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用担心。”冷小野站直身来,“耀阳马上就会赶到,我们只要与他汇合,就安全了。”

    对皇甫耀阳,她有着绝对的信任。

    司空月冥粉眸眯起,“你确定?”

    “确定无比。”她答。

    司空月冥抬起手掌,从口袋里摸出那条项链,“设计图就在这个芯片里,我说过,你跟我过来,我就把它交给夜风扬,你帮我转交给他吧!”

    他的手掌抬在半空中,那么细细的项链下,是一个漂亮的弯月形的项链坠。

    在暮光中,微微闪光,如一轮弯月。

    远处引擎声传来,冷小野迅速蹲下身,看向远处,暮色中,四辆越野车正在向着二人的方向接近。

    “他们追上来了。”她低语一声,拉起司空月冥,“不想害死我,你就快点!”

    司空月冥没有出声,抬脸看一眼前面的路况,他抬手指住不远处的一片灌木林,“去那边儿。”

    ……

    ……

    几百公里之外。

    半空中,直升机正在前行。

    直升机内,皇甫耀阳再一次,看向腕上的定位仪。

    定位仪上显示,冷小野刚才还在移动,现在在某处停了下来,二人之间的距离还有八百多公里。

    一路从a国追踪过来,十几个小时,他一直在盯着腕上的定位仪。

    看着她移动,停下,又移动……

    心也是随着她的速度,忽上忽下。

    “公爵先生!”助理手过来,送过一瓶水,“喝点水吧?”

    皇甫耀阳侧脸看着机窗外迅速移动的土地,没有理会。

    “你已经十几个小时没有吃过东西,如果再缺水的话,到时候身体会吃不消的。”助理小声说道。

    伸过手掌,将水接过来,皇甫耀阳强迫自己喝了两口水就停了下来。

    这样燥热的天气,他的小野……有水喝吗?!

    “再开快点?”

    他抬起脸来,不悦地怒喝。

    飞行员语气无奈,“公爵先生,我们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而且……我有件事情要告诉您,我们的油量有些不太够。”

    “还有多少?”

    “大概还能撑上两个小时。”

    直升机上虽然有一个备用油舱,可是这么久的飞行,一直没有补给,此时亦已经是油量所剩不多。

    两个小时?!

    皇甫耀阳再次看一眼手腕,眉头越发皱紧。

    两个小时,直升机大概能行驶七百公里左右,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如果是用走的,就算是全速前进,也要走上一整天。

    时间拖得越久,对冷小野就越不利。

    扯开安全带,他站起身走到飞行员身侧。

    “走开,我来开!”

    飞行员将直升机调到自动驾驶,让出驾驶位。

    皇甫耀阳脱掉西装,坐到驾驶位上,拿过耳机戴到头上,抬手关掉了直升机上的空调和一些没用的设施,尽量减少油耗。

    看一眼手表,他调查了一下飞行方向,笔直地向着冷小野的方向飞去。

    空调关掉,直升机上的温度很快就上升起来,汗水很快就浸湿衬衫。

    皇甫耀阳只是抿着唇,专注地驾驶着飞机,用自己娴熟的操作技巧尽量地将油耗降到最低。

    小野,等我,我很快就来。

    …

第1064章 三滴血(6)    几个手下原本已经跑过来想要抓住司空月冥,眼看着直升机撞过来,忙着四下散开。

    看着冲过来的直升机,司空月冥粉眸中闪过一抹讶色,迅速爬起身来,飞身一跌,抓住起落架,爬进舱门。

    众手下冲过来,想要抓住直升机。

    冷小野迅速将飞机拉高,众人只气得抬枪向着直升机射击。

    飞机上,司空月冥吃力地走到副驾驶位上坐下,侧脸看向开飞机的冷小野。

    “为什么救我?!”

    冷小野抬手拿起从飞机内找到的一把枪,瞄准他的脸,“我欠你一命,现在两清!到后面去,与我保持两米以上的距离!”

    司空月冥笑了笑,人就从椅子上滑下去,倒在直升机机舱内。

    椅子上,有大片的血迹。

    冷小野转过脸,只见他的侧腰上,那块原本半露在皮肤外的碎片已经不见,一大块皮肉翻开,血正汩汩流淌出来。

    冷小野不自觉地骂了一句粗话出来。

    转脸看看远处的地面,尤里博士和他的手下已经开上车,向二人的方向追过来。

    她皱了皱眉,将直升机开过河道,找了一处低洼处停了下来。

    从直升机上找到急救包,冷小野用剪子剪开司空月冥身上的休闲装,皱眉将他腰部的伤口简单地处理了一下,然后又帮他包扎了手臂。

    从急救包里翻出消炎药来喂他吃了两片,她立刻就站起身,走过去拿过直升机上的无线电台。

    无线电台设备受损,里面呲呲啦啦地一片,已经不能使用。

    “见鬼!”

    冷小野丢下电台,四下翻找。

    翻了一圈,也没有发生什么可以用于通讯的设备。

    看看晕倒在地上的司空月冥,她重新坐回驾驶座,启动飞机。

    向前飞了没多久,仪表盘上就开始嗡鸣报警,冷小野扫了一眼仪表盘,只气得一拳打在操作杆上。

    油量已经超过警界线,直升机竟然没油了?!

    要不要这么倒霉!

    无奈,她只能将直升机再次降落,下了直升机检查了一下,只见直升机下部有数个子弹孔,还有一个地方正在漏油。

    原来,直升机下部有一个地方被击穿了,庆幸的是子弹卡在外面,没有射入油箱,所以才没有爆炸。

    只不过,因为有了这个缝隙,油箱裂开,里面的油一路上都漏掉了,所以才会出现油量不够。

    转脸,看看四周,冷小野重新爬上直升机,看看还在晕迷中的司空月冥,她抬脚想要踢他,脚抬起来又收了回去。

    “每次都跟着你倒霉,真恨不得给你一枪算了!”

    就为了带她到非洲来放几滴血几点修罗,他竟然不惜废这么大的周折。

    她真得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他。

    固执?

    说偏执都不够。

    要不是看他受了伤,她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

    推开手表表层,冷小野皱眉看向手表上的定位仪。

    定位仪上显示,皇甫耀阳距离她还有几百公里的距离,而且还在迅速靠近,冷小野暗松口气。

    他们两个不在一起的时候,每隔几个小时,他都会和她通话一次。

    自从上次她出事之后,他已经习惯每隔一会儿就确定一下她是否安全。

    她就知道,她失踪后不久,他就会发现来救她,她的男人永远不会让她失望。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