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风扬歉意地向她笑了笑,“我理解他的心情,但是……”

    “我也知道,你们的难处,不过这一次……真得很报歉。”冷小野晃晃手中的牛奶杯,将里面的牛奶喝完,“风扬,其实我是怀孕了,所以耀阳他才会那么大的反应。”

    夜风扬怔了怔,然后就露出欣喜的表情,“恭喜你啊,小野!什么时候知道的?”

    “谢谢,前几天刚知道……”冷小野向他扬起唇角,“是双胞胎。”

    “太好了。”夜风扬一脸喜色,然后脸上的表情重新变成深沉,“我……我真得很报歉,我不知道你的情况……其实,我也不是想利用你……只是这件事情关系很大,如果他将这个设计图卖给哪个国家的军方,或者……恐怖组织的话,后果非常可怕,所以我才来找你的。”

    冷小野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风扬,你不用客气,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我觉得,他不会这么做。”

    司空月冥那个人,她也接触不是一次两次了。

    以她对他的了解,这个人做事非常随心所欲,但是他绝对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

    为了经济利益出卖潜艇的设计图,他是不会屑于做那种事情的。

    她和他一起乘坐过潜艇,那个家伙享受的是在海下的时光,要不然他也不会把潜艇内部改装成一个居室房。

    夜风扬明显对司空月冥没有这样的信任,“万一呢?”

    冷小野耸耸肩膀,“没有万一,这个设计图在他手里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他想卖,他早就卖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就算如此,可是……别人呢,我们可以知道,别人也有可能知道,他不想卖,不代表别人不想要。”夜风扬略一沉吟,“而且……这个设计图本来也不是他的,是他从别人手里抢来的,这是一家科技公司的项目。”

    冷小野抱起胳膊,正色看着他,“风扬,其实我倒有一个问题,你们拿到这个设计图之后,要怎么处理?”

    “这……”夜风扬也犹豫起来,“这是上面的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只是执行命令。”

    “你认为,他们会怎么处理?”

    “也许……毁掉?”

    “这样的先进技术,毁掉?你信吗?”

    夜风扬沉默了一会儿。

    这个问题,其实他自己也想过,但是,他并没有答案。

    上头的命令就是找到司空月冥,拿到那个设计图,并没有说明,要如何处理设计图。

    而他要做的,就是执行命令,完成任务。

    “连你自己也不相信吧?”冷小野笑起来,“风扬,你知道,司空月冥的潜艇是做什么用的吗?”

    夜风扬想了想,“偷袭?”

    冷小野摇头,“不是的,他的潜艇与你想象的完全不同,那上面没有任何武器,里面有起居室、卫生间还有厨房……那完全就是一艘观光潜艇,可以在水下享受安静的时光,两侧全部都是透明的钢化玻璃,坐在里面,可以随时欣赏到海下的美景。鱼群、珊瑚……很美的!”

    …

第973章 蔷薇夜话(3)    夜风扬的脸上露出错愕的神色,“他让你坐他的潜艇,却没有杀你?!”

    他们并不知道,司空月冥已经做出真正的实体潜艇。

    而且,他竟然让冷小野做他的潜艇,这样的事情,不是应该绝对保密吗?

    夜风扬实在有些难以理解。

    “说正题吧。”冷小野耸耸肩膀,没有这个问题上太过深究,“你想和我们合作什么?”

    夜风扬放下杯子,想要开口。

    “我拒绝!”

    在他出声之前,一直沉默的皇甫耀阳却已经吐出三个字来。

    伸手拿过冷小野手中已经空的杯子,他将剩下的牛奶倒进她的杯子,重新放到她手里,异色双瞳带着数分不悦落在夜风扬脸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拒绝与你们合作。”

    “皇甫先生。”夜风扬肃起脸色,“您要明白,这样的设备如果用于战斗来说,将是非常危险的存在,您一定也不希望您的对手可能拥有这样的武器。”

    皇甫耀阳将手中的空杯子放在桌上,“那又怎么样?”

    夜风扬的声音微微高了些,“如果您不希望如此,就应该与我们合作。”

    皇甫耀阳挑眉,反问,“然后呢……让我的妻子为了这件事情去冒险?”

    从夜风扬道出司空月冥这个名字的时候,皇甫耀阳就已经猜到他的想法,是想要利用冷小野来抓捕司空月冥。

    让冷小野做诱饵,去钓司空月冥这条大鱼,他当然不会同意。

    那个家伙有多危险,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此时此刻,皇甫耀阳只恨不得将冷小野,用一个保险箱锁起来才好,他绝不会让他的小野再去涉险

    “我……”夜风扬语塞,“我们会保证她的安全!”

    虽然这么说,他的语气却分明地没有太多的底气。

    “你们?!”皇甫耀阳的语气中有不屑,“第一次,小野帮你们的时候,你们保护她的安全了吗?”

    夜风扬无言以对。

    最初,冷小野帮乔做卧底,调整k的时候,她数次涉险。

    最后在赌船上,还是皇甫耀阳调动军队,才避免了一场危机。

    夜风扬的表情有些尴尬,“我知道,这件事情有一些危险,但是,我们会尽力……”

    “够了!”皇甫耀阳不悦地打断夜风扬的话,“我已经说过,我拒绝。如果夜先生是作为小野的朋友过来做客,我欢迎。如果您是作为一名国际刑警,想要利用我妻子做诱饵来达到你们的目的,请出去!”

    他没有用滚,已经算是客气。

    要不是看在冷小野的面子上,皇甫耀阳早让人把夜风扬扔出去了。

    “耀阳!”冷小野伸手握住他的手掌,“你上楼休息一会儿,我和风扬单独说两句话。”

    皇甫耀阳皱眉。

    “上楼等我一会儿,我很快上来。”冷小野晃晃他的胳膊,“听话,好不好?”

    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皇甫耀阳不悦地看了夜风扬一眼,转身走出小会客厅。

    “对不起啊,风扬。”冷小野笑着看向对面的夜风扬,“他的性子有点急。”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