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co站在一旁,也是满脸怒色,“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家好好的儿媳妇,还怀着孕,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这个当妈妈的早已经是满心怒意。

    要不是多年来养成的涵养,只怕她早已经像许夏一样发飙。

    “是这样的!”乔歉意地看看众人,“司空月冥手里有一份潜艇设计图,我们之所以捕捉他,就是想要拿回这个设计图。没想到,我们的人里竟然会有奸细,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还有其他人想要拿份图纸。风扬他也是为了工作,请你们不要太责怪他。”

    这时候,夜风扬已经从床|上站起身,“冷将军,您刚才说,公爵先生追踪到小野的位置,她现在在哪儿?”

    “不要告诉他!”许夏立刻怒喝出声,“不要以为我不明白你们想干什么,不就是想要利用我女儿当诱饵吗,你是不是人啊……你不知道她现在怀着孕吗?我告诉你,如果我女儿出事,我……”

    “小夏!”冷子锐扶住许夏的肩膀,“如果想要小野安全,我们现在最好是和乔他们合作。你和小宁先出去呆一会儿,我和乔商量一下,好不好?”

    司空月冥已经带小野离境,无论是他也好,皇甫傲也好,现在都不方便出境。

    除了皇甫耀阳之外,最适合去救冷小野的人就是夜风扬他们。

    在人力调动方面,他们拥有更多的优势。

    他心中同样担心女儿,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保持冷静的头脑,才能为冷小野争取到更多的机会。

    许夏瞪了夜风扬一眼,转身拉住沈宁,走出病房。

    她不信任夜风扬,却信任自家男人。

    既然冷子锐说这是最好的,那就一定是最好的。

    冷子锐转过身,微皱着眉看向夜风扬,“报歉,我老婆人比较冲动……你不要介意。”

    夜风扬轻轻摇头。

    “我刚才已经与耀阳通过话,他说,现在冷小野已经离开国境,我之前与小宁也聊过,小野曾经向她说过一些司空月冥的事情。之前,司空月冥就曾经试图带走小野,综合这些情况,我们可以大概地推断出,他是想要带小野去非洲。也就是,当初小野和耀阳杀死他的助理修罗的地方。”冷子锐皱着眉,“乔,请一定要救我女儿回来。”

    乔正色点头,“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乔的助理走过来,“飞机已经安排好了。”

    “好的。”乔应了一声,凝眉向冷子锐伸出手掌,“那我现在就走。”

    冷子锐与他握了握手,“乔,拜托了。”

    乔点头,转身走向门外。

    夜风扬立刻就跟着他一起走向门外。

    听到他的脚步声,乔转过脸,“风扬,你……”

    夜风扬皱着眉向他看过来,目光里满是恳切,“让我也去吧!”

    这一次,冷小野出事,与他也不无关系,如果不将她安全带回来,夜风扬怎么也不能心安。

    乔略一沉吟,“走吧!”

    几个人急急地走出病房,冷子锐和皇甫傲、女大公三人都跟出来。

    …

第1058章 我一向说话算话(4)    北京。

    医院手术室。

    取完子弹,处理好伤口的夜风扬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时候,女大公和皇甫傲亦已经得到消息,急匆匆地赶到医院。

    “他怎么样?”冷子锐站直身迎过来向医生询问。

    “子弹已经取出来,没什么大碍。”医生道。

    因为只是手臂上的局部手术,夜风扬只是局部麻醉,推出来的时候人还很清楚。

    看到女大公和皇甫傲,他的脸色越发深沉。

    “子锐!”皇甫傲急步行过来,“怎么回事啊?!”

    冷子锐皱着眉,“回病房再说吧。”

    几人回到病房的时候,从美国赶过来的乔亦已经赶到医院,带着一名助手走进夜风扬的病房。

    一进病房,他立刻就走到冷子锐面前,一脸歉意地抱住冷子锐的手掌。

    “子锐,对不起!”

    冷子锐此时已经冷静下来,只是轻轻摇头。

    从情感上讲,他现在非常担心,非常生气,不过此时他已经冷静下来,当然也明白,这个时候去追问谁的责任已经不重要。

    “混蛋!”病房的门猛地被人推开,许夏怒气冲冲地走进来,看到病床|上的夜风扬,她立刻就冲过来,拿着包就要往他身上砸,“你还我女儿!”

    “小夏!”冷子锐忙着冲过去抱住她,“别冲动,这事儿也不能怪他。”

    许夏正在气头上,哪里管这些,被冷子锐抱着冲不过去,人就在那里气骂,“他是猪吗,什么国际刑警,狗屁……我告诉你,要是我女儿少一根头发,我都和你拼命……”

    夜风扬坐在病床上,脸色深沉。

    “小夏,好了,冷静点……刚才,我已经和耀阳通过电话,他说小野身上有追踪器,他已经追踪到她的位置,他会把小野救回来的。”

    “真的吗?”许夏含着泪看过来。

    “放心吧,小野不会有事的,肯定不会有事的!”冷子锐安慰地拍着她的背,“冷静点啊,听话……”

    “夏姨,对不起。”沈宁站在一边,看着许夏这样子,又是一阵自责,“都怪我。”

    “小宁?”许夏疑惑地看向她,“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小野是为了救我才被抓走的!”沈宁皱着眉,努力控制着情绪,“我……我好没用!”

    “对方抓了小宁,威胁小野的。”冷子锐解释道。

    “没事没事!”许夏忙着走过来,抱住沈宁,“都是那些坏蛋的错,你自责什么呀,告诉夏姨,伤到没有?”

    沈宁垂着脸摇头。

    许夏这才松了口气,忙着安慰她。

    “别哭啊,阿姨不会怪你的,不是你的错,都是那些没用的什么破刑警,连个坏人都对付不了,蠢到家了……”拿过纸巾帮沈宁擦擦眼睛,她关切地扶住沈宁的小脸,“告诉夏姨,吓到没有啊?”

    沈宁再次摇头,“夏姨,我……”

    “乖!没事,别哭啊……放心吧,你子锐叔叔和耀阳他们肯定会把小野救回来的……”

    在许夏眼里,沈宁也和自家女儿差不多,哪里会责备她,心疼还来不及,自己也顾不上难过,忙着去安慰沈宁。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