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知道。”冷小野点头。

    作为一名国际刑警,夜风扬需要的是实有力的证据,而不是妄然的推测。

    而且司空月冥也确实做过不少,世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很容易会被夜风扬标上罪犯的标签。

    别说夜风扬,就连她接触他这么久,都没有看透这个人。

    夜风扬轻吁口气,“关于司空月冥……你还有什么可以提示我的吗?”

    冷小野想了想,摇头。

    “没有。”

    夜风扬的眸子,带着几分探寻看过来,“真得没有?”

    冷小野笑起来,“你不相信我?”

    “小野!”夜风扬合拢电脑,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我知道,可能司空月冥对你与其他人不同……但是,不要感情用事,那个男人……非常危险,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以我掌握的资料来看,他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的,你知道他这么多秘密,还杀过他最得力的手下,他恐怕……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冷小野点点头,“我会万分小心。”

    夜风扬提着电脑起身,伸过手来与她握了握,“那我先先走了,记得……如果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不管真相如何,我都会查出来。如果杀人凶手真得不是他,我会给他一个清白。”

    “好的。”

    冷小野亲自将他送出门外,看着夜风扬迈步下楼。

    她又急急开口。

    “风扬!”

    夜风扬在台阶下停下来,转过脸看着她。

    “多加小心。”冷小野在台阶上提醒道。

    夜风扬向她一笑,“你也是一样,好好保重。”

    微笑着向他点点头,注视着夜风扬的车子渐远,冷小野这才转身,走到楼梯边,突然想起手机没有拿。

    她迈步走回小会客厅,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目光注意到放在茶几下放着的那个圣诞老人的摆件,她坐回沙发,弯身将那个摆件取出来。

    这个摆件,还是之前司空月冥送给她的礼物。

    她原本随手放在一边,大概是佣人收拾到这里。

    因为每天都有佣人打理,摆件上并没有灰尘,圣诞老人扬着唇,笑得憨态可掬。

    “司空月冥?”冷小野用手指轻轻地拉了拉圣诞老人的胡子,“你这个家伙……真是让人看不透!”

    叹了口气,冷小野将那个圣诞老人放回原处,起身离开了小会客厅。

    茶几下,圣诞老人依旧在笑,笑得极是灿烂。

    没有人知道,在他的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

    在那一层柔软的羊皮外皮内,填充的棉料之间,一个小小的窃听器,正在工作。

    刚才,冷小野与夜风扬的所有谈话,都已经通过发射器,传输出去。

    从此时此刻正停在庄园外不远处的汽车内,司空月冥膝盖上的手提电脑里传出来。

    “司空月冥,你这个家伙真是让人看不透!”

    手提电脑内,清楚地传出冷小野的声音。

    司空月冥捏着望远镜,看着夜风扬的车子从庄园内驶出来,渐渐远去,唇角只是轻轻地扬起。

    “冷小野……这个世界上,你已经算是最了解我的人了!”

    ……

    么

    …

第975章 最了解我的人(2)    夜风扬皱着眉,脸上满是意想不到的表情。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司空月冥会把那个潜艇,弄成一个海下观光艇,而不是作战船。

    冷小野沉默了一会儿,看看桌子对面夜风扬的脸色,再次开口。

    “我知道,我这么说你可能有些无法理解。不过,我相信……这个潜艇设计图在司空月冥手里,比在任何人手里都安全。”

    夜风扬轻轻点头,“也许吧,不过……我还是要把他抓到,拿回潜艇设计图。”

    冷小野耸耸肩膀。

    这是夜风扬的职责所在,她没有指手划脚的理由。

    “当然。”夜风扬深吸口气,语气凝重,“我不会让任何人将这个设计,用于战争,我只是想把它物归原主。”

    冷小野微微皱眉,“我想知道,这个潜艇的设计人是谁?”

    拿过放在沙发上的公东方文学网.east330.包,夜风扬拉开拉链,打开里面的电脑,调出一份资料来,送到她面前。

    “是她。”

    电脑屏幕上,是一个很年轻的金发女子,有一对碧蓝色的大眼睛,长得很漂亮,隐约有点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她叫薇儿,是一名科学院的研究员,这个潜艇就是她的设计。”夜风扬叹了口气,“司空月冥拿奔走设计图,杀了她,还带走了她的小女儿黛茜。”

    “黛茜?”冷小野轻声重复着这个名字,“有黛茜的照片吗?”

    当时,在司空月冥的船上,因为一个叫黛茜的小女孩,司空月冥逼着她和他结婚。

    对于这个名字,冷小野绝对是印象深刻。

    那个长像如天使的小女孩,她到现在还能想得她的音容笑貌,还有她穿着裙子时可爱的样子。

    夜风扬伸手移了移鼠标,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向下滚动,出现了一张合影。

    合影里,薇儿怀里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吻她的脸,两个人都是一脸地笑容。

    冷小野一眼就认出,那就是黛茜。

    “我见过她,在司空月冥的船上。”冷小野注视着屏幕上的黛茜,“那是一个像天使一样的小姑娘。”

    想起黛茜倒下的那一瞬,冷小野心中微微一疼。

    她侧目看向夜风扬。

    “你说,司空月冥杀了她的母亲?有人亲眼所见?!”

    “有目击证人证明,当时司空月冥曾经出现在她们的房间,带走了黛茜,现场还有枪声。”

    “不是他干的。”冷小野的语气十分笃定,“虽然我不知道他和黛茜的妈妈是什么关系,但是,我知道,他没有杀死她。否则……黛茜不可能会他这么亲近的。”

    夜风扬略一沉吟,“如果,他欺骗了黛茜呢?”

    “黛茜最大的梦想就是当司空月冥的花童,为了满足他的愿意,司空月冥曾经逼近我和他结婚……”冷小野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收回来,“就算他真得想欺骗黛茜,在他拿过设计图之后,他已经没有这么做的理由,为了一个将死的孩子,做这样的事情……你觉得,他会是杀掉她母亲的凶手吗?”

    “从情感上,你的推断或者是对的。但是……”夜风扬苦笑,“你应该知道,我们需要的是证据,而不是推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