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几个手下原本已经跑过来想要抓住司空月冥,眼看着直升机撞过来,忙着四下散开。

    看着冲过来的直升机,司空月冥粉眸中闪过一抹讶色,迅速爬起身来,飞身一跌,抓住起落架,爬进舱门。

    众手下冲过来,想要抓住直升机。

    冷小野迅速将飞机拉高,众人只气得抬枪向着直升机射击。

    飞机上,司空月冥吃力地走到副驾驶位上坐下,侧脸看向开飞机的冷小野。

    “为什么救我?!”

    冷小野抬手拿起从飞机内找到的一把枪,瞄准他的脸,“我欠你一命,现在两清!到后面去,与我保持两米以上的距离!”

    司空月冥笑了笑,人就从椅子上滑下去,倒在直升机机舱内。

    椅子上,有大片的血迹。

    冷小野转过脸,只见他的侧腰上,那块原本半露在皮肤外的碎片已经不见,一大块皮肉翻开,血正汩汩流淌出来。

    冷小野不自觉地骂了一句粗话出来。

    转脸看看远处的地面,尤里博士和他的手下已经开上车,向二人的方向追过来。

    她皱了皱眉,将直升机开过河道,找了一处低洼处停了下来。

    从直升机上找到急救包,冷小野用剪子剪开司空月冥身上的休闲装,皱眉将他腰部的伤口简单地处理了一下,然后又帮他包扎了手臂。

    从急救包里翻出消炎药来喂他吃了两片,她立刻就站起身,走过去拿过直升机上的无线电台。

    无线电台设备受损,里面呲呲啦啦地一片,已经不能使用。

    “见鬼!”

    冷小野丢下电台,四下翻找。

    翻了一圈,也没有发生什么可以用于通讯的设备。

    看看晕倒在地上的司空月冥,她重新坐回驾驶座,启动飞机。

    向前飞了没多久,仪表盘上就开始嗡鸣报警,冷小野扫了一眼仪表盘,只气得一拳打在操作杆上。

    油量已经超过警界线,直升机竟然没油了?!

    要不要这么倒霉!

    无奈,她只能将直升机再次降落,下了直升机检查了一下,只见直升机下部有数个子弹孔,还有一个地方正在漏油。

    原来,直升机下部有一个地方被击穿了,庆幸的是子弹卡在外面,没有射入油箱,所以才没有爆炸。

    只不过,因为有了这个缝隙,油箱裂开,里面的油一路上都漏掉了,所以才会出现油量不够。

    转脸,看看四周,冷小野重新爬上直升机,看看还在晕迷中的司空月冥,她抬脚想要踢他,脚抬起来又收了回去。

    “每次都跟着你倒霉,真恨不得给你一枪算了!”

    就为了带她到非洲来放几滴血几点修罗,他竟然不惜废这么大的周折。

    她真得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他。

    固执?

    说偏执都不够。

    要不是看他受了伤,她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

    推开手表表层,冷小野皱眉看向手表上的定位仪。

    定位仪上显示,皇甫耀阳距离她还有几百公里的距离,而且还在迅速靠近,冷小野暗松口气。

    他们两个不在一起的时候,每隔几个小时,他都会和她通话一次。

    自从上次她出事之后,他已经习惯每隔一会儿就确定一下她是否安全。

    她就知道,她失踪后不久,他就会发现来救她,她的男人永远不会让她失望。

    ?

    …

第1065章 三滴血(7)    将手表恢复原状,冷小野看一眼司空月冥,抬手试了试他的额头。

    还好,他还没有发烧。

    站起身,她将整个直升机重新翻找了一遍,将找到的一个双肩包拿过来,装了一些水和食物,背到身上。

    拧开一瓶水,她直接将冷水浇上司空月冥的脸。

    冷水刺激之下,司空月冥睫毛抖了抖,睁开眼睛。

    将他扶起来,喂他喝了两口水,冷小野抬手抓住他的肩膀。

    “快起来,我们离开这里!”

    飞机已经不能使用,漏掉的油形成的油线,很容易就会成为对方追踪的依据,尤里博士和他的人很快就会追过来。

    在他们赶到之前,她必须尽快带着司空月冥离开飞机。

    司空月冥看看四周,目光扫过身上包裹着的纱布,撑臂从地上站起身。

    冷小野立刻扶住他的胳膊,将他扶下直升机,然后就带着他一起向着皇甫耀阳过来的方向走去。

    只要在被尤里博士找到之前,与皇甫耀阳汇合,他们就安全了。

    因为身体失血,司空月冥的动作略显迟疑,好在有冷小野搀扶,二个人很快就离开直升机,顺着河谷一路向前。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下来。

    冷小野不时地观察着身后的原野,脚下也是一点也不敢放松。

    非洲草原上,不仅有各种猛兽,蛇虫之类的东西也同样不少,除了追兵这些,这些也要格外小心。

    走出一公里左右的距离,两个人都已经是气喘吁吁。

    “休息一会儿。”

    冷小野观察了一下地形,带着他在一棵干枯的树下坐了下来。

    在司空月冥身侧坐下,她伸手从包里摸出一瓶水来,送到他手边。

    “喝点水吧。”

    伸手接过她送过来的水,司空月冥并没有立刻喝,而是侧脸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为什么要救我?”

    冷小野拿出一瓶水来喝了两口,“因为我是好人,不会见死不救。”

    司空月冥露出一个苍白笑意,“做好人不累吗?”

    抬起手背,抹掉唇角的水渍,冷小野耸耸肩膀。

    “至少,问心无愧,每天晚上都可以睡得很踏实……”侧脸,迎上他的视线,她轻扬唇角,“不如……你也试试?!”

    他摇头,“我和你不一样,做好人不适合我。”

    暮色渐沉,西边的地平线上,残阳如血。

    桔色的霞光映着他苍白的脸,那张脸上,写满了落寞。

    “黛茜的妈妈不是你杀的,对吗?”冷小野问。

    “黛茜的父亲是我的人,我答应过他照顾他们母女,那天是她打电话向我求助,我才赶过去的,她说有人要夺走她的研究成果……也就是那个潜艇设计图,我救不了他们两个,只能带走黛茜。”想起那个如天使一样的小女孩,司空月冥目光一黯,“那个设计图,是她送给黛茜的礼物,黛茜不能潜水,一直梦想着去看看海下的世界。”

    想到黛茜,冷小野也沉默起来。

    好一会儿,她才再次开口,“你还能走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继续走吧?”

    司空月冥目光审视地注视她片刻,“你一点也不担心?”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