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瞎说什么呢?”冷小野白她一眼,“是我害你被抓,你还谢我?对了……我一直没有机会问,司空月冥没有欺负你吧?”

    沈宁轻轻摇头,“非洲那边有消息吗?”

    “没有。”提到司空月冥,冷小野脸上的表情也是不由地黯淡数分,“一直没有找到他的尸体。”

    沈宁拍拍她的肩膀,“你也不用自责,如果不是他带你去非洲,这些事情也就不会发生,这并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冷小野轻轻点头,“只是觉得……他这样死了,太可惜了。”

    “不是还没有找到尸体吗?”沈宁拥住她的肩膀,“从概率学的角度上,他并不是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说不定,他只是像上次一样,玩了一个金蝉脱壳呢!”

    冷小野扬扬唇角,“也许吧。”

    这个时候,再纠结太多也没有用,只能希望上天给他一个机会。

    ……

    ……

    时光飞逝。

    转眼已经过去三天。

    因为接过冷小野的通知,吃过午饭之后,皇甫傲与女大公就一起赶到郊外的花园酒店——夏宫。

    二个人赶到酒店之后,值班经理立刻就迎过来,将二人引进酒店。

    穿过廊道,走过一段古香古色的廊桥,二人被引进一间华室。

    房间内,冷小野和皇甫耀阳都在。

    看到皇甫傲和女大公进来,二个人立刻就起身迎过来。

    “coco!”冷小野直接拉住女大公的胳膊,“走吧,我带你去试试衣服。”

    说完,不由分说地就把女大公拉出门去。

    “试什么衣服啊?”女大公疑惑询问。

    “到了您就知道了。”冷小野笑着将她引过回廊,来到不远处的房间。

    房间里,沈宁和丽萨都在,除了二人之外,还有几名女大公并不认识的工作人员。

    冷小野就拿过她为女大公设计的那件旗袍,送到她手里。

    “你先把衣服试一下。”

    “不是再过三天,才是订婚礼吗?”

    冷小野眨眨眼睛,“对啊,所以今天试一下衣服啊,哪里不合适,还可以改呀!”

    女大公笑了笑,“好,那我先去试一下。”

    她拿着衣服走进洗手间换,冷小野就转过脸来,向沈宁和丽萨一笑,然后又竖起手指,示意大家不要露出破绽。

    片刻,女大公拉开门走出来。

    几个人同时转脸,看到套着旗袍的女大公,都是面露惊讶之色。

    旗袍原本就是很挑人的衣服,一般人很难穿出那种气质,可是这件衣服到了女大公身上,却是显得格外地精致优雅。

    “好美啊!”冷小野走上前来,围着女大公转了一圈,抬起右手打个响指,“ok,开工!”

    几个工作人员立刻就走上前来,将女大公扶到椅子上。

    梳头的梳头,化妆的化妆,戴首饰的戴首饰,换鞋的换鞋……

    “你们……”女大公一脸错愕,“这是……干什么呀?!”

    “能麻烦你,先别说话吗?”化妆师一脸客气地询问。

    “哦,好!”

    出于礼貌,女大公没有再问,只是一对眼睛好奇地看向冷小野。

    …

第1073章 我觉得他不是坏人(1)    “谢谢。”冷小野轻轻点头,“那我们先走了。”

    皇甫耀阳伸过手掌,牵住她的手,走向远处的直升机。

    几十米之外,亚瑟远远地看着皇甫耀阳,并没有走过来。

    在草原上呆野了,它现在已经不太习惯接触这些现代化的东西。

    “我去看看它!”

    松开冷小野,皇甫耀阳大步向它走过去。

    亚瑟立刻就向他迎过来,弯下身子,帮它理了理身上的鬃毛,皇甫耀阳轻轻拍拍它的背。

    “去吧。”

    亚瑟抬脸注视着他,皇甫耀阳轻轻挥手。

    它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转身,向着远处奔去,跑了一会儿,又停下来看看皇甫耀阳,终于渐渐奔远,与远处的狮群汇合到一处。

    冷小野走过来,和皇甫耀阳并肩而站,目光注视着远处走远的亚瑟。

    “它一定是闻到我的味道才赶过来的,没想到,它还记得我!”

    如果不是亚瑟,昨天晚上她可能真得被受伤。

    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从远处收回目光,皇甫耀阳转身扶住她的肩膀。

    “走吧,我们回家!”

    二个人登上直升飞机,片刻之后,飞机起飞。

    冷小野侧眸,注视着草原上那条蜿蜒的河流,侧过身来,将头靠到了皇甫耀阳胸口。

    知道她心情不好,皇甫耀阳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起手臂拥住她,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草原上,搜寻工作依旧在继续。

    夜风扬将手中那个小小的芯片送到乔的手里,乔接过芯片,塞进电脑。

    工作人员很快就进入芯片中的程序,果然,看到了里面的潜艇设计图。

    设计图显示得非常清楚,前面是观赏舱,后面是合理布局的房间,有厨房、有卧室、还有洗手间……简单就像是一个海下小居室房。

    从头到尾,没有半点武器的影子。

    注视屏幕上的设计图片刻,夜风扬转过脸看向河道,眼前再次闪过司空月冥的脸。

    “头,你说……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乔耸耸肩膀,“我不知道他算不算好人,但是,我觉得……他不是坏人。”

    夜风扬很轻地叹了口气,“您说……他有可能还活着吗?”

    乔转过身,注视着面前的河道,“但愿吧。”

    ……

    ……

    百里之外,河道边。

    《国家地理》杂志摄制组,正在进行野外拍摄。

    原本正在拍河马的一位摄影师,注意到河道一旁草丛里趴着一个东西,疑惑开口,“草丛里是鳄鱼吗?”

    另一个工作人员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好像不是鳄鱼。”

    摄影师将镜头推近,镜头里,清楚地映出草原里的那个满是泥泞的影子。

    摄影师定睛一看,顿时惊呼出声。

    “天啊,那是一个人!”

    几个工作人员一听,立刻就齐齐地奔过来。

    大家小心地行下坡道,分开草丛,立刻就看到半俯在草丛里的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男人,身上满是泥泞,隐约透出血迹,一半身子趴在草地上,一半身子还浸在河水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