉……很好吃。”

    “我做得不太好。爸妈去世比较早,家里只有一个妹妹,所以……只好我做饭……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会做,有一次……米放少了,米都是生的,若若怕我不开心,自己吃了一大晚,结果晚上就胃疼……”

    这是第一次,他向她讲起自己的事情。

    “若若是你的妹妹吗?”

    “对,她叫皇甫若,比我小两岁,这次回去……我带你去见见她。”

    “好。”

    ……

    二人边说边聊,车子很快就来到皇甫耀阳的庄园,车子停下,两个人都是有些意尤未尽之感。

    皇甫傲有些不舍地松开她的手掌,下了车,帮她护住车门。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早已经得到消息,迎出门来,看到女大公,她立刻就感叹出声。

    “哇,coco,你好美啊,我差点没认出来!”笑着走过来,扶住她的胳膊,冷小野笑着向皇甫傲眨眨眼睛,“皇甫伯伯,看我和coco像不像姐妹?”

    皇甫傲很认真地看了看二人,摇头,“姐妹不像,你们两个完全不同,不过……倒像是闺蜜。”

    这时,皇甫耀阳亦已经走下台阶,看着母亲少有的装扮,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女大公。

    看上去,她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人也似乎美丽了许多。

    四个人一起走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喝了杯茶,冷小野就笑着开口。

    “耀阳,你带皇甫伯伯参观一下城堡吧,我有些事情要向coco请教。”

    “好。”

    皇甫耀阳站起身,引起皇甫傲走上台阶。

    看着父子二人上楼,冷小野就挪到女大公身侧,“这件裙子好漂亮,以前怎么没有见你穿过。”

    “小野……”女大公看看自己的裙子,“真得好看吗?”

    “当然了。”冷小野笑着看着她,“刚才看到您的时候,我真得差点不敢认,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感觉吗,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多岁一样。”

    …

第985章 依如多年前的初见(3)    “瞎说。”女大公笑着白她一眼,“你又恭维我。”

    “不是啦,是真的。”冷小野握住她的手掌,“coco,其实你真得一点也不显老,我妈妈都说,您保养地比她还好呢,说羡慕您的皮肤这么好……”

    女大公笑着摇头,“才不是,你妈妈那才是真得年轻有活力。”

    二人在楼下聊天。

    楼上,皇甫耀阳已经带皇甫傲带上三楼的大露台。

    “那边是马厩,那边原来有一个宠物房,拆掉了……”

    “耀阳!”皇甫傲站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稍微高大一点的俊美男子,“这些年……对不起。”

    皇甫耀阳抬手插进衣袋,“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如果你真得有歉意,就去补偿coco吧!”

    他不介意皇甫傲留下,并不代表就认同这个父亲。

    诚然,他对皇甫傲这一次的帮助,多少有些感激,可是这些,并不能就取代这么多年来他因此受的非议和委屈。

    皇甫傲抿抿唇,“我……会尽力!”

    “这些,你应该是对她说,不是对我说。”皇甫耀阳转过脸,注视着眼前有男人的脸,“如果这一次你再伤害她……我不会放过你的!”

    皇甫傲嘴唇颤了颤,想要说什么。

    老管家已经走过来,“公爵先生,您的电话。”

    “你带皇甫将军下楼。”

    皇甫耀阳吩咐一声,走进书房。

    老管家走上前来,客气地抬起一臂,“皇甫将军,请吧!”

    “谢谢。”

    道了谢,看看书房的方向,皇甫傲缓步下楼。

    冷小野站起身,与老管家目光一对,已经猜到这对父子怕是谈得并不太愉快。

    这也难度,以皇甫耀阳这样的个性和经历,想要让他接受皇甫傲自然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对了,皇甫伯伯您不是也很喜欢马吗,耀阳有几匹马,都是野马驯服的,您一定喜欢,让coco带您过去看看吧?”冷小野主动笑着提议,“我有点累,就不过去了。”

    皇甫傲有些担心地看看女大公,“你的脚可以吗?”

    “没事,走吧!”女大公带着他走出厅门,一路走向后面的马厩,“你不要介意king,他……他这些年也过得不容易。”

    “我没有。”皇甫傲语气低沉,“我本来也没有资料得到他的原谅。”

    “皇甫!”女大公歉意地转过脸,“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都怪你,如果我……”

    “coco!”皇甫傲打断她的话,“不要再说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不要难为耀阳,他肯让我到这里来,我已经很满足了。”

    看着他的脸,女大公满心心疼,没有再提这件事,她放松语气。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他的马……其实,以前这里还有一只狮子的,前一段,他和小野把它送走了……这孩子,就是喜欢征服,这些马全部都是他从野外捕来的野马,那头闪电是最难驯服的……”

    皇甫傲走在她的身侧,静静地听着她说起皇甫耀阳的事情。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听得极是认真……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