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尽管如此,依旧可以看到,他的手指上,有几根明显的小刺。

    捏住他的手指看了看,注意到上面的小刺,她纤眉皱起。

    “怎么弄的?”

    “没事,不疼。”

    “我问你怎么弄的?”

    “是……我怕扎到你,然后处理了一下花上的刺。”

    害怕花给她的时候扎到手,手头又没有什么工具,他只好用手把上面的刺处理掉,手指上也被扎到了刺。

    “坐下。”

    女大公拍拍床。

    他不肯,只是席地而坐,“我身上湿,就坐在地上吧。”

    公开他的手掌,女大公爬到床的另一侧,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一个小工具箱,取出镊子和创可贴。

    重新坐来,她小心地捏住他的手掌,用镊子拨掉他手指上扎着的刺,然后认真地贴上创可贴。

    对于皇甫傲来说,这样的疼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他很享受她这样的温柔。

    记得那时候,她是这样帮他细心地处理伤口,手臂上一处小小的划伤,也是认真地用纱布包扎。

    女大公为他处理手上的刺,皇甫傲就抬起脸看着她。

    她其实一点也不显老,所谓的皱纹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她的眼睛还是那么漂亮,还有嘴唇……

    目光落在她嘴唇上的时候,他不自觉地想起那终生难忘的一晚。

    那天,是她主动吻他,他明明知道,后面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地要了她。

    “好了。”

    女大公帮他把最后一根手指也处理好,一抬眸,正好看到他看着她的样子。

    四止相对,她的心突然急急地跳了一下。

    如初恋的小女孩一样,她有些慌乱地移开目光。

    “我……我帮你找件衣服,你……你去洗个澡吧。”

    她揭被下床,鞋也没穿就要走向衣柜。

    “coco!”

    皇甫傲抬手拉住她的手掌,手指相触,二个人的掌心都是一麻。

    他忙着放开她,“你……没穿鞋。”

    “哦……”

    她坐回床上,伸脚想要去高跟鞋,他却已经伸过手掌,帮她把放在床头柜下面小鞋架上的拖鞋拿过来,送到她脚边。

    “谢谢。”

    她忙着道谢,穿上鞋站直身,走到衣柜边。

    柜子里都是女人的衣服,她翻了好一阵,也没有找到他能穿的。

    “我去帮你找一件衣服来,我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女大公将手中拿出来的浴室送到他手上,抬手一指浴室,“那里是浴室。”

    “我……我还是去客房吧。”皇甫傲怕她生气,忙着又加上一句,“我……太脏了。”

    身上又是雨水又是泥的,他实在不好意思用她的浴室。

    “呃……那……好吧。我带你去客房。”女大公将他带到对面的一间客房,“我去帮你找套衣服。”

    她转身离开,皇甫傲看看手中的白色浴巾,走进客房的浴室。

    女大公很快就捧了一件从保镖那里借来的一套男式运动装回来,放在他的床|上,又走过去敲了敲门。

    “衣服放在床上了,是保镖新买的,不知道合不合适,我……我到餐厅等你,你洗完澡直接下来吃饭吧?”

    …

第968章 刚谈恋爱的小女孩(1)    毕竟,他们接触的时间不多,爱情来得太早,二人又分开得太快,跟本没有来得及了解对方。

    就好像他们初识的时候,他也从来未曾向她解释什么,只是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站在她面前,替她挡住了本该射向她的子弹。

    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让她动了心。

    那天晚上,她主动吻他,二个人有了最亲密的接触。

    第二天一早,他就向她求婚,说要对她负责。

    二个人一身泥水地找到最近的一家小教堂,进行婚礼,她送给他父亲送她的成人礼戒指,他身上只有一把匕首做作回礼。

    签婚礼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的时候,他却犹豫着不肯签字。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年轻,她冲动,他寡言,才一时错过。

    后来,她看着皇甫耀阳一天一天地长起来,才渐渐地开始明白那个男人。

    后来女大公也曾经无数次地后悔,没有听他的解释,想要知道,他的解释是什么。

    只是可惜,一切都晚了。

    因为他已经“死了”。

    现在,看着眼前这个久违的男人,女大公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皇甫……你……你真得还爱我吗?”

    从相识到分离,他们只认识了不足一个月的二十多天,却一分开就是二十多年。

    那时,她刚刚十八岁,正是生命中最灿烂的年纪。

    可是现在,她四十二岁,眼角都已经长出皱纹来了。

    皇甫傲在她床侧蹲下,抬着脸看着她的样子。

    “coco,你还和那时候一样。”

    “怎么可能。”她抬手摸摸脸,“我都长皱纹了。”

    她的语气中,有些惆怅。

    “是真的,你一点没变。”皇甫傲伸过手掌,颤抖着抚上她的脸,“你还是那么美。”

    还记得,他当时腿上受伤,一路奔逃在陌生的土地上。

    逃了一天一夜,整个人都已经接受虚脱,当他从树林里冲出来,一眼就看到她。

    在那个阴雨的初夏,她站在一大片开得灿烂的蔷薇花前。

    “我记得,你穿了一件水蓝色的长裙子,裙摆很大……金发上随意地束着一只手帕,手帕也是水蓝色的。那天天气很阴沉,还下着小雨……有风,你的长发和裙摆都在风中飘扬着。一对湛蓝色的眼睛看着我,干净得好像我在高原上见过的湖泊一样……”皇甫傲用指腹轻轻地抚着她的脸,“coco……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多少次午夜梦回,他无数次地回忆那一幕。

    那是他二十一年的生命中,见过的最美风景。

    女大公的脸颊有点热,“你……你以前都没有说过。”

    他的指尖上,有什么异物,划过她的脸,女大公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

    “对……对不起。”

    皇甫傲慌乱地将手掌缩回来。

    女大公想要去抓他的手,没抓住。

    “把手给我。”

    她向他摊着手掌。

    他犹豫了一下,把手掌伸过来,女大公立刻就抓住他的手。

    多年摸枪,出生入死,他的手上有一层薄茧,掌心粗糙。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