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那把向自己逼近的手术刀,冷小野越发挣扎起来。

    半空中,寒光闪过。

    冷小野只觉得手指一疼,她的左手食指上,已经多了一道伤口。

    血溢出来,顺着她的手指滴下来,落在草地上,立刻就被干燥的大地吸收掉水分,变成暗棕色的血迹。

    将她拉到河边,看着她的血一滴一滴地落入河水。

    司空月冥随手将刀塞进口袋,拿过里面的药棉帮她擦了一下手指,然后就取了一个创可贴缠上她的伤口。

    看着他的动作,冷小野错愕地停下挣扎。

    这时,司空月冥却已经放开她,注视着河水,轻声开口。

    “修罗,对不起,我只能做到这样了,希望你不要怪我,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杀孩子和孕妇。”

    目光扫过站在河边的高大男子,冷小野抬起自己的左手看看上面的创可贴。

    这……这家伙带她来这儿,就是为了让她流三滴血?!

    这就是所谓的祭奠?!

    半空中,突然响起螺旋桨的声音。

    冷小野和司空月冥同时抬起脸,只见半空中,一架直升机已经迅速飞进。

    直升机的舱门开着,一个男人正扛着火箭筒,向地面瞄准。

    “趴下!”

    司空月冥急吼着冲过来,飞身而起,将冷小野扑倒在地。

    火箭箭射过半空,轰得一声钻进远处停放着的直升机。

    伴着惊天动响,三人乘坐的直升机直接在火焰中化成碎片。

    泥沙和直升机碎片一起炸起来,又落下,距离直升机很近的飞行员直接被冲击波炸飞,落在地上吐血而亡。

    “快走!”

    司空月冥一把将冷小野从地上拉起来,拉着她就跑。

    直升机迅速飞近,降低高度,子弹射下来,射入二人身前的土地,意在威胁。

    拉住冷小野,司空月冥上前一步,将她护在身后,停下了脚步。

    看到他的后背,冷小野整个人都是一僵。

    刚才,司空月冥把她扑倒护在身下,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

    此时,他后背上的衣服已经被炸开的碎片割得千疮百孔,露出来的皮肤上或是插着金属碎片,或是翻着皮肉淌着血。

    侧腰处,一块金属片还斜插在他的身上。

    那个后背,触目惊心。

    直升机停下来,几辆越野车也已经从附近驶过来,呈包围之势,将二人围在中间。

    全副武装的黑衣人立刻就从飞机上跳下来,齐齐地将手中的大枪向着二人瞄准。

    最后,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将一位白人男子扶下飞机。

    那个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戴着金丝眼镜,气质如同大学教授,唇角扬着一抹微笑。

    “司空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尤里博士,我很不高兴见到你!”

    男人朗笑出声,“没想到,你竟然认得我。”

    司空月冥也笑,“我也没想到,您会亲自来找我。”

    “既然你认得我,应该知道,我是为什么而来。”尤里博士含注视着司空月冥,“我想要的东西在哪儿?”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那么重要的东西,我肯定不会带在身上。”

    …

第1063章 三滴血(5)    “在哪儿?”尤里博士问。

    司空月冥转过脸,看看刚才停放着直升机的地方,“刚才被你炸掉了!”

    尤里博士一怔,“你说什么?!”

    “我只是开个玩笑。”司空月冥轻笑出声,“我可以把东西给你们,不过,我要那架直升机。”

    “可以。”尤里博士向飞机扬扬下巴,“它现在是你的了。”

    “小野。”司空月冥转脸向冷小野做个眼色,“你先上去。”

    与他目光一对,冷小野咬咬唇,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上那架直升机。

    尤里博士的一个手下,立刻就抬枪指住她。

    司空月冥的粉眸不悦眯起,“如果你们敢伤害她,那就别想拿到设计图!”

    尤里博士抬起右手,向手下挥了挥,那名手下立刻就抬起枪口,冷小野迈步走到直升机一侧,爬了上去。

    “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东西给我了?”尤里博士笑问。

    司空月冥慢吞吞地抬起两手,慢吞吞地捏住颈上戴着的一条项链,慢吞吞地解开搭扣,慢吞吞将它从衣服里拉出来。

    项链下方,垂着一个小小的方盒子。

    他抬手托住那个小盒子,放在掌心里送出来。

    “里面是你要的芯片。”

    所有人都在关注他手中的那条项链,并没有人注意到,直升机上原本坐在后面座上的冷小野,已经悄悄地坐到驾驶位上。

    尤里博士轻扬下巴,站在他身侧的那个女保镖立刻就迈步向司空月冥走过来。

    目光扫过对方露在皮裤外的长腿,司空月冥嘟唇吹了一声口哨。

    女保镖淡淡扬唇,手就伸过来想要拿走他手中的项链。

    她的手指刚刚触到项链,司空月冥突然合指,抓住她的手掌,用力一拉就将女保镖拉到自己身前,另一只手掌就伸过来,从她腿上的枪套里拨出手枪来。

    嘭嘭嘭!

    三计点射,击倒对方两个人,他用力一拧女保镖的胳膊,抬手将枪抵上她的太阳穴。

    “谁敢乱动,我就杀了她……”轻吸口气,司空月冥大喝出声,“小野,快走!”

    直升机上,冷小野已经启动飞机。

    螺旋桨转动起来,直升机启动离开地面。

    几个手下眼看着女保镖被抓,都有些犹豫。

    女保镖足尖猛地在地上一踩,身体向后一撞,司空月冥被她撞得摔倒在地,后背上插着的钢片猛地刺入身体,他吃疼地皱眉。

    利用这个机会,女保镖已经迅速爬起身来。

    嘭!

    司空月冥扬手一枪,将她击毙。

    不远处,尤里博士的手下已经护住尤里博士,拨枪向司空月冥射击。

    以一敌众,司空月冥自然不敌,一侧的胳膊被流弹击中,流出血来。

    在草地上连滚数圈,让到对方射过来的子弹,他抬脸看着已经升高的直升机,轻扬唇角。

    “小野,再见!”

    她没事……就好。

    半空中,冷小野一边操纵直升机升高,一边看向地面。

    看着倒在地上的司空月冥,她抿了抿嘴唇,到底还是将直升机掉了一个方向,猛地向地面俯冲过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