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将手表恢复原状,冷小野看一眼司空月冥,抬手试了试他的额头。

    还好,他还没有发烧。

    站起身,她将整个直升机重新翻找了一遍,将找到的一个双肩包拿过来,装了一些水和食物,背到身上。

    拧开一瓶水,她直接将冷水浇上司空月冥的脸。

    冷水刺激之下,司空月冥睫毛抖了抖,睁开眼睛。

    将他扶起来,喂他喝了两口水,冷小野抬手抓住他的肩膀。

    “快起来,我们离开这里!”

    飞机已经不能使用,漏掉的油形成的油线,很容易就会成为对方追踪的依据,尤里博士和他的人很快就会追过来。

    在他们赶到之前,她必须尽快带着司空月冥离开飞机。

    司空月冥看看四周,目光扫过身上包裹着的纱布,撑臂从地上站起身。

    冷小野立刻扶住他的胳膊,将他扶下直升机,然后就带着他一起向着皇甫耀阳过来的方向走去。

    只要在被尤里博士找到之前,与皇甫耀阳汇合,他们就安全了。

    因为身体失血,司空月冥的动作略显迟疑,好在有冷小野搀扶,二个人很快就离开直升机,顺着河谷一路向前。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下来。

    冷小野不时地观察着身后的原野,脚下也是一点也不敢放松。

    非洲草原上,不仅有各种猛兽,蛇虫之类的东西也同样不少,除了追兵这些,这些也要格外小心。

    走出一公里左右的距离,两个人都已经是气喘吁吁。

    “休息一会儿。”

    冷小野观察了一下地形,带着他在一棵干枯的树下坐了下来。

    在司空月冥身侧坐下,她伸手从包里摸出一瓶水来,送到他手边。

    “喝点水吧。”

    伸手接过她送过来的水,司空月冥并没有立刻喝,而是侧脸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为什么要救我?”

    冷小野拿出一瓶水来喝了两口,“因为我是好人,不会见死不救。”

    司空月冥露出一个苍白笑意,“做好人不累吗?”

    抬起手背,抹掉唇角的水渍,冷小野耸耸肩膀。

    “至少,问心无愧,每天晚上都可以睡得很踏实……”侧脸,迎上他的视线,她轻扬唇角,“不如……你也试试?!”

    他摇头,“我和你不一样,做好人不适合我。”

    暮色渐沉,西边的地平线上,残阳如血。

    桔色的霞光映着他苍白的脸,那张脸上,写满了落寞。

    “黛茜的妈妈不是你杀的,对吗?”冷小野问。

    “黛茜的父亲是我的人,我答应过他照顾他们母女,那天是她打电话向我求助,我才赶过去的,她说有人要夺走她的研究成果……也就是那个潜艇设计图,我救不了他们两个,只能带走黛茜。”想起那个如天使一样的小女孩,司空月冥目光一黯,“那个设计图,是她送给黛茜的礼物,黛茜不能潜水,一直梦想着去看看海下的世界。”

    想到黛茜,冷小野也沉默起来。

    好一会儿,她才再次开口,“你还能走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继续走吧?”

    司空月冥目光审视地注视她片刻,“你一点也不担心?”

    ……

    么

    …

第1062章 三滴血(4)    看着那把向自己逼近的手术刀,冷小野越发挣扎起来。

    半空中,寒光闪过。

    冷小野只觉得手指一疼,她的左手食指上,已经多了一道伤口。

    血溢出来,顺着她的手指滴下来,落在草地上,立刻就被干燥的大地吸收掉水分,变成暗棕色的血迹。

    将她拉到河边,看着她的血一滴一滴地落入河水。

    司空月冥随手将刀塞进口袋,拿过里面的药棉帮她擦了一下手指,然后就取了一个创可贴缠上她的伤口。

    看着他的动作,冷小野错愕地停下挣扎。

    这时,司空月冥却已经放开她,注视着河水,轻声开口。

    “修罗,对不起,我只能做到这样了,希望你不要怪我,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杀孩子和孕妇。”

    目光扫过站在河边的高大男子,冷小野抬起自己的左手看看上面的创可贴。

    这……这家伙带她来这儿,就是为了让她流三滴血?!

    这就是所谓的祭奠?!

    半空中,突然响起螺旋桨的声音。

    冷小野和司空月冥同时抬起脸,只见半空中,一架直升机已经迅速飞进。

    直升机的舱门开着,一个男人正扛着火箭筒,向地面瞄准。

    “趴下!”

    司空月冥急吼着冲过来,飞身而起,将冷小野扑倒在地。

    火箭箭射过半空,轰得一声钻进远处停放着的直升机。

    伴着惊天动响,三人乘坐的直升机直接在火焰中化成碎片。

    泥沙和直升机碎片一起炸起来,又落下,距离直升机很近的飞行员直接被冲击波炸飞,落在地上吐血而亡。

    “快走!”

    司空月冥一把将冷小野从地上拉起来,拉着她就跑。

    直升机迅速飞近,降低高度,子弹射下来,射入二人身前的土地,意在威胁。

    拉住冷小野,司空月冥上前一步,将她护在身后,停下了脚步。

    看到他的后背,冷小野整个人都是一僵。

    刚才,司空月冥把她扑倒护在身下,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

    此时,他后背上的衣服已经被炸开的碎片割得千疮百孔,露出来的皮肤上或是插着金属碎片,或是翻着皮肉淌着血。

    侧腰处,一块金属片还斜插在他的身上。

    那个后背,触目惊心。

    直升机停下来,几辆越野车也已经从附近驶过来,呈包围之势,将二人围在中间。

    全副武装的黑衣人立刻就从飞机上跳下来,齐齐地将手中的大枪向着二人瞄准。

    最后,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将一位白人男子扶下飞机。

    那个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戴着金丝眼镜,气质如同大学教授,唇角扬着一抹微笑。

    “司空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尤里博士,我很不高兴见到你!”

    男人朗笑出声,“没想到,你竟然认得我。”

    司空月冥也笑,“我也没想到,您会亲自来找我。”

    “既然你认得我,应该知道,我是为什么而来。”尤里博士含注视着司空月冥,“我想要的东西在哪儿?”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那么重要的东西,我肯定不会带在身上。”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