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说不出话来,只是轻轻摇头。

    “太好了!”皇甫耀阳收紧双臂,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没事了……小野,没事了!”

    不远处,亚瑟小心翼翼地转过身,目光落在皇甫耀阳身上,愣了一下,立刻就向二人的方向奔过来。

    注意到它,皇甫耀阳一把将冷小野护在身后,抬枪对准亚瑟。

    冷小野忙着阻止,“别开枪,它是亚瑟!”

    “亚瑟?!”皇甫耀阳仔细地看看面前的非洲狮,脸上就露出欣喜的神色来,“过来,亚瑟!”

    轻啸一声,亚瑟向前跳了一步,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搭上他的肩膀,舌头不管不顾地往他头上脸上舔。

    皇甫耀阳欣喜地拥住它。

    “刚才是亚瑟救了我。”冷小野在一旁说道。

    “真的吗?”皇甫耀阳兴奋地抚着亚瑟的颈,“好样的,亚瑟!”

    这时,随皇甫耀阳一同赶过来的保镖和助理们亦已经跑过来,看着他正抱着一头狮子,大家都是戒备地停下脚步。

    亚瑟看到这么多陌生人,从皇甫耀阳身上跳下来,戒备地发出低呜。

    “你们停在那儿!”皇甫耀阳挥手示意众人不要靠近,他就蹲下身来,安慰地抚抚它的背,“别紧张亚瑟,他们不是敌人!”

    听到亚瑟这个名字,众人才认出这只原本就是皇甫耀阳之前养的那只非洲狮,这才放下心来。

    不远处,直升机的引擎声靠近,皇甫耀阳抬起脸,微眯眸子看过去。

    冷小野也看过去,看到其中一架直升机下,软梯上的人影,她这才松了口气。

    “是夜风扬他们。”

    亚瑟不太适应这么多生人,有些燥动。

    皇甫耀阳弯下身去,安抚它,冷小野就急步迎住从飞机上跳下来的夜风扬。

    “快……快去救司空月冥!”

    “他在哪儿?!”夜风扬问。

    “他为了救我开着车冲进河道,你们快用飞机去下游找他,他身上有很重的伤!”

    “快走!”

    夜风扬立刻转身,重新跳上飞机。

    直升机飞起来,顺着河道向下游飞去。

    冷小野抬起手指,从颈间取下那条项链,再次皱眉。

    另一架直升机上,乔带着助手跳下飞机,走到冷小野面前,看她平安无事,他伸手拥住她,轻轻拍拍她的背。

    “去吧,给你爸爸打个电话。”

    “好。”冷小野接过助手送过来的卫星电话,拨通自家的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已经被人接通。

    “我是冷子锐。”

    “爸!”冷小野立刻开口,“我没事,现在,乔叔叔和耀阳都在我身边。”

    冷子锐深吸口气,“我就说吗,我女儿怎么会有事,千万别挂,我叫你妈来接电话。”

    “好。”放下听筒,冷子锐转身奔向楼上,“老婆,快来接电话,小野打来的,耀阳他们已经找到她了。”

    躺在床上的许夏,立刻就从床上跳下来,鞋都没有穿就奔出房门,“在哪儿呢……电话呢?!”

    “楼下呢!”冷子锐抬手将她从地上抱起来,“你鞋呢?!”

    许夏心中着急,“穿什么鞋,快抱我下去接电话。”

    “好,抱下楼!”冷子锐笑着将她抱下楼,不等他将她放到沙发上,许夏已经把电话抓了过去,“小野?!”

    “妈,我在呢!我现在很好,一点也没受伤,您不用担心,乔叔叔还有耀阳都在,好多人都在我身边。”

    “好……”许夏的声音立刻就哽咽起来,“好……那就好!”

    “我这边还有事,先不说了,具体的事情回北京再说。”

    “好,那先挂吧……等会儿,给你皇甫伯伯家打个电话。”

    …

第1069章 她平安,他才心安(4)    踩下刹车降下车速,司空月冥抬脚踢开车门一把抓住冷小野,将她护在怀里,跳下车去。

    整个过程之中,司空月冥一直紧拥着她,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她的。

    尽管他满身是伤,为了防止伤到冷小野,落地的时候依旧是自己先着地,做了她的肉垫。

    二人的身体刚刚飞出去,火箭弹亦已经冲过来,射入车身。

    车子变成一团火焰,向前冲出十几米,一头扎进河道,随之爆炸,水花飞溅,如下了一场暴雨。

    司空月冥从地上爬起来,担心地抓住冷小野的肩膀。

    “你没事吧?!”

    火光映出他的脸,那对映着火焰的粉眸里,满是关切和担心。

    他眼中的神情,她似曾相识。

    曾经,在皇甫耀阳的眼睛里,她数次见过那样的目光。

    “小野?!”没有看到她的反应,司空月冥担心地急呼出声,“说话呀?!”

    冷小野回来神来,“我没事。”

    他松了口气,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一颗子弹射过来,正中他的右腿,司空月冥身子一晃,人却向她一笑。

    “小野……别怕,我不会让他们动你,快走,快走啊!”

    冷小野转身,急步离开。

    司空月冥转过身,注视着向他走过来的尤里博士和他的几个手下,抬起两手,微笑。

    “我投降!”

    尤里博士轻扬下巴,一个手下立刻一把拉开司空月冥的衣领,想要去夺他的项链。

    衣领分开,却什么也没有。

    “把那个女人给我抓回来!”

    尤里知道上当,怒吼出声。

    他话音刚落,司空月冥已经抬起右手,寒光闪过,刀尖割破面前那人的喉管。

    两个保镖抬枪向他射击,司空月冥再次出刀,割断一人的手筋,与此同时,一颗子弹亦已经射向他的侧肩。

    他扬唇笑了笑,上前一步,拼力将刀戳进那人的咽喉。

    反手一刀,割中尤里博士的胸口,尤里博士倒摔出去,司空月冥侧脸看向冷小野。

    她正站在河边不远处,在她身前,一个家伙正握着刀,狞笑着向她逼近。

    眼前有些发黑,司空月冥几乎要倒下。

    他眨了眨眼睛,拖着伤腿走过去,拉开草地上那辆越野车的车门,坐进车子,将车子启动。

    越野车轰鸣着冲过来,抬手揉了揉已经有些视力模糊的眼睛,司空月冥瞄准那个正向冷小野靠近的家伙,用力踩下油门。

    车子直冲过来,狠狠地撞上了那辆准备冲向冷小野的家伙。

    感觉着一阵风突然冲过来,冷小野错愕抬脸。

    只见一辆车子,从眼前飞掠而过。

    半空中的那辆越野车内,驾驶座上赫然坐着司空月冥。

    她看过去的时候,他正向她的方向转过脸。

    苍白脸上,有歉意的表情,他扬了扬唇,似是向她笑了笑,嘴唇动了动,说了几个字。

    “小野,对不起。”

    原本以为,可以将她安全地送回去,谁想到会出这样的变故。

    现在他别无他求,只要她平安,他才心安。

    “司空月冥。”

    冷小野读出他的唇语,尖叫出声。

    轰!

    越野车落入河道,翻腾的河水撞击过来,车子打了一个旋,迅速沉没着被冲远。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