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天早上,众人才返回市区。

    皇甫耀阳就带着冷小野一起与冷子锐等人回到冷家别墅,乔和夜风扬亦已经从非洲赶回来赶到冷家别墅。

    夜风扬就冷小野询问当时的具体情况。

    冷小野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将整个事情的经历都讲了一遍。

    众人听到司空月冥救她冲入河道一节,都是目有异色。

    最后,冷小野抬起脸,看向沙发对面的夜风扬。

    “我问过他,他说……黛茜的母亲不是他杀的,我觉得,他没有说谎。”

    夜风扬点点头,拿过笔让她在口供上签上名字。

    乔放下手中的茶杯,“我们这些天也查到一些线索,尤里博士曾经与数个国家联系过,从眼下的情况看,黛茜的母亲极有可能是他派人杀害的,就是为了拿到这个设计图。”

    眼下,尤里博士已死,司空月冥失踪,再也没有知情者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相也好,实情也罢,只能留给活着人来推断与猜测。

    “那……那个设计图,你们准备怎么办?”冷小野正色问。

    乔轻扬唇角,“我们已经开过电话会议,决定将这个设计图的专利技术卖给几家船泊开发公司,得到的费用会用黛西的名字建立一个基金会,帮助像她一样患呼吸系统癌症低龄儿童,具体的资金会由联合国红十字基金会监管。”

    “太好了。”

    冷小野点点头,心中最后的忧虑也终于散开。

    这个东西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不能成为某人或者某个组织的秘密,一旦专利公开,那也就失去它的威胁性。

    这样可以让这个设计物尽其用,收益用于公益事业,也算是给了黛茜和她的母亲一个交代。

    冷子锐站起身来,“这件事情也算是尘埃落定,乔、风扬……你们两个中午不如留下来吃饭吧?”

    “我倒是很想的,不过上头催得紧,我还要赶回去写报告,你也知道的,这些事情比中弹还让人头疼。”乔站起身来,伸手与冷子锐握了握,“等小野的婚礼吧,到时候,咱们两个好好喝一杯。”

    “好。”冷子锐笑着答应。

    众人一起起身,送二人离开。

    夜风扬下了台阶,又停下来,看向台阶上的冷小野和皇甫耀阳。

    “小野,耀阳……报歉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

    皇甫耀阳不置可否,冷小野就在台阶上扬起唇角,“你也是职责所在,不要太自责了……记得,要去参加我的婚礼哟!”

    “一定!”

    夜风扬正色点头,与乔一起上车离开。

    众人重新回到客厅,一直沉默的皇甫耀阳,这才开口。

    “明天,我要带小野回国准备婚礼的事情,婚礼之前,我会发请柬过来,邀请你们去参加。”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转过来,落在女大公身上,“您难得休个假,就先留在北京吧,到时候,和冷叔叔、夏姨,还有……皇甫将军一起过去。”

    一句皇甫将军,足够让皇甫傲好一阵情绪激动。

    …

第1087章 礼物(1)    冷子锐当然不是真得在意什么红包,只不过,皇甫傲与皇甫耀阳之间还没有理清楚,这个时候让皇甫耀阳改口,只怕有点为难这孩子。

    到时候,冷小野如何称呼皇甫傲,还是有点尴尬,万一弄不好,只会让大家都不舒服。

    冷小野也猜到父亲的担心,放下手中的小狮子,捧起酒杯,“反正都是一家子,叫什么不是叫啊!来,我和耀阳先敬大家一杯!”

    “对对对,大家先喝一杯吧!”皇甫傲也在一旁开口,“叫什么都一样,都是一家人。”

    女大公侧眸看看他的表情,再看看儿子,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自家儿子的个性她很清楚,想要让他认同皇甫傲这个父亲,只怕很难。

    几个人都是心中清楚,却谁也没有点破。

    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地喝酒、聊天……这段饭一直吃到午后三点。

    难得这么多朋友聚在一起,冷子锐干脆安排大家入住,一起留下来吃晚饭。

    因为沈宁的爸爸沈一舟还有一个手术,所以不能留下,其他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务,就全部留在夏宫。

    冷小野回房间睡了一个午觉起来,见皇甫耀阳正在电脑前看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她没有打扰他,披到衣服到外面透气。

    刚一走出门廊,就见皇甫傲正在不远处的回廊里来回踱步。

    “皇甫伯伯!”她笑着迎过去,“您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皇甫傲笑着向她走过来,从身上取出一个盒子,送到她手里,“这个是伯伯送给你们的订婚礼物,刚才人太多,我也没有来得及交给你们。”

    “谢谢伯伯!”冷小野双手接到手里,“耀阳他……他就是有点固执。”

    她和皇甫耀阳住得是一个单独的别院,皇甫傲和女大公的房间在另外的院子,他在这里散步,明显是在等她。

    “我知道。”皇甫傲语气很轻松,脸上满是宽容的笑意,“他能这样对我,我已经很满足了,你们结婚的事情,我也认真想过,以后……你还是叫我皇甫伯伯吧,别让他太为难了。”

    他并没有尽过当父亲的责任,当然也不能奢望皇甫耀阳认同他这个父亲。

    一个孩子,没有父亲的陪伴,成长之中肯定会有缺失。

    他欠这个孩子太多,又如何能要求他认同?

    冷小野捧着那个礼盒,她知道,手中这一份并不仅仅是一份礼物,还是一个父亲对孩子沉甸甸的爱与包容。

    皇甫傲温和地向她扬扬唇角,“外面冷,回房间去吧,别感冒了……哦,对了……这件事情,就别告诉他了,反正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好。”冷小野笑应。

    “那我先回去了,我们晚上再见。”

    皇甫傲转身走出院门。

    回廊转角处,一直站在走廊转角的皇甫耀阳,手中提着一个披肩走出来,将披肩披到冷小野肩上。

    冷小野转过身,向他扬起脸,“工作完了?”

    皇甫耀阳向她手中的盒子扬扬下巴,“盒子里是什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