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几人离开,冷子锐皱了皱眉,人就走到许夏和沈宁身侧,一手一个拥住二人。

    “走吧,我们先回去再说。”

    “子锐!”许夏吸吸鼻子,“小野她……她会平安吗?”

    “一定会,她可是我女儿,怎么会有事呢!”

    冷子锐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对眸子里却满是担心。

    不远处,皇甫傲也是安慰地扶住女大公的肩膀,“别担心,一定会没事的!”

    虽然担心,众人却敢只能等待消息。

    离开医院,大家分头回去等消息,冷子锐先送了沈宁回家,路上免不了安慰她一阵子。

    等回到别墅,他好不容易才将许夏哄睡,自己却没有睡意。

    走上楼,来到冷小野的房间,他打开灯,看着女儿的卧室,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疼着。

    从小宠在手心的小公主,就这样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带走,此时此刻,他除了担心之外,同样也有自责。

    他应该想到的,他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那丫头半夜离开,他怎么就睡死了没听到呢?!

    ……

    走到桌边,注意到冷小野留下来的字条,他伸手将它拿过来。

    字条上,是冷小野的笔迹。

    “爸,别担心,如果找不到我,就打电话给耀阳,他知道我在哪儿。”

    看着这张简单的字条,铁打的汉子也不禁视线模糊起来。

    ……

    ……

    我不是好人,但我愿意做那个对你好的人。——司空月冥

    非洲草原。

    热浪升起来,将远处的景色都变得扭曲。

    直升机飞过半空,引擎的轰鸣声惊散一片喝水的羚羊。

    直升机内。

    冷小野看了一眼司空月冥送到她面前的盒装牛奶,伸手接过去,送到嘴边。

    看着她接过牛奶,司空月冥转身,又将几样食物拿过来,送到她面前。

    “你喜欢吃什么?肉干?面包还是饼干……”

    垂下手中的牛奶,冷小野皱着眉毛看着他,目光里透着无奈。

    司空月冥从包里拿过一袋牛肉送到她面前,“这个肉干还不错,是野生的牛肉,口味还可以。”

    冷小野轻吁口气,伸手夺过他送过来的牛肉。

    从她清醒过来之后,他不是让她吃,就是让她喝,飞机上的那个大包就好像机器猫的口袋似的,什么吃的都有。

    “哦,对了……”司空月冥拿过一盒药,“孕妇要吃叶酸的对吧?我准备了两种,一个片剂,一个口服液,你喜欢吃哪个?”

    冷小野一脸错愕,他还准备了叶酸?!

    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好像是片剂效果好一点……”司空月冥看了看说明,将一片药倒进瓶盖,送到她面前,注意到冷小野错愕的目光,他轻扬唇角,“放心好了,这不是毒药。”

    冷小野看看他手中端着的药片,“黛茜的妈妈……是你杀的吗?”

    司空月冥一笑,“答案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先生!”飞行员的声音响起来,“接近您说的坐标了。”

    司空月冥侧脸,看看地面的情况,“降落吧!”

    飞行员立刻就将直升机高度一点点地降低,找了一个平整的草地停了下来。

    …

第1061章 三滴血(3)    舱门打开,司空月冥站直身,观察了一下情况。

    走过来,打开了将冷小野的手与椅座铐在一起的手铐,向她扬了扬下巴。

    “下来吧!”

    冷小野站起身,走到舱门。

    “等一下!”

    司空月冥先一步跳下飞机,扶住她的胳膊,将她扶下直升机,他才松开她的手臂,转身走向不远处的河道。

    “还记得这里吧?”

    冷小野眯着眸子看看四周,“我杀死修罗的地方?”

    司空月冥转过脸,注视着远处的河道,“我十五岁的时候将她从孤儿院里带出来,她为我挡过两刀一枪,如果我不命令她去杀你,她也不会死。”

    “然后呢?”冷小野注视着他的背影,“现在你要兑现诺言?”

    司空月冥转过脸,“没错!”

    冷小野微皱着眉,“那还等什么……动手吧?”

    推了推脸上的太阳镜,司空月冥的粉眸隔着镜片注视着她的脸,“你一点也不害怕吗?”

    “害怕有什么用?”冷小野轻扬唇角,“害怕你就不会杀我了?!”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司空月冥的语气中,透着几分调侃。

    冷小野轻轻摇头,“算了,反正都是死,你动手吧……”

    说到这儿,她突然皱起眉,手抬起来抱住小腹,身体也是弯起来。

    “啊……”

    呻|吟着,她一脸痛苦地坐到草地上,整个人都弯曲起来。

    “喂!”司空月冥看着她倒下的样子,眸中闪过担心,忙着弯下身来扶住她的胳膊,“你怎么了?!”

    “肚子……好疼……”冷小野皱眉蜷起身,“我的孩子……”

    “该死!”司空月冥皱眉将她抱起来,迈步就要往直升机的方向跑。

    冷小野手一伸,已经从他身上拨出枪来,抵在他的胸口,人就从他的怀里跳下来。

    司空月冥怔了怔,然后就大笑出声,“小野……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别废话!”冷小野沉下脸色,“修罗要杀我,我不过只是自卫而已,现在我怀着孕,绝对不会死在你手里的!”

    她不怕死,却不想死。

    一人三命,她怎么能死?

    她死了,皇甫耀阳怎么办?爸妈怎么办?那些疼她爱她的人怎么办?!

    “先生!”

    飞行员从飞机上提着一个盒子走过来,看这局面,立刻就拨出枪来对准冷小野。

    冷小野侧脸,“把你的枪扔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听她的!”司空月冥笑道。

    飞行员无奈,只好将手中的枪丢到她的脚边,冷小野弯身去捡枪。

    司空月冥突然抬手,抓住她握枪的手掌,轻轻一拧一带,就将她手中的枪击飞,禁锢在自己的臂弯里。

    “混蛋,你放开我,如果你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冷小野用力挣扎,无奈,手臂都被他圈着,她跟本挣不脱。

    “刀拿过来。”司空月冥淡淡下令。

    飞行员捧起地上的盒子走过来,翻开盒盖,捡起地上的枪瞄准冷小野。

    司空月冥就抓住冷小野的一只手掌,从盒子里抓出一把刀来。

    那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而是消过毒的无菌手术刀。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