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坐在他身边的沈宁轻轻点头,“是啊……小野真幸福,遇到这样的好男人。”

    “别急。”冷小邪收回手臂,靠到椅背上,“以后你也会遇到的。”

    沈宁轻笑出声,“那就借你吉言了。”

    从主席台上收回目光,冷小邪侧脸看向沈宁,“那天晚上,没吓到吧?”

    因为不想让他担心,冷子锐和许夏并没有将冷小野出事的事情告诉他,这也是今天他过来参加婚宴的时候才知道。

    知道他是指司空月冥劫持她的事情,沈宁轻轻摇头,“我哪有那么胆小?”

    冷小邪一笑,“说得也是,像你这种每天解剖死人的家伙,估计也不怕活人了。”

    沈宁白眼,“人家小野当妹妹的都已经有主儿了,你这个当大哥的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冷小邪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你都没有男朋友,我急什么?”

    沈宁比冷小邪和冷小野还要大上半岁,故此,冷小邪才会如此揶揄。

    “姐姐我这不是替你担心吗?”沈宁一笑,“你说……你们队里全是男人,时间长了,你的性取向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这个您完全不用担心。”冷小邪向她坏坏地一呲牙,“除了你这个男人婆之外,我对女人还是很感兴趣的。”

    沈宁也不生气,“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就和姐姐说,姐姐心理学学得还是不错的,可以帮你正确引导。”

    “打住!”冷小邪做一个暂停的手势,“您那套还是留着忽悠那些未成年少男去吧,我怕您把我带沟里去。”

    许夏转过脸,“小邪,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

    “妈,不是我,是……小宁……”

    许夏瞪眼,“小宁什么小宁,小宁比你乖多了。”

    沈宁就在一旁得意地笑。

    冷小邪耸耸肩膀,“好好好,我好男不和女斗,我让着你们这些无知少女。”

    许夏眯眸,“你说谁是无知少女啊?”

    冷小邪忙着拍老妈马屁,“我的意思是说……您年轻啊,像少女一样年轻。”

    “少来,我就算是少女也没有那么无知。”许夏又瞪了他一眼,才将脸转到一边。

    沈宁一旁轻笑。

    冷小邪轻轻摇头,人就感叹出声。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本人以后还是不娶老婆为妙。”

    “你不娶老婆,谁给你们冷家传宗接代呀?”沈宁笑问。

    “不是还有小野吗?”冷小邪呲牙,“反正小野一次生两,一个姓皇甫,一个姓冷,正好!”

    这时,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已经下台走过来,听到他的声音,她笑着走过来。

    皇甫耀阳帮她拉开椅子,冷小野坐到椅子上,“你们两个,又说我什么呢?!”

    “没什么。”冷小邪素起脸色,从军装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来,送到她手里,“那……送给你和耀阳的。”

    手中的信封硬硬的,冷小野疑惑地看向自家哥哥,“什么东西呀?”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冷小邪道。

    …

第1084章 对女人还是很感兴趣的(3)    台下,许夏早已经控制不住地眼泪掉出来,“这孩子……说这个干吗,我妆都花了我!”

    “没事,睫毛还在呢!”冷子锐轻轻拥住她,欣慰地注视着台上的女儿,“这丫头……真得长大了。”

    台上,皇甫耀阳看冷小野情绪激动,忙着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取出手帕来帮她仔细地擦了擦眼泪。

    抬起脸,含着眼泪向他笑笑,冷小野控制住情绪,从他怀里站起身。

    “你要说什么吗?”

    皇甫耀阳轻轻摇头,他并不想说什么,订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如何保证。

    抬起手掌,老管家立刻走上台来,将一个盒子送到他的手上。

    打开盒子,将里面准备好的一条项链取出来,皇甫耀阳小心地帮她戴到颈上。

    这条项链,正是上一次,他去国王号的新年拍卖会上想要购买的那条项链。

    当时,船上发现变故,冷小野都已经把这条项链忘记了。

    皇甫耀阳却辗转将这条项链买回来,作为订婚礼物送给她。

    项链上,镶嵌着金色的钻石,钻石与她指上的钻戒产自同一个矿坑出产的矿石,质地和颜色几乎是完全相同。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固执,想要的东西,一向会想方设法得到。

    答应她的事,也从来不会忘记。

    “谢谢。”冷小野扬起唇角,“我也准备了一样东西给你。”

    沈宁跑过来,将冷小野寄放在她这里的东西送到她手中。

    接过她送过来的锦囊,冷小野小心地将那个小锦囊抽开,从里面取出一样东西。

    黑色金属项链,吊坠是太阳形,四周有如火焰一样的纹饰,中间镶嵌着双方托帕石。

    金黄色与宝蓝石,设计成太极双鱼的图案。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两块宝石的颜色,与皇甫耀阳两只眼睛的眸色完全相同,为了挑选这两块宝石,冷小野可是选购了近百块托帕石从中挑选。

    这条项链,是她为他特别设计的,就是为了订婚的时候,可以送给他。

    将那条项链托在掌心,冷小野双手将项链送到他面前。

    “送给你,myking!”

    皇甫耀阳没有接项链,只是向她弯下身来。

    “帮我戴上。”

    她笑着拿过项链,戴到他的颈间,拉开他的领带,小心地将吊坠塞到他的衣服内,又帮他把衣服整理好。

    皇甫耀阳站在她面前,静静地任她所为,感觉着她为他系好衣扣,他就抬起手掌来扶住她的脸,侧头,吻过来。

    冷小野顺手拥住他的颈,抬脸吻他。

    台下,众人笑着为二人鼓掌。

    “看到没有。”冷小邪一边鼓掌,一边轻扬下巴,“自始至终,他都弯着身子,这个家伙……真是细心。”

    因为冷小野怀孕,不敢让她穿太高的高跟鞋,今天虽然套着一件小礼服,也只是穿了一双矮跟的鞋子。

    她个子不矮,可是皇甫耀阳比一般的男人都高,他这样弯着身子,她连脚都不用掂,就可以吻到他。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