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为了保持优雅的吃相,她还是很淑女地挺着后背,用刀叉一点点地剔着盘子里的鱼骨。

    刚刚开了一个头,皇甫耀阳已经将手伸过来,端走她的盘子,将自己剔好的鱼肉送过来。

    “谢谢。”

    冷小野侧脸向他一笑,不客气地开吃,皇甫耀阳就仔细地用刀叉帮她剔鱼骨。

    不远处,沈宁看着二人的样子,只是轻笑。

    “羡慕嫉妒恨吧?”冷小邪在一旁打趣。

    沈宁收回目光,用叉子轻轻一剥,就将整条鱼骨完整地剔出来。

    “像本人这样的外科医生,还用得着别人帮忙吗?”

    冷小邪扫一眼她盘子边那条,干净得不带半点鱼肉的骨头,轻轻摇头。

    “我告诉你,做女人就要像小野那样,扮得了少女,演得了女王,像您这种……你小心嫁不出去!”

    沈宁不以为然地叉起一块鱼肉,“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本人不需要男人。”

    冷小邪耸耸肩膀,“不听小邪言,吃亏在眼前……你等着当圣斗士吧!”

    沈宁咽下嘴里的鱼肉,“圣斗士算什么,本人是雅典娜。”

    午宴进行了很长的时间,最后又要送宾客们离开,等到所有事情都忙完的时候,已经是接受黄昏时分。

    其他宾客们都已经离开,冷子锐和许夏、皇甫傲、沈宁等人却依旧没有走。

    侍者收起桌椅,大家一起坐下,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亲自将老国王扶过来,所有人一起拍了一张合影。

    年轻人们爱闹,又拍了几张合影和搞怪照片。

    这时候,老管家就走过来,轻声提醒皇甫耀阳,直升机已经备好。

    “我们去哪儿?”冷小野好奇地询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皇甫耀阳向她莫测地一笑,扶着她的胳膊将她引到众人身侧,与大家告别。

    众人纷纷走过来,与冷小野拥抱告别。

    最后走上前来与二人告别的是冷子锐和许夏,原定他们要在这里多留几天,只是因为营队里临时有急,冷子锐不得不提前离开。

    冷小野听说二人明天就要走,难免不舍,“明天就要走,这也太急了吧?”

    “队里有一些紧急的事情,我们明天一早就走。”冷子锐笑着捏捏她的小脸,“没关系啦,过几天春节,你和耀阳一起过去北京过春节,就能见到爸爸了。”

    “恩。”冷小野只好点头。

    冷子锐是身不由己,这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们好好玩你们的,明天有你皇甫伯伯送我们就行了,等我们回北京再给你打电话。”冷子锐安慰女儿一句,人就转脸看向皇甫耀阳,“耀阳,我们……春节再见。”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爸爸,再见。”

    “好。”冷子锐笑着伸过手臂,拥住他的肩膀,“能有你这样的女婿,是我的荣幸。”

    他笑着收回手掌,立刻就转脸看向许夏,“快点啊……给咱新儿子的红包,快拿出来!”

    许夏从手里取出一张卡来,送到皇甫耀阳面前,“这个卡的密码是小野的生日,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准备去哪度蜜月,这个就算是我和你爸爸给你们两个的零花钱吧!”

    …

第1105章 旷世一吻(4)    看着她微扬的唇角,皇甫耀阳再次将她拉到怀里,侧脸吻向她。

    刚才在阳台上的吻,都是比较节制的轻吻,这样的吻跟本就是吊心胃口的诱|惑,无法让人满足。

    拥着她,细细地吻着,一直到将她的口红都吻得斑驳,他才气喘吁吁地将她放开。

    “我去找工作人员帮你补补妆!”

    “老公!”冷小野伸手拉住他,抬脸凑到他的耳侧,“晚上……我有惊喜给你。”

    皇甫耀阳轻轻挑眉,门已经被人敲响。

    “小野。”沈宁的声音传进来,“该去参加午宴了。”

    冷小野忙着松开她,“小宁,进来吧。”

    沈宁迈步走进来,她也同样换了衣服,身上不再是那件白色伴娘礼服,而是换了一套简洁的米色礼服裙。

    看到她,冷小野立刻走过来,“快,帮我补补妆。”

    沈宁将她引到镜前,帮她补了补被皇甫耀阳吻花的口红,人就轻笑出声,在她耳边小声说道,“这么等着就想洞房花烛了?”

    “去你的!”冷小野白她一眼。

    沈宁帮她补了妆,皇甫耀阳又走过来,帮她整理了一下裙摆,微微地正了正她头上的王冠。

    与白色婚纱不同,这一件午宴礼服,是一条金色的长裙,裙衣上用手缝珍珠绣成的图纹,别致大气。

    皇甫耀阳身上则是一件白色的礼服外套,金色绶带上挂着他耀阳的军章。

    冷小野提提裙子,“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退后两步,打量一眼二人,沈宁抬起右手,做个ok的手势。

    “完美无缺。”

    二人这才走出门来,下楼到大厅中参加午宴。

    作为今天的主角,两个人一出现,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都是转过身来,向着二人露出微笑。

    皇甫耀阳向众人轻轻点头,小心地扶着冷小野走上主席台。

    “感谢上帝,感谢所有为我们带来诸位的各位,我很荣幸……”皇甫耀阳侧眸看了一眼身边的冷小野,“今天,终于娶小野为妻,在这里,要特别地感谢小野的父亲,还有特意从北京赶过来参加婚宴的亲朋好友,谢谢你们放心地把小野交给我,并且见证这神圣的结合。”

    没有长篇大论,没有没用的客套,皇甫耀阳只是说了这几句,就结束了发言。

    所有人,一起鼓掌。

    侍者送上香槟酒,他一手持着香槟,一手牵着冷小野走到台上,然后二人一起将香槟酒倒满所有的杯子。

    捧一杯酒交给冷小野,皇甫耀阳自己拿过一杯。

    侍者就走上前来,将剩下的香槟酒分发给在场所有的宾客。

    牵着她的手掌一起,走上主席台,坐到大厅中安排好的长桌边,老国王身侧,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一起举杯,敬向来宾。

    所有人一起干杯,喝下这杯庆祝的香槟之后,主教大人亲口进行祷告。

    然后,午宴正式开始。

    因为早上只是吃了一点简单的早餐,这一个上午的活动下来,那点早餐早已经消化,更何况她还是怀着孕的人,冷小野亦是早已经饿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