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伯伯送来的一个礼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冷小野垂脸看看手中的盒子,“走吧,我们一起回房间看看。”

    皇甫耀阳看看她手中的盒子,没有说什么,只是和她一起走向房间。

    二人一起走进房间的时候,冷小野还在感叹。

    “今天拆礼物都要拆到手软了,等我们结婚的时候,礼物是不是还会更多?”

    “按照惯例,各国都会送礼物,还有一些各大服装、首饰品牌之类的应该也会送礼物过来。”

    冷小野坏笑,“那我不是发财了?”

    他轻笑出声,“现在不怕礼物拆到手软了?”

    “反正有你帮忙吗!”冷小野将手中的礼盒送到他手里,“那……这个就交给你了!”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生命中第一份来自父亲的礼物,她想……让他亲自拆。

    将那个包着深蓝色包装纸的盒子放到桌上,皇甫耀阳伸手拉开上面系着的丝带。

    丝带散开,皇甫耀阳伸过手掌,打开外面的包装纸,翻开盒盖。

    冷小野心中也好奇,皇甫傲会送他们什么礼物,探着头看过来。

    盒子里,并不是什么贵重或者稀有之物,而是一张dvd。

    “findingnemo(即,海底总动员)?!”

    看清那张dvd封面,冷小野一脸诧异地道出片名。

    这个答案,实在是出乎意料。

    皇甫傲竟然送了他们两个一张dvd,而且还是一部已经出品很多年的动画电影。

    这个太奇怪了吧?

    看到这张dvd,皇甫耀阳也是怔了一下,然后他轻轻挑眉。

    “无聊!”

    虽然他并没有太表现出来,冷小野还是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一点什么。

    皇甫傲不可能没有理由地送这样一张dvd,这个电影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公爵先生,您的电话。”

    老管家将手机送过来,皇甫耀阳接过手机去听电话,冷小野就拿起那张dvd,向老管家询问,“威尔,这个电影……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老管家拿过她手中的dvd看了看,悄悄地看看不远处的皇甫耀阳,立刻就压低声音对冷小野说道,“不要让公爵先生看到这个,他……讨厌这部电影。”

    “为什么?”

    “您应该看过这部电影吧?”老管家轻吸口气,“他讨厌这个剧情。”

    接过老管家手中的cd,冷小野的视线落在dvd封面上那一对小丑鱼父子,突然有些明白过来。

    《海底总动员》这部电影,讲得就是一个原本有些懦弱的小丑鱼父亲,寻找被抓走的儿子的故事。

    皇甫傲特意送了这张dvd,大概就是想要让皇甫耀阳明白,他对于这个儿子的在意。

    看看走到窗边接电话的皇甫耀阳,冷小野轻轻摇头,将皇甫傲送来的那张dvd收进抽屉。

    当天晚上,一众人等又在夏宫一起吃了晚饭。

    大家也是很久没有这样一起聚过餐,都显得很兴奋。

    晚饭之后,大家一起看了酒店安排的艺术表演,又到酒吧里玩了好一会儿,一直到深夜,才尽兴而归。

    ?

    …

第1085章 对女人还是很感兴趣的(4)    坐在他身边的沈宁轻轻点头,“是啊……小野真幸福,遇到这样的好男人。”

    “别急。”冷小邪收回手臂,靠到椅背上,“以后你也会遇到的。”

    沈宁轻笑出声,“那就借你吉言了。”

    从主席台上收回目光,冷小邪侧脸看向沈宁,“那天晚上,没吓到吧?”

    因为不想让他担心,冷子锐和许夏并没有将冷小野出事的事情告诉他,这也是今天他过来参加婚宴的时候才知道。

    知道他是指司空月冥劫持她的事情,沈宁轻轻摇头,“我哪有那么胆小?”

    冷小邪一笑,“说得也是,像你这种每天解剖死人的家伙,估计也不怕活人了。”

    沈宁白眼,“人家小野当妹妹的都已经有主儿了,你这个当大哥的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冷小邪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你都没有男朋友,我急什么?”

    沈宁比冷小邪和冷小野还要大上半岁,故此,冷小邪才会如此揶揄。

    “姐姐我这不是替你担心吗?”沈宁一笑,“你说……你们队里全是男人,时间长了,你的性取向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这个您完全不用担心。”冷小邪向她坏坏地一呲牙,“除了你这个男人婆之外,我对女人还是很感兴趣的。”

    沈宁也不生气,“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就和姐姐说,姐姐心理学学得还是不错的,可以帮你正确引导。”

    “打住!”冷小邪做一个暂停的手势,“您那套还是留着忽悠那些未成年少男去吧,我怕您把我带沟里去。”

    许夏转过脸,“小邪,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

    “妈,不是我,是……小宁……”

    许夏瞪眼,“小宁什么小宁,小宁比你乖多了。”

    沈宁就在一旁得意地笑。

    冷小邪耸耸肩膀,“好好好,我好男不和女斗,我让着你们这些无知少女。”

    许夏眯眸,“你说谁是无知少女啊?”

    冷小邪忙着拍老妈马屁,“我的意思是说……您年轻啊,像少女一样年轻。”

    “少来,我就算是少女也没有那么无知。”许夏又瞪了他一眼,才将脸转到一边。

    沈宁一旁轻笑。

    冷小邪轻轻摇头,人就感叹出声。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本人以后还是不娶老婆为妙。”

    “你不娶老婆,谁给你们冷家传宗接代呀?”沈宁笑问。

    “不是还有小野吗?”冷小邪呲牙,“反正小野一次生两,一个姓皇甫,一个姓冷,正好!”

    这时,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已经下台走过来,听到他的声音,她笑着走过来。

    皇甫耀阳帮她拉开椅子,冷小野坐到椅子上,“你们两个,又说我什么呢?!”

    “没什么。”冷小邪素起脸色,从军装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来,送到她手里,“那……送给你和耀阳的。”

    手中的信封硬硬的,冷小野疑惑地看向自家哥哥,“什么东西呀?”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冷小邪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