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舱门打开,司空月冥站直身,观察了一下情况。

    走过来,打开了将冷小野的手与椅座铐在一起的手铐,向她扬了扬下巴。

    “下来吧!”

    冷小野站起身,走到舱门。

    “等一下!”

    司空月冥先一步跳下飞机,扶住她的胳膊,将她扶下直升机,他才松开她的手臂,转身走向不远处的河道。

    “还记得这里吧?”

    冷小野眯着眸子看看四周,“我杀死修罗的地方?”

    司空月冥转过脸,注视着远处的河道,“我十五岁的时候将她从孤儿院里带出来,她为我挡过两刀一枪,如果我不命令她去杀你,她也不会死。”

    “然后呢?”冷小野注视着他的背影,“现在你要兑现诺言?”

    司空月冥转过脸,“没错!”

    冷小野微皱着眉,“那还等什么……动手吧?”

    推了推脸上的太阳镜,司空月冥的粉眸隔着镜片注视着她的脸,“你一点也不害怕吗?”

    “害怕有什么用?”冷小野轻扬唇角,“害怕你就不会杀我了?!”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司空月冥的语气中,透着几分调侃。

    冷小野轻轻摇头,“算了,反正都是死,你动手吧……”

    说到这儿,她突然皱起眉,手抬起来抱住小腹,身体也是弯起来。

    “啊……”

    呻|吟着,她一脸痛苦地坐到草地上,整个人都弯曲起来。

    “喂!”司空月冥看着她倒下的样子,眸中闪过担心,忙着弯下身来扶住她的胳膊,“你怎么了?!”

    “肚子……好疼……”冷小野皱眉蜷起身,“我的孩子……”

    “该死!”司空月冥皱眉将她抱起来,迈步就要往直升机的方向跑。

    冷小野手一伸,已经从他身上拨出枪来,抵在他的胸口,人就从他的怀里跳下来。

    司空月冥怔了怔,然后就大笑出声,“小野……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别废话!”冷小野沉下脸色,“修罗要杀我,我不过只是自卫而已,现在我怀着孕,绝对不会死在你手里的!”

    她不怕死,却不想死。

    一人三命,她怎么能死?

    她死了,皇甫耀阳怎么办?爸妈怎么办?那些疼她爱她的人怎么办?!

    “先生!”

    飞行员从飞机上提着一个盒子走过来,看这局面,立刻就拨出枪来对准冷小野。

    冷小野侧脸,“把你的枪扔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听她的!”司空月冥笑道。

    飞行员无奈,只好将手中的枪丢到她的脚边,冷小野弯身去捡枪。

    司空月冥突然抬手,抓住她握枪的手掌,轻轻一拧一带,就将她手中的枪击飞,禁锢在自己的臂弯里。

    “混蛋,你放开我,如果你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冷小野用力挣扎,无奈,手臂都被他圈着,她跟本挣不脱。

    “刀拿过来。”司空月冥淡淡下令。

    飞行员捧起地上的盒子走过来,翻开盒盖,捡起地上的枪瞄准冷小野。

    司空月冥就抓住冷小野的一只手掌,从盒子里抓出一把刀来。

    那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而是消过毒的无菌手术刀。

    ……

    么

    …

第1059章 三滴血(1)    coco站在一旁,也是满脸怒色,“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家好好的儿媳妇,还怀着孕,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这个当妈妈的早已经是满心怒意。

    要不是多年来养成的涵养,只怕她早已经像许夏一样发飙。

    “是这样的!”乔歉意地看看众人,“司空月冥手里有一份潜艇设计图,我们之所以捕捉他,就是想要拿回这个设计图。没想到,我们的人里竟然会有奸细,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还有其他人想要拿份图纸。风扬他也是为了工作,请你们不要太责怪他。”

    这时候,夜风扬已经从床|上站起身,“冷将军,您刚才说,公爵先生追踪到小野的位置,她现在在哪儿?”

    “不要告诉他!”许夏立刻怒喝出声,“不要以为我不明白你们想干什么,不就是想要利用我女儿当诱饵吗,你是不是人啊……你不知道她现在怀着孕吗?我告诉你,如果我女儿出事,我……”

    “小夏!”冷子锐扶住许夏的肩膀,“如果想要小野安全,我们现在最好是和乔他们合作。你和小宁先出去呆一会儿,我和乔商量一下,好不好?”

    司空月冥已经带小野离境,无论是他也好,皇甫傲也好,现在都不方便出境。

    除了皇甫耀阳之外,最适合去救冷小野的人就是夜风扬他们。

    在人力调动方面,他们拥有更多的优势。

    他心中同样担心女儿,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保持冷静的头脑,才能为冷小野争取到更多的机会。

    许夏瞪了夜风扬一眼,转身拉住沈宁,走出病房。

    她不信任夜风扬,却信任自家男人。

    既然冷子锐说这是最好的,那就一定是最好的。

    冷子锐转过身,微皱着眉看向夜风扬,“报歉,我老婆人比较冲动……你不要介意。”

    夜风扬轻轻摇头。

    “我刚才已经与耀阳通过话,他说,现在冷小野已经离开国境,我之前与小宁也聊过,小野曾经向她说过一些司空月冥的事情。之前,司空月冥就曾经试图带走小野,综合这些情况,我们可以大概地推断出,他是想要带小野去非洲。也就是,当初小野和耀阳杀死他的助理修罗的地方。”冷子锐皱着眉,“乔,请一定要救我女儿回来。”

    乔正色点头,“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乔的助理走过来,“飞机已经安排好了。”

    “好的。”乔应了一声,凝眉向冷子锐伸出手掌,“那我现在就走。”

    冷子锐与他握了握手,“乔,拜托了。”

    乔点头,转身走向门外。

    夜风扬立刻就跟着他一起走向门外。

    听到他的脚步声,乔转过脸,“风扬,你……”

    夜风扬皱着眉向他看过来,目光里满是恳切,“让我也去吧!”

    这一次,冷小野出事,与他也不无关系,如果不将她安全带回来,夜风扬怎么也不能心安。

    乔略一沉吟,“走吧!”

    几个人急急地走出病房,冷子锐和皇甫傲、女大公三人都跟出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