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她死了。”皇甫傲低声道。

    “她死了?”女大公无力地笑,“那又怎么样,她死了就能抹杀你们结婚的事实吗?”

    “我们没有结婚,没有领过结婚证明,我们住在一起三年多,我……我从来没有碰过她一下。”皇甫傲注视着她的脸,“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真的,我从来没有违背我在教堂里说过的誓言!我知道,之前我对你说过谎,虽然我是工作,可是对你依旧是欺骗……对不起!可是,有一件事情,我从来没有骗过你。”

    皇甫傲缓步走到她面前。

    “我爱你……自始,至终!”

    伸过手掌,将花小心地送到她的手里,皇甫傲深深地吸了口气,吃力地松开握着她手腕的手指。

    “对不起,coco,我……我以后……都……都不会……再打扰你了……再见!”

    后退一步,皇甫傲缓缓转身,那个戎马多年,泰山压顶也不会变色的男人。

    一脸地颓废。

    四周,众人都是皱着眉,谁也没有开口。

    “你给我站住!”

    女大公怒吼地追出来,抓住他的衬衫,将手中的蔷薇花重重地在他身上砸着,边哭边骂。

    “你不是说不管遇到什么挫折,都不会放弃我的吗……你就是骗子……你当初为什么不去找我……你知不知道,我当时看着你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如果不是king,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继续下去……

    你知道我决定和别的男人订婚是什么心情吗,我想我还不如死了……混蛋……我恨你,我就是恨你……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来……

    我们发过誓的,你认为我真得会背叛你吗……我都是为了你的孩子,混蛋……

    二十年多啊,知道我现在多少岁了吗,我四十二岁了……我都老了……你种那些蔷薇花不送给我,有什么用……

    你知不知道king因为你受了多少委屈,你这个混蛋……混蛋……”

    二十余年来积累起来的委屈、愤怒、埋怨……

    今天,她也是尽情地发泻着。

    蔷薇花击在皇甫傲的背上,花瓣掉落,叶片飞扬。

    皇甫傲站在原地,任她打骂。

    发泻了一通,女大公的身子疲惫地晃了晃,抓着他的手指无力松脱,人就向地板跌坐过去。

    “coco?!”

    众人惊呼出声。

    皇甫傲慌乱地转过身,忙着伸臂拥住她,“coco!”

    “混蛋……”女大公在他怀里气骂出声,人却拥过手臂抱住他,“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

    “对不起!”

    拥着她,他哽咽着道歉。

    “混蛋!”女大公气愤地在他的肩背上捶打着,“混蛋……”

    她身份特殊,为了养活孩子,她需要钱,离开王宫,一个怀着孕的女人如何生存?

    如果她留在王宫,一旦事情败露,这个孩子还未出生就会背负上私生子的命运……那样对king太不公平,她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

    皇甫傲没有说话,只是任由她发泻,他只是拥着她,支撑着她疲惫的身体。

    …

第967章 我爱你……自始,至终(3)    女大公累了,也倦了。

    动作渐渐地平静下来,哭声也小了下去,咒骂也一点点地小下去……

    靠在他的身上,她抓着他湿漉漉的衬衣,无声地掉着眼泪。

    冷小野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相拥的样子,也是眼圈红红的,掉了不少眼泪。

    皇甫耀阳紧抿着唇,呼吸显得很粗重,看到她脸上的眼泪,他忙着伸过手掌,帮她擦了擦。

    冷小野回过神来,抱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往门外走。

    朱蒂也是抹抹脸,向一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地丽萨挥挥手。

    几个人退出客厅,悄悄离开,几个佣人也是知趣地或是退进厨房,或是到其他的房间。

    等到女大公哭累了,从皇甫傲怀里直起身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大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伸过手指,帮她擦了擦脸,皇甫傲小声开口。

    “我送你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吧?”

    “好。”

    女大公哑着嗓子应了一声,向前迈了一步,她脚下一软,差点跌倒。

    这几天,她都没有正经吃饭,刚才这一通发泻也是费了不少心力,这会儿整个人都已经处于虚脱的状态。

    皇甫傲伸手扶住她,不等她反应,已经伸过另一臂到她的膝弯下,将她抱了起来。

    她的身体很轻,明明很高挑的人,却并没有太多的体重。

    抱在怀里,能清楚地感觉到她的骨头。

    “你又瘦了。”

    他的语气里,有明显的心疼。

    女大公将脸靠在他的胸口上,没说话。

    他的衬衫湿漉漉的,胸口却依旧很温暖,男人的胸膛结实而宽阔,让人安心。

    多少次做梦,梦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却只有湿湿的枕头。

    将她抱到自己的卧室前,皇甫傲小心地推开门,将她抱进来,放到床|上。

    “你……你怎么知道的?”

    女大公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皇甫傲帮她脱掉鞋子,拉过薄被来盖到她身上,“知道什么?”

    “你怎么知道,这间是我的卧室?!”

    他可是第一次到她家,楼上的卧室一共有四间,他竟然不用问,就知道这是她的主卧?

    “我……”皇甫傲目光里闪过一抹异色,“我……我来过。”

    “你来过?”女大公越发惊讶,“什么时候?!”

    皇甫傲有些局促地站在她的床侧,“就是……前几天……”

    撑臂坐起身,女大公抬着蓝眸,审视地看着他的眼睛和表情,“那……那天晚上是你,是你救我的?”

    皇甫傲轻轻点头。

    女大公皱着眉,他救了她还不肯见她?

    “对不起。”

    “谁让你说对不起的?”女大公再次气吼,“对不起对不起……你就不会说点别的吗?”

    “我……对不起。”

    “你?!”女大公张了张嘴,想要骂他,却没有骂出来,只是声音一软,“你……还和以前一样,有什么事情,都是闷在心里,从来不肯告诉我。”

    “coco……”皇甫傲急急开口,“不是的,我不是故意想瞒你……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我……”

    他一向不是多话的人,也不喜欢多话,很多时候,他宁可去做,而不是去说。

    女大公看着他有些窘迫的样子,又是无奈又是气愤还有点心疼。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