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瞎说。”女大公笑着白她一眼,“你又恭维我。”

    “不是啦,是真的。”冷小野握住她的手掌,“coco,其实你真得一点也不显老,我妈妈都说,您保养地比她还好呢,说羡慕您的皮肤这么好……”

    女大公笑着摇头,“才不是,你妈妈那才是真得年轻有活力。”

    二人在楼下聊天。

    楼上,皇甫耀阳已经带皇甫傲带上三楼的大露台。

    “那边是马厩,那边原来有一个宠物房,拆掉了……”

    “耀阳!”皇甫傲站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稍微高大一点的俊美男子,“这些年……对不起。”

    皇甫耀阳抬手插进衣袋,“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如果你真得有歉意,就去补偿coco吧!”

    他不介意皇甫傲留下,并不代表就认同这个父亲。

    诚然,他对皇甫傲这一次的帮助,多少有些感激,可是这些,并不能就取代这么多年来他因此受的非议和委屈。

    皇甫傲抿抿唇,“我……会尽力!”

    “这些,你应该是对她说,不是对我说。”皇甫耀阳转过脸,注视着眼前有男人的脸,“如果这一次你再伤害她……我不会放过你的!”

    皇甫傲嘴唇颤了颤,想要说什么。

    老管家已经走过来,“公爵先生,您的电话。”

    “你带皇甫将军下楼。”

    皇甫耀阳吩咐一声,走进书房。

    老管家走上前来,客气地抬起一臂,“皇甫将军,请吧!”

    “谢谢。”

    道了谢,看看书房的方向,皇甫傲缓步下楼。

    冷小野站起身,与老管家目光一对,已经猜到这对父子怕是谈得并不太愉快。

    这也难度,以皇甫耀阳这样的个性和经历,想要让他接受皇甫傲自然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对了,皇甫伯伯您不是也很喜欢马吗,耀阳有几匹马,都是野马驯服的,您一定喜欢,让coco带您过去看看吧?”冷小野主动笑着提议,“我有点累,就不过去了。”

    皇甫傲有些担心地看看女大公,“你的脚可以吗?”

    “没事,走吧!”女大公带着他走出厅门,一路走向后面的马厩,“你不要介意king,他……他这些年也过得不容易。”

    “我没有。”皇甫傲语气低沉,“我本来也没有资料得到他的原谅。”

    “皇甫!”女大公歉意地转过脸,“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都怪你,如果我……”

    “coco!”皇甫傲打断她的话,“不要再说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不要难为耀阳,他肯让我到这里来,我已经很满足了。”

    看着他的脸,女大公满心心疼,没有再提这件事,她放松语气。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他的马……其实,以前这里还有一只狮子的,前一段,他和小野把它送走了……这孩子,就是喜欢征服,这些马全部都是他从野外捕来的野马,那头闪电是最难驯服的……”

    皇甫傲走在她的身侧,静静地听着她说起皇甫耀阳的事情。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听得极是认真……

    ……

    么

    …

第983章 依如多年前的初见(1)    将内|衣塞回袋子,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打开那纸袋,拿出里面的衣服。

    衣服一共有两套,一套是吊带的绣花白色连衣裙,裙摆很长,还有精致的镂空绣花,极是柔美飘逸。

    一套是湖蓝色,深v领短裙,丝绸质地,包身款式,不用看,也知道穿上是很性感的那种。

    这种衣服,她都多少年没穿过了……

    摸摸那件长裙的质感,她走到衣柜边,准备将衣服挂进去,耳边却响起皇甫傲的声音。

    “我记得,你穿了一件水蓝色的长裙子,裙摆很大……”

    侧目,看看镜子里自己身上刻板的灰色套装,女大公伸过去挂衣服的手又缩了回来。

    如果他明天就要走,今天至少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给他留一个好印象吧?!

    想到这里,她抬手解开了套装的衣扣。

    换上那套裙装,又把长发打散,在首饰盒里翻出一套木质的首质来戴到身上,又换了一套白色的露趾高跟鞋。

    最后,还不忘把他送她的那一朵蔷薇花别在胸口。

    看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女大公没有敢细看自己的脸,提着小包走出门来。

    走过来敲敲他的门,没人回应,她推开门,只见那套保镖的运动装整理地放在床上,不见皇甫傲的人影。

    女大公转身下楼。

    “将军呢?”

    管家迎过来,“将军先生在门外!”

    女大公走到客厅门,果然看到皇甫傲正站在台阶下的阳光里,听到她的脚步声,皇甫傲转过身来,看向台阶。

    楼梯上,女大公款款而下,身上的长裙随着动作轻轻摇摆,满头金发如金色的瀑布在阳光下闪烁着耀阳的光芒。

    昨晚刚下过雨,天色晴好,微微有风,拂起她的头发……

    那一幕,依如多年前的初见。

    他再次失神。

    女大公走下台阶,感觉到他的目光,她心中有些慌乱,脚下的高跟鞋不小心勾到裙摆,身子一晃就失控地跌下去。

    “小心!”

    皇甫傲冲过来,接住她,两手很自然地圈住她的腰身,感觉着那久违的温暖与柔软,皇甫傲本能地拥住她。

    “谢谢!”

    女大公惊魂未定地道了声谢,想要直起身来。

    男人拥在她身上的手臂却没有放开,反而紧了紧。

    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隔着西装,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得很急。

    他的呼吸也有点粗重,就像是那一晚一样。

    他的身上有很淡的味道,不是香味,而是类似于阳光的味道,他从来不用香水。

    他的手臂收得有点紧,把她勒得有点疼,可是那种温暖,真得很让人贪恋,让人舍不得离开。

    任他拥着,女大公没有动。

    直到,司机将车子开过去,在不远处停下。

    听到这声音,两个人才回过神来,慌乱地分开身子。

    丽萨过来拉开车门,二个人一先一后地坐到车内,丽萨很知趣地坐到另外一辆车子上。

    车子启动,驶向皇甫耀阳的庄园,皇甫傲的目光就扫了她的右脚。

    “你的脚,没事吧?”

    “没事!”

    女大公声音有些涩地应着。

    “裙子很美。”

    他轻声赞美。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