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大公原本还想着,只要他说出来,她就答应。

    哪想到,他却说“算了”,她也不便再说什么,只好轻应了一声,以她骄傲的个性,是绝对不会主动说跟他回去的。

    皇甫傲看着她重新去吃甜点,捏过桌子上的酒杯,送到唇边喝了一口,心中只是暗骂自己笨蛋。

    指挥作战,一向是计策倍出的皇甫大将军,面对着自己向往的女人,却突然有点无计可施。

    不知不觉,只把一杯酒都喝了下去。

    这时,女大公已经将最后一口甜点吃完。

    “公爵先生。”一名佣人走进来,将药送给她,“您该吃药了。”

    “哦……”女大公放下勺子,“去帮将军整理一下睡房。”

    “是!”佣人放下药,“您还需要再来吃什么吗?”

    从头盘到甜点,都吃得干干净净,她都已经吃得有点撑,不外乎就是想和他在一起多聊一会儿。

    现在,哪里还吃得下。

    “我不用了!”女大公看向皇甫傲,“你呢?”

    “我……我也不用了。”

    “那……我们上楼吧,我送你去客房。”

    女大公拿着药站起身,皇甫傲也跟过来,和她一起上楼。

    佣人先行一步,去收拾房间。

    二人就一前一后地上楼。

    女大公走在前面,皇甫傲走在后面。

    看着她踩着高跟鞋,迈上楼梯的优雅步态,他的目光扫过她的小腿,掠过裙子,落上她的腰……又忙着移开。

    二人来到楼上,女大公先一步走进客房,女佣已经将床被之类的东西整理好。

    “你出去吧!”女大公向佣人轻轻挥挥手,然后就有些歉意地转过脸,“房间有点小,你别介意。”

    “挺好的。”皇甫傲干巴巴地说道。

    女大公将手中的药放在床头的桌子上,伸手整理了一下有些没铺平的床被,“如果晚上凉的话,可以加一床毯子。”

    头发滑下来,她随手将长发理到耳后,露出漂亮的耳朵。

    看着她的动作,视线落在她微垂的领口露出来的锁骨,皇甫傲的唇舌越发有些干。

    “我……我不怕冷。”

    女大公侧脸,注意到他的目光,也是心脏一跳,忙着移开目光,“那……那就算了,你……早点休息吧。”

    “你也是!”

    看她起身要走,皇甫傲忙着向旁边让了让。

    垂着睫毛,女大公缓步从他身侧走过。

    看着她路过,皇甫傲垂在身侧的两手,缓缓握紧。

    女大公,走了过去,走到门边,拉过门把手。

    “晚安!”

    “晚安。”

    皇甫傲轻声应。

    女大公伸手关了房门。

    皇甫傲站在原地,皱着眉毛。

    其实,刚才她路过的时候,他很想拉住她的手掌,拥她入怀,对她述说这么多年来如何想她,如何无数在梦里重温那刻骨铭心的一晚……

    可是,他觉得那对她似乎是一种亵渎。

    她留下他,他却满脑子对她龌龊的想法,皇甫傲,你……你还是男人吗?

    一廊之隔,女大公的卧室内。

    女大公换了鞋,伸手拉开裙子拉链,任身上裙衣划下,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身体,微微皱眉。

    ?

    …

第976章 最了解我的人(3)    “我知道。”冷小野点头。

    作为一名国际刑警,夜风扬需要的是实有力的证据,而不是妄然的推测。

    而且司空月冥也确实做过不少,世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很容易会被夜风扬标上罪犯的标签。

    别说夜风扬,就连她接触他这么久,都没有看透这个人。

    夜风扬轻吁口气,“关于司空月冥……你还有什么可以提示我的吗?”

    冷小野想了想,摇头。

    “没有。”

    夜风扬的眸子,带着几分探寻看过来,“真得没有?”

    冷小野笑起来,“你不相信我?”

    “小野!”夜风扬合拢电脑,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我知道,可能司空月冥对你与其他人不同……但是,不要感情用事,那个男人……非常危险,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以我掌握的资料来看,他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的,你知道他这么多秘密,还杀过他最得力的手下,他恐怕……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冷小野点点头,“我会万分小心。”

    夜风扬提着电脑起身,伸过手来与她握了握,“那我先先走了,记得……如果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不管真相如何,我都会查出来。如果杀人凶手真得不是他,我会给他一个清白。”

    “好的。”

    冷小野亲自将他送出门外,看着夜风扬迈步下楼。

    她又急急开口。

    “风扬!”

    夜风扬在台阶下停下来,转过脸看着她。

    “多加小心。”冷小野在台阶上提醒道。

    夜风扬向她一笑,“你也是一样,好好保重。”

    微笑着向他点点头,注视着夜风扬的车子渐远,冷小野这才转身,走到楼梯边,突然想起手机没有拿。

    她迈步走回小会客厅,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目光注意到放在茶几下放着的那个圣诞老人的摆件,她坐回沙发,弯身将那个摆件取出来。

    这个摆件,还是之前司空月冥送给她的礼物。

    她原本随手放在一边,大概是佣人收拾到这里。

    因为每天都有佣人打理,摆件上并没有灰尘,圣诞老人扬着唇,笑得憨态可掬。

    “司空月冥?”冷小野用手指轻轻地拉了拉圣诞老人的胡子,“你这个家伙……真是让人看不透!”

    叹了口气,冷小野将那个圣诞老人放回原处,起身离开了小会客厅。

    茶几下,圣诞老人依旧在笑,笑得极是灿烂。

    没有人知道,在他的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

    在那一层柔软的羊皮外皮内,填充的棉料之间,一个小小的窃听器,正在工作。

    刚才,冷小野与夜风扬的所有谈话,都已经通过发射器,传输出去。

    从此时此刻正停在庄园外不远处的汽车内,司空月冥膝盖上的手提电脑里传出来。

    “司空月冥,你这个家伙真是让人看不透!”

    手提电脑内,清楚地传出冷小野的声音。

    司空月冥捏着望远镜,看着夜风扬的车子从庄园内驶出来,渐渐远去,唇角只是轻轻地扬起。

    “冷小野……这个世界上,你已经算是最了解我的人了!”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