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将脸转了一个方向,看着那座华美城堡,司空月冥的视线在三楼主卧的窗子上停留片刻。

    收起手中的望远镜,他启动车子,离开了小路。

    ……

    ……

    一顿晚餐,从六点多种一直吃到九点多钟。

    一向不爱多话的皇甫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

    如果不是佣人走进来,让女大公接电话的话,或者他们的聊天还会继续。

    “真是报歉。”女大公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我……接个电话。”

    皇甫傲向她一笑,“没关系,你忙你的。”

    “那个……”视线扫过他盘子里已经冷掉的牛排,女大公向佣人挥挥手,“帮将军再换一盘新的来。”

    “是!”

    佣人答应着退出去。

    女大公就向他笑笑,“不要吃这个冷的啦,等一会儿吃热的吧,我……我很快回来!”

    说完,她急急地上楼接电话。

    因为电话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女大公也是耽搁了一些时间。

    等她重新下楼回到餐厅的时候,佣人已经将新的一份牛排送过来,皇甫傲已经将牛排吃了一半。

    原本很顺利的谈话被打扰,再找话题的时候就有点困难。

    女大公看着他在吃东西,也就没有打扰他,只是默默地吃自己的甜点。

    皇甫傲边吃牛排,边抬眼看她。

    有心说话,看她吃得很专注的样子,也没好意思打扰她。

    二个人都是很优雅的人,自然不可能出现什么刀叉碰到盘子之类的声音,餐厅安静得几乎只有二人的呼吸和细细地咀嚼声。

    “那个……”

    “我……”

    两个似乎都觉得这种氧气有点奇怪,同时开口。

    皇甫傲怔了怔,目光就落到她脸上,“你先说!”

    一向伶牙俐齿,在谈判桌上,在国会会议上,也从来不会结巴的女大公,却少有的结巴起来。

    “我……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加点酒?你……你想说什么?”

    “我……”皇甫傲脸上露出歉意的神色,“我是想说,我可能……不能呆太久……”

    这一次,为了过来,帮皇甫耀阳解决这个危机,他临时通报出国申请,以他的身份,并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

    “你……”女大公拿过餐巾,拭了拭唇角并不存在的油渍,“你什么时候走?”

    事实上,他的申请只到明天。

    可是,看看她的样子,皇甫傲实在是不忍心,也舍不得。

    “后天。”

    “哦……”女大公端过杯子喝了一口酒,“那……刚好,我明天带你去看看耀阳和小野住的地方。”

    “好。”皇甫傲轻应着,“那你……”

    女大公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他后面的话,她侧眸看着他。

    “我什么?”

    迎上她的眼睛,皇甫傲莫名地有点心虚。

    “你最近……很忙吗?”

    “我……”女大公猜到他可能是想邀请他,心中有些喜悦,“我……还好,有一点忙……”

    “那就……算了。”他原本是想邀请她一起回北京,可是,一听说她忙,他又有些难以启齿,“你……心脏不太好,不要喝太多酒。”

    …

第978章 没有吸引力了(2)    女大公原本还想着,只要他说出来,她就答应。

    哪想到,他却说“算了”,她也不便再说什么,只好轻应了一声,以她骄傲的个性,是绝对不会主动说跟他回去的。

    皇甫傲看着她重新去吃甜点,捏过桌子上的酒杯,送到唇边喝了一口,心中只是暗骂自己笨蛋。

    指挥作战,一向是计策倍出的皇甫大将军,面对着自己向往的女人,却突然有点无计可施。

    不知不觉,只把一杯酒都喝了下去。

    这时,女大公已经将最后一口甜点吃完。

    “公爵先生。”一名佣人走进来,将药送给她,“您该吃药了。”

    “哦……”女大公放下勺子,“去帮将军整理一下睡房。”

    “是!”佣人放下药,“您还需要再来吃什么吗?”

    从头盘到甜点,都吃得干干净净,她都已经吃得有点撑,不外乎就是想和他在一起多聊一会儿。

    现在,哪里还吃得下。

    “我不用了!”女大公看向皇甫傲,“你呢?”

    “我……我也不用了。”

    “那……我们上楼吧,我送你去客房。”

    女大公拿着药站起身,皇甫傲也跟过来,和她一起上楼。

    佣人先行一步,去收拾房间。

    二人就一前一后地上楼。

    女大公走在前面,皇甫傲走在后面。

    看着她踩着高跟鞋,迈上楼梯的优雅步态,他的目光扫过她的小腿,掠过裙子,落上她的腰……又忙着移开。

    二人来到楼上,女大公先一步走进客房,女佣已经将床被之类的东西整理好。

    “你出去吧!”女大公向佣人轻轻挥挥手,然后就有些歉意地转过脸,“房间有点小,你别介意。”

    “挺好的。”皇甫傲干巴巴地说道。

    女大公将手中的药放在床头的桌子上,伸手整理了一下有些没铺平的床被,“如果晚上凉的话,可以加一床毯子。”

    头发滑下来,她随手将长发理到耳后,露出漂亮的耳朵。

    看着她的动作,视线落在她微垂的领口露出来的锁骨,皇甫傲的唇舌越发有些干。

    “我……我不怕冷。”

    女大公侧脸,注意到他的目光,也是心脏一跳,忙着移开目光,“那……那就算了,你……早点休息吧。”

    “你也是!”

    看她起身要走,皇甫傲忙着向旁边让了让。

    垂着睫毛,女大公缓步从他身侧走过。

    看着她路过,皇甫傲垂在身侧的两手,缓缓握紧。

    女大公,走了过去,走到门边,拉过门把手。

    “晚安!”

    “晚安。”

    皇甫傲轻声应。

    女大公伸手关了房门。

    皇甫傲站在原地,皱着眉毛。

    其实,刚才她路过的时候,他很想拉住她的手掌,拥她入怀,对她述说这么多年来如何想她,如何无数在梦里重温那刻骨铭心的一晚……

    可是,他觉得那对她似乎是一种亵渎。

    她留下他,他却满脑子对她龌龊的想法,皇甫傲,你……你还是男人吗?

    一廊之隔,女大公的卧室内。

    女大公换了鞋,伸手拉开裙子拉链,任身上裙衣划下,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身体,微微皱眉。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