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谢谢。”冷小野轻轻点头,“那我们先走了。”

    皇甫耀阳伸过手掌,牵住她的手,走向远处的直升机。

    几十米之外,亚瑟远远地看着皇甫耀阳,并没有走过来。

    在草原上呆野了,它现在已经不太习惯接触这些现代化的东西。

    “我去看看它!”

    松开冷小野,皇甫耀阳大步向它走过去。

    亚瑟立刻就向他迎过来,弯下身子,帮它理了理身上的鬃毛,皇甫耀阳轻轻拍拍它的背。

    “去吧。”

    亚瑟抬脸注视着他,皇甫耀阳轻轻挥手。

    它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转身,向着远处奔去,跑了一会儿,又停下来看看皇甫耀阳,终于渐渐奔远,与远处的狮群汇合到一处。

    冷小野走过来,和皇甫耀阳并肩而站,目光注视着远处走远的亚瑟。

    “它一定是闻到我的味道才赶过来的,没想到,它还记得我!”

    如果不是亚瑟,昨天晚上她可能真得被受伤。

    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从远处收回目光,皇甫耀阳转身扶住她的肩膀。

    “走吧,我们回家!”

    二个人登上直升飞机,片刻之后,飞机起飞。

    冷小野侧眸,注视着草原上那条蜿蜒的河流,侧过身来,将头靠到了皇甫耀阳胸口。

    知道她心情不好,皇甫耀阳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起手臂拥住她,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草原上,搜寻工作依旧在继续。

    夜风扬将手中那个小小的芯片送到乔的手里,乔接过芯片,塞进电脑。

    工作人员很快就进入芯片中的程序,果然,看到了里面的潜艇设计图。

    设计图显示得非常清楚,前面是观赏舱,后面是合理布局的房间,有厨房、有卧室、还有洗手间……简单就像是一个海下小居室房。

    从头到尾,没有半点武器的影子。

    注视屏幕上的设计图片刻,夜风扬转过脸看向河道,眼前再次闪过司空月冥的脸。

    “头,你说……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乔耸耸肩膀,“我不知道他算不算好人,但是,我觉得……他不是坏人。”

    夜风扬很轻地叹了口气,“您说……他有可能还活着吗?”

    乔转过身,注视着面前的河道,“但愿吧。”

    ……

    ……

    百里之外,河道边。

    《国家地理》杂志摄制组,正在进行野外拍摄。

    原本正在拍河马的一位摄影师,注意到河道一旁草丛里趴着一个东西,疑惑开口,“草丛里是鳄鱼吗?”

    另一个工作人员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好像不是鳄鱼。”

    摄影师将镜头推近,镜头里,清楚地映出草原里的那个满是泥泞的影子。

    摄影师定睛一看,顿时惊呼出声。

    “天啊,那是一个人!”

    几个工作人员一听,立刻就齐齐地奔过来。

    大家小心地行下坡道,分开草丛,立刻就看到半俯在草丛里的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男人,身上满是泥泞,隐约透出血迹,一半身子趴在草地上,一半身子还浸在河水中。

    …

第1072章 她平安,他才心安(7)    “好,我知道了。”

    冷小野挂断电话,许夏就将听筒放回话机。

    “这个死丫头,从小到大就不让人省心,早晚被她给我折腾出心脏病来!”

    “行了!”冷子锐坐到她身侧,伸臂将她拥到怀里,“我早说了吧,我女儿不会有事……今天晚上能睡个踏实觉了。”

    “少来你!”许夏抬眸回他一个白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从昨天到现在抽了两盒烟……一身烟味,臭死了,去洗澡去!”

    冷子锐笑着将她抱起来,“走……我们一起洗澡去!”

    ……

    ……

    非洲草原。

    夜色逝去,新的一天再次开始。

    太阳升起来,河道边,许多动物都聚过喝水,却被河面上盘旋的直升机吓得退开。

    河道内的车子被两架直升机一起吊下来,放到河岸上。

    车子的两个前门都已经被水冲掉,车内到处都是泥沙,却并没有司空月冥的身影。

    经过一夜的寻找,搜寻队终于找到了那辆越野车,却始终没有找到他的人。

    冷小野皱眉看着那辆已经变形的车子,“再往下游找找吧?”

    “冷小姐!”搜救队的负责人轻吸口气,“整个晚上,我们已经把百里之内的河道都找了一遍……再找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冷小野皱着眉,“可是……如果他死了,总会有尸体的吧?没有尸体,这就说明他还活着呀!”

    那个男人,是为了救她,才冲进河道。

    他明明可以不管她的,可是他没有……为了她,他明明已经重创在身,还是不顾一切地开了车,撞开了追向她的越野车。

    冷小野不相信,他会死。

    “小野。”夜风扬走过来,“如果是溺水死亡,很有可能会被泥沙覆在河底,或者被野兽吃掉也有可能……不一定……会有尸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

    这条河,就算是在旱季也依旧有很深的储水量。

    这一段的河道落差很大,一个重创在身的人,活下来的希望非常之渺茫。

    后面的话夜风扬没有说,所有人却都明白她的意思。

    冷小野注视着河道,皱着眉,无言以对。

    一只手臂伸过来,拥住她的肩膀。

    嗅着那熟悉的气息,她转过身,将脸埋到皇甫耀阳怀里。

    轻轻拍拍她的背,皇甫耀阳温柔开口。

    “跟我回去吧。”

    在皇甫耀阳看来,司空月冥足够死上一千次一万次。

    但是,他也理解,冷小野的性格,因此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怒。

    冷小野轻轻点头。

    虽然她心里不愿意接受,可是事实摆在眼前。

    如果司空月冥还活着,他们不可能找不到他……

    想起那个莫测得看不透的男人,她的心里闷闷地有些堵。

    抬手,看看手中的项链,她打开下面的弯月形吊坠,从里面取出那个芯片,送到夜风扬面前。

    “这个……是司空月冥要我交给你的。”

    夜风扬接过那枚芯片,手掌心里小小的芯片,却有着沉甸甸的力量。

    “你放心吧,我会安排人再找三天,有任何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