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女大公缓缓地叹了口气。

    诚然,这些年她一直锻炼,身材保持得很不错。

    可是看着自己,女大公依旧并不满意。

    腰部还是有一点赘肉,永远也不可能像二十岁上下的女孩子,肌肤鲜嫩得像水蜜桃了。

    大概,她真得老了,已经对他……没有吸引力了吧?!

    他甚至都没怎么看她。

    女大公心中满是挫败感,一向自信的女人,这一次竟然少有的生出不自信来。

    当当当!

    门被敲响。

    女大公回过神来,忙着收起地上的衣服,从衣柜里取出一件睡袍来披在身上,走到门边,拉开房门。

    她原本以为,是佣人,哪想到,门外赫然站着皇甫傲。

    “皇甫……”

    她只套了一件黑色的睡袍,越发映得肌肤白皙,睡袍是真丝的款式,贴着身体,微低的领口,隐约露出一抹胸线……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皇甫傲忙着移开目光,将手中拿着的东西送过来。

    “你的药……忘了拿。”

    “谢谢。”

    女大公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药盒,二人的指尖不经意地触到,啪得一声静电轻响,二个人的手指都被电了一下。

    皇甫傲呼吸一紧,有些仓促地说了一声晚安就急急地回了自己的客房。

    关上门,他大口地喘了口气,后背和掌心上都已经溢出一层薄汗。

    急步冲进浴室,他脱掉衣服站在花洒下,打开冷水开关。

    女大公捏着药盒,看着他闭紧的门,心越发向下一沉,缓缓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重新回到镜前,看看自己的脸,女大公皱起眉,转身走到浴室。

    对面卧室,皇甫傲洗了一个冷水澡出来,心情才平静下来。

    他已经不是毛头小伙子了,竟然还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对此,他也是十分懊恼。

    躺到枕上,眼前却不时闪过她套着那件黑色睡袍的样子,皇甫傲……失眠了。

    对面房间,女大公也是一样。

    快到黎明的时候,雨停了。

    清晨,太阳升起来。

    天空中,升起一道漂亮的彩虹。

    女大公实在躺不下去,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起身拉开窗帘,就看到外面那一道漂亮的彩虹。

    记得。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一起醒过来的时候,天空也是挂了一道彩虹。

    然后,他就对她说。

    “coco,我们结婚吧!”

    她说好,然后用力地吻他。

    他们大概……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吧?!

    想到此,女大公轻轻叹了口气,收回目光。

    眼角余光捕捉到后面花园里的人影,她疑惑地看过去,只见一个套着黑色休闲装的高大男子,正站在那一片被风雨袭击过的蔷薇丛前,弯着身子修剪着花枝。

    她喜欢蔷薇,所以院子里也是特意让园丁种了不少。

    女大公一眼就认出,那是皇甫傲。

    “以后,我要为你种一院子的蔷薇,让它们每天都开花,然后……我就每天剪来送给你……我还会做饭,以后有时机做给你吃……”

    她院子里,只有普通的蔷薇,这个时节是不会开花的。

    她大概就是那株蔷薇,已经错过了花开的时间,是不可能再盛开了。

    _

    在此特别感谢【尔玉(是这个名字吧,如果弄错请见谅)】同学的提醒,已经修改东方文学网.east330.中bug

    …

第980章 每个字……我都记的(1)    “coco!”

    窗外,传来皇甫傲的声音。

    女大公抬起脸,只见他正站在花园里,向她挥手。

    她扬唇向他笑了笑,笑得有点苦涩。

    定睛再看时,他已经转身走开。

    叹了口气,女大公转身走进衣帽间,换衣服,最后,到底还是选中了一套自己平常穿的灰色套装。

    将头发利落地盘起来,她随手拿过眼睛戴到脸上。

    他都不看她,她穿什么又有什么用?!

    换好衣服,她迈步下楼。

    一名佣人就迎过来,“公爵先生,将军请您去吃早餐。”

    女大公恩了一声,走进餐厅。

    只见皇甫傲围着围裙,将一份早餐端出来,放在她面前。

    盘子里,是一份简单的西式早餐。

    女大公一脸错愕。

    “你……你做的?”

    “我的手艺一般,你尝尝看吧?”皇甫傲将早餐一样一样地放在她面前,最后送过来的,是一支火红的蔷薇,“在你的花园灌木后面发现的,好像是野蔷薇的种子,不知道怎么混到灌木里。”

    “谢谢。”

    女大公接过蔷薇,送到鼻端嗅了嗅。

    淡香,袭人。

    她犹豫了一下,将花插进套装的上衣胸口处的口袋。

    皇甫傲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我不记得,你眼睛近视……那是平光镜吗?”

    “恩……对。”

    “为什么?”

    “呃……”女大公一怔,“不好看吗?”

    朱蒂说,她的眼睛太晶莹太漂亮,显得不够犀利,很容易被人一眼看穿,所以她才开始戴眼睛,掩起心事,踩着高跟鞋穿着职业装……和男人们一起拼天下。

    “不是……”皇甫傲忙着否认,“我只是觉得……你的眼睛那么漂亮,藏起来太可惜了。”

    女大公颊上一热,忙着端过牛奶杯掩饰。

    牛奶有些烫,她喝了一小口就忙着放下,镜片上沾了些水雾。

    伸手去拿纸巾,一只手已经将纸巾送过来。

    她道了谢去擦嘴,皇甫傲就走过来,伸手捏住她的眼镜腿,将眼睛从她脸上摘下来。

    感觉着他的手指不经意地划过耳侧,女大公的脸又红了几分。

    皇甫傲轻轻动动手指,回忆着她肌肤的触感,目光没敢看她。

    “吃完饭再戴吧,吃东西不方便。”

    “好。”

    女大公红着面颊应着,拿着餐具开始吃早餐。

    刀子切开剪蛋,蛋黄里还有一些糖心。

    她一怔。

    皇甫傲注意到她的动作,“我记得你喜欢吃八成熟的鸡蛋……是我记错了?”

    “哦,没有……”她突然鼻子一酸,“没想到……你还记的。”

    皇甫傲收回目光,低声开口,“你说得每个字……我都记的。”

    从认识她到离开,整整二十一天,她说过的每个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么多年来,这二十一天,加在一起不超过一百个小时的回忆,就是支撑他的全部。

    他不仅记得她说过的话,还记得每一个细节,包括她当时因为吃疼皱起的眉头……

    当时他就曾经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让自己的全部努力给她幸福。

    想到这些,皇甫傲心中……也是一阵酸涩。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