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默默哥今天不在,等过几天,咱们订婚的时候他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他。”

    “默默?!”皇甫耀阳轻挑眉头,“是谁呀?”

    “就是我大伯家的孩子,我大哥呀!”冷小野扬着唇角,“你忘了……当年和你打赌,把我赢回来的那个小男孩吗?他的小名叫默默,大名叫洛峻,是我大伯冷子墨的孩子,随母亲姓所以姓洛。”

    皇甫耀阳点头,对洛峻,他的印象非常深刻。

    当年,许夏去参加莫非满月受洗礼的时候,丢掉冷小野,皇甫耀阳捡到她,也是去为了参加那个受礼宴会。

    当时还是孩子的洛峻为了夺回妹妹,曾经与皇甫耀阳一起打过赌。

    二个人比枪法、比钢琴,最后比语言……

    从英语、法语日语到韩语……最后,洛峻那家伙以中国各地方言取胜,皇甫耀阳输掉赌局,才不得不将冷小野还给许夏。

    “我记得他,他会许多中国方言。”

    冷小野笑着抱住他的胳膊,“老公啊,你不会是因为输给默默哥,才去学中国方言的吧?”

    皇甫耀阳没有出声。

    “是不是吗?”冷小野晃着他的胳膊。

    他轻吸口气,点头。从小到大,他就输过那一次。

    当时还是孩子心性,不肯示弱,回国之后,他特意去学习了许多中国方言。

    冷小野在一旁笑得花招乱颤,“耀……耀阳,你……你好可爱。”

    耸耸肩膀,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戴了侍应生送过来的手套,认真地帮她剥虾。

    去虾皮,挑虾线……最后用温开水清水将虾清洗一遍,才送到她的盘子里。

    一旁,冷子锐侧眸,看看自家女婿的侧脸,轻轻扬唇。

    有这样的男人接替宠爱自己女儿,他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几桌人开开心心地吃了饭,冷子锐就站起身来。

    “我说,各位童鞋,所谓**一刻值千金,咱们是不是就不要再浪费人家新郎新娘的时间了,现在该让二位回洞房了吧?”

    大家都笑起来。

    “对对对!”

    “没错!”

    ……

    “等会儿!”许夏站起身来,“大家都知道皇甫哥和coco走到今天不容易,我们这洞房就不闹了,不过……二位,这大喜的日子,怎么也要给点彩头吧?”

    皇甫傲脸上一热,“你们两口子,别闹行不行啊?”

    “彩头是什么意思?”女大公有些不解地问。

    冷子锐将右手一扬,“就是这个!”

    女大公转过脸,只见他手里捏着一块糖。

    女大公不太明白中国人闹洞房的规矩,没看明白,众人却都是哄笑出声。

    皇甫傲自然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只当微皱眉,“子锐!”

    “大喜的日子,不吃个糖怎么行,大家说,对不对呀?!”冷子锐笑道。

    “没错!”

    众人齐声附和。

    许夏就笑着开口,“皇甫哥,人家coco跟着你容易吗,给您生这么一大儿子,你怎么也得喂人家吃块糖吧?”

    冷子锐手一扬,已经将那块糖丢到皇甫傲怀里。

    …

第1078章 我们可过来闹洞房(2)    众人分头座下,皇甫傲和女大公也在桌边坐下来。

    侍应生走上前来,开了酒,帮大家倒进杯子,冷子锐就把酒杯端起来。

    “来,我们大家一起祝这二位新人……永结同心,共度百年!”

    “永结同心,共度百年!”

    大家一起开口,酒杯碰在一处,发出一声清脆声响,然后所有人一起举杯。

    喝完这杯酒之后,皇甫傲就带着女大公起身,将她介绍给妹妹皇甫若和妹夫秦岚。

    因为收到冷子锐和许夏的小道消息,皇甫若早已经准备好礼物。

    自家大哥落单这么多年,终于重新找到真爱,她将礼物送过来的时候,也是双目泛着泪色。

    “哥,嫂子,祝你们永远幸福。”

    皇甫傲接过礼物,道了声谢,兄妹二人拥在一处,皇甫若已经控制不住情绪,在大哥怀里激动在落下泪来。

    父母去世早,长兄如父,虽然皇甫傲比她大不了几岁,却一直像父亲一样照顾她宠爱着她,这么多年来,皇甫若为了大哥的婚事,也是****不少心。

    主动帮他介绍女朋友都不知道介绍了多少,皇甫傲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为此,兄妹二人甚至还吵过一架。

    从冷子锐和许夏那里,她才知道真相,那份心疼自不用多说。

    “若若!”秦岚走上前来,轻轻拍拍妻子的后背,“我们一起敬大哥大嫂一杯吧?”

    “好。”皇甫若也注意到自己失态,直起身子,秦岚帮她擦擦脸,将酒杯送过来。

    “还有我和顾池!”

    一旁,皇甫若的女儿秦晚晚也端着杯子站起身。

    她已经怀孕数月,肚子明显地隆起,精致脸上却带着几分天真神色,若不是已经怀孕,看上去还像个懵懂少女的模样。

    站在她身边的高大男子,是她的丈夫顾池。

    他原本带了秦晚晚在香港养胎,这一次也是特意带了妻子过来参加这个喜宴。

    “你不能喝酒的。”顾池站直身,用一杯果汁换掉秦晚晚手中的酒。

    几个人碰了杯子,一同喝了酒,皇甫傲将几个让回座位,又带着女大公去将她介绍一旁冷子锐的大哥——冷子墨和洛小茜夫妇。

    “恭喜!”

    冷子墨与皇甫傲同年,二人可以说是真正一起长大。

    这么多年,几个兄弟都是为皇甫傲的婚事操|了不少心,现在眼看着好兄弟终于重新找回真爱,也是个个为他高兴,冷子墨自然也不例外。

    “咦……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两个孩子呢?!”

    冷子墨家,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大儿子随母姓洛,名洛峻,小女儿随父亲姓冷,名为冷然。

    这两个孩子,今天并没有出席这个婚宴。

    洛小茜笑着接过话头,“洛峻去新西兰还没有回来,冷然也不在国内,我已经给他们打过电话了,他们说等他们回来让二位亲自请客。”

    “没问题。”皇甫傲伸过杯子,“那我们一起喝一杯。”

    ……

    皇甫傲带了女大公去给众人敬酒,冷小野就轻轻碰碰身侧皇甫耀阳的胳膊。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