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co!”

    窗外,传来皇甫傲的声音。

    女大公抬起脸,只见他正站在花园里,向她挥手。

    她扬唇向他笑了笑,笑得有点苦涩。

    定睛再看时,他已经转身走开。

    叹了口气,女大公转身走进衣帽间,换衣服,最后,到底还是选中了一套自己平常穿的灰色套装。

    将头发利落地盘起来,她随手拿过眼睛戴到脸上。

    他都不看她,她穿什么又有什么用?!

    换好衣服,她迈步下楼。

    一名佣人就迎过来,“公爵先生,将军请您去吃早餐。”

    女大公恩了一声,走进餐厅。

    只见皇甫傲围着围裙,将一份早餐端出来,放在她面前。

    盘子里,是一份简单的西式早餐。

    女大公一脸错愕。

    “你……你做的?”

    “我的手艺一般,你尝尝看吧?”皇甫傲将早餐一样一样地放在她面前,最后送过来的,是一支火红的蔷薇,“在你的花园灌木后面发现的,好像是野蔷薇的种子,不知道怎么混到灌木里。”

    “谢谢。”

    女大公接过蔷薇,送到鼻端嗅了嗅。

    淡香,袭人。

    她犹豫了一下,将花插进套装的上衣胸口处的口袋。

    皇甫傲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我不记得,你眼睛近视……那是平光镜吗?”

    “恩……对。”

    “为什么?”

    “呃……”女大公一怔,“不好看吗?”

    朱蒂说,她的眼睛太晶莹太漂亮,显得不够犀利,很容易被人一眼看穿,所以她才开始戴眼睛,掩起心事,踩着高跟鞋穿着职业装……和男人们一起拼天下。

    “不是……”皇甫傲忙着否认,“我只是觉得……你的眼睛那么漂亮,藏起来太可惜了。”

    女大公颊上一热,忙着端过牛奶杯掩饰。

    牛奶有些烫,她喝了一小口就忙着放下,镜片上沾了些水雾。

    伸手去拿纸巾,一只手已经将纸巾送过来。

    她道了谢去擦嘴,皇甫傲就走过来,伸手捏住她的眼镜腿,将眼睛从她脸上摘下来。

    感觉着他的手指不经意地划过耳侧,女大公的脸又红了几分。

    皇甫傲轻轻动动手指,回忆着她肌肤的触感,目光没敢看她。

    “吃完饭再戴吧,吃东西不方便。”

    “好。”

    女大公红着面颊应着,拿着餐具开始吃早餐。

    刀子切开剪蛋,蛋黄里还有一些糖心。

    她一怔。

    皇甫傲注意到她的动作,“我记得你喜欢吃八成熟的鸡蛋……是我记错了?”

    “哦,没有……”她突然鼻子一酸,“没想到……你还记的。”

    皇甫傲收回目光,低声开口,“你说得每个字……我都记的。”

    从认识她到离开,整整二十一天,她说过的每个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么多年来,这二十一天,加在一起不超过一百个小时的回忆,就是支撑他的全部。

    他不仅记得她说过的话,还记得每一个细节,包括她当时因为吃疼皱起的眉头……

    当时他就曾经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让自己的全部努力给她幸福。

    想到这些,皇甫傲心中……也是一阵酸涩。

    …

第977章 没有吸引力了(1)    将脸转了一个方向,看着那座华美城堡,司空月冥的视线在三楼主卧的窗子上停留片刻。

    收起手中的望远镜,他启动车子,离开了小路。

    ……

    ……

    一顿晚餐,从六点多种一直吃到九点多钟。

    一向不爱多话的皇甫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

    如果不是佣人走进来,让女大公接电话的话,或者他们的聊天还会继续。

    “真是报歉。”女大公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我……接个电话。”

    皇甫傲向她一笑,“没关系,你忙你的。”

    “那个……”视线扫过他盘子里已经冷掉的牛排,女大公向佣人挥挥手,“帮将军再换一盘新的来。”

    “是!”

    佣人答应着退出去。

    女大公就向他笑笑,“不要吃这个冷的啦,等一会儿吃热的吧,我……我很快回来!”

    说完,她急急地上楼接电话。

    因为电话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女大公也是耽搁了一些时间。

    等她重新下楼回到餐厅的时候,佣人已经将新的一份牛排送过来,皇甫傲已经将牛排吃了一半。

    原本很顺利的谈话被打扰,再找话题的时候就有点困难。

    女大公看着他在吃东西,也就没有打扰他,只是默默地吃自己的甜点。

    皇甫傲边吃牛排,边抬眼看她。

    有心说话,看她吃得很专注的样子,也没好意思打扰她。

    二个人都是很优雅的人,自然不可能出现什么刀叉碰到盘子之类的声音,餐厅安静得几乎只有二人的呼吸和细细地咀嚼声。

    “那个……”

    “我……”

    两个似乎都觉得这种氧气有点奇怪,同时开口。

    皇甫傲怔了怔,目光就落到她脸上,“你先说!”

    一向伶牙俐齿,在谈判桌上,在国会会议上,也从来不会结巴的女大公,却少有的结巴起来。

    “我……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加点酒?你……你想说什么?”

    “我……”皇甫傲脸上露出歉意的神色,“我是想说,我可能……不能呆太久……”

    这一次,为了过来,帮皇甫耀阳解决这个危机,他临时通报出国申请,以他的身份,并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

    “你……”女大公拿过餐巾,拭了拭唇角并不存在的油渍,“你什么时候走?”

    事实上,他的申请只到明天。

    可是,看看她的样子,皇甫傲实在是不忍心,也舍不得。

    “后天。”

    “哦……”女大公端过杯子喝了一口酒,“那……刚好,我明天带你去看看耀阳和小野住的地方。”

    “好。”皇甫傲轻应着,“那你……”

    女大公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他后面的话,她侧眸看着他。

    “我什么?”

    迎上她的眼睛,皇甫傲莫名地有点心虚。

    “你最近……很忙吗?”

    “我……”女大公猜到他可能是想邀请他,心中有些喜悦,“我……还好,有一点忙……”

    “那就……算了。”他原本是想邀请她一起回北京,可是,一听说她忙,他又有些难以启齿,“你……心脏不太好,不要喝太多酒。”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