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反正有他在,去哪也不怕。

    直升机很快就驶出首都,飞到海面上,一直向着大海的深处飞去。

    飞行飞稳之后,皇甫耀阳站起身,站到冷小野面前,“累了吧,我帮你把王冠拿下来。”

    “快点快点!”冷小野立刻就将插起身子,凑到他面前,“这个王冠……真得好重。”

    王冠是纯金镶嵌着宝石,戴上去很有重量,冷小野的小脖子挺着一天,早就累了。

    以前总听说什么“未承王冠,必承其重”之类的,这一次,她算是真真正正地体会到这句话的意义。

    皇甫耀阳帮她取下王冠,她立刻就左右动动脖子。

    “啊……轻松多了,戴这个戴得我脖子都酸了。”

    他轻扬唇角,将王冠交给飞机上准备好的盒子里收起来,手就伸过来将她拉过到靠到自己手上,轻轻帮她按揉后颈。

    “这样好点吗?”

    “好舒服!”

    冷小野享受地往他腿上一趴,人就闭上眼睛,惬意地享受起来。

    飞机继续前行,后颈上他的手指不轻不重地在她按揉着,她打个哈欠,人都快要睡着了。

    这时,皇甫耀阳停下手指,轻轻地拍拍她的背。

    “小野,我们到了。”

    冷小野直起身子,转脸看向机窗外,一眼看去,顿时惊讶地张开小嘴。

    “哇,好美!”

    视线及处,是一个圆形的小岛。

    小岛四周蔚蓝的海水被夕阳洒上一片金色的光斑,闪烁着漂亮的波光。

    外围一侧是弯月型的雪白沙滩,另一侧则是耸立的矮崖,崖下波涛披岸。

    中间微微起伏的岛面上,种植着绿油油的树木,一片绿色中,有一座白色为主色的别墅群。

    夕阳下,白色的屋脊都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粉一样。

    高大的白色风车不仅可以提醒充足的电力,还为整个小岛增添了几分风情。

    眼前的小岛,仿佛一颗瑰丽的珍珠镶嵌在万里碧波之中。

    “这个……就是你之前提过的小岛吗?”她欣喜地转过脸,询问。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就是这里,接下来的一周,我不会工作,好好陪你一个星期。”

    冷小野兴奋地凑过来,在他脸上吻了一计,“老公万岁!”

    机身微微一晃,她也跟着一晃。

    “先坐下吧!”皇甫耀阳笑着拥住她的腰身,“飞机要降落了。”

    飞机降落在沙滩附近的草地上,皇甫耀阳将冷小野扶下飞机,退开数步,向飞行员轻轻挥手。

    飞行员立刻就重新启动飞机,飞离小岛。

    冷小野立刻就甩掉脚上的高跟鞋,踩上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软软沙滩。

    “我的天,我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今天从早上睁开眼睛开始,她就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生怕自己举手投足会有失礼失态之处,微笑得脸都要僵掉了。

    提起礼服裙的裙摆,她迈步走上沙滩,一直踩到暖暖的海水里。

    转脸去看皇甫耀阳,只见他已经脱掉身上的外套丢在沙滩上。

    “老公,快过来!”

    冷小野笑着向他招招手,皇甫耀阳脱掉鞋袜,走到她身侧。

    赤着脚玩了一会儿水,她向往地看看海水。

    “好想……下去游一会儿!”

    …

第1106章 旷世一吻(5)    当然,为了保持优雅的吃相,她还是很淑女地挺着后背,用刀叉一点点地剔着盘子里的鱼骨。

    刚刚开了一个头,皇甫耀阳已经将手伸过来,端走她的盘子,将自己剔好的鱼肉送过来。

    “谢谢。”

    冷小野侧脸向他一笑,不客气地开吃,皇甫耀阳就仔细地用刀叉帮她剔鱼骨。

    不远处,沈宁看着二人的样子,只是轻笑。

    “羡慕嫉妒恨吧?”冷小邪在一旁打趣。

    沈宁收回目光,用叉子轻轻一剥,就将整条鱼骨完整地剔出来。

    “像本人这样的外科医生,还用得着别人帮忙吗?”

    冷小邪扫一眼她盘子边那条,干净得不带半点鱼肉的骨头,轻轻摇头。

    “我告诉你,做女人就要像小野那样,扮得了少女,演得了女王,像您这种……你小心嫁不出去!”

    沈宁不以为然地叉起一块鱼肉,“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本人不需要男人。”

    冷小邪耸耸肩膀,“不听小邪言,吃亏在眼前……你等着当圣斗士吧!”

    沈宁咽下嘴里的鱼肉,“圣斗士算什么,本人是雅典娜。”

    午宴进行了很长的时间,最后又要送宾客们离开,等到所有事情都忙完的时候,已经是接受黄昏时分。

    其他宾客们都已经离开,冷子锐和许夏、皇甫傲、沈宁等人却依旧没有走。

    侍者收起桌椅,大家一起坐下,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亲自将老国王扶过来,所有人一起拍了一张合影。

    年轻人们爱闹,又拍了几张合影和搞怪照片。

    这时候,老管家就走过来,轻声提醒皇甫耀阳,直升机已经备好。

    “我们去哪儿?”冷小野好奇地询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皇甫耀阳向她莫测地一笑,扶着她的胳膊将她引到众人身侧,与大家告别。

    众人纷纷走过来,与冷小野拥抱告别。

    最后走上前来与二人告别的是冷子锐和许夏,原定他们要在这里多留几天,只是因为营队里临时有急,冷子锐不得不提前离开。

    冷小野听说二人明天就要走,难免不舍,“明天就要走,这也太急了吧?”

    “队里有一些紧急的事情,我们明天一早就走。”冷子锐笑着捏捏她的小脸,“没关系啦,过几天春节,你和耀阳一起过去北京过春节,就能见到爸爸了。”

    “恩。”冷小野只好点头。

    冷子锐是身不由己,这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们好好玩你们的,明天有你皇甫伯伯送我们就行了,等我们回北京再给你打电话。”冷子锐安慰女儿一句,人就转脸看向皇甫耀阳,“耀阳,我们……春节再见。”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爸爸,再见。”

    “好。”冷子锐笑着伸过手臂,拥住他的肩膀,“能有你这样的女婿,是我的荣幸。”

    他笑着收回手掌,立刻就转脸看向许夏,“快点啊……给咱新儿子的红包,快拿出来!”

    许夏从手里取出一张卡来,送到皇甫耀阳面前,“这个卡的密码是小野的生日,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准备去哪度蜜月,这个就算是我和你爸爸给你们两个的零花钱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