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子锐皱紧双眉,“那他带小野去哪儿了?”

    沈宁摇头,“我也不知道。”

    ……

    ……

    千里之外。

    a国,蔷薇军团训练基地。

    “小野!”

    躺在枕上休息的皇甫耀阳,猛地坐直身子。

    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四周的环境,他才意识到,只是一个恶梦。

    喘了口气,抬手抹一把额上的冷汗,皇甫耀阳伸手打开台灯,抬腕看了一眼时间。

    时间显示,凌晨一点。

    他伸过手指,按下手表上的开关,表盖弹开,露出下方的gps定位地图。

    看一眼地图,他的眉立刻就皱了起来,忙着将地图放大。

    定位仪显示,冷小野的位置并不在北京,现在,正在飞过渤海。

    仔细看了一眼地图,皇甫耀阳立刻就揭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伸手拿过手机拨通冷小野的电话。

    语音提示,电话关机。

    他皱紧双眉,立刻调出冷子锐的手机打过去,电话一接头,他立刻就急急询问,“小野出了什么事?”

    “她被司空月冥带走了,我们正在确定她的位置。”

    皇甫耀阳合指抓紧手机,“我马上去找她。”

    “耀阳,你不要太着急,我们正在全力寻找她。”

    “不用找她,她已经越过国境线了,我知道她在哪儿,一会儿飞机上再说。”皇甫耀阳挂断电话,汲着拖鞋就冲出卧室,“马上准备飞机。”

    “公爵先生!”保镖忙着迎过来,“您要去哪儿?!”

    皇甫耀阳抬腕,看看地图上那个移动的红点,沉声从齿间挤出一个地址。

    “非洲!”

    既然是司空月冥将冷小野带走,那么……他的目的地,肯定就是非洲。

    上一次,他们是在非洲杀走修罗,司空月冥数次想要带走冷小野,就是想要带她去非洲。

    听到这边的声音,两个助理都是从房间里冲出来。

    身上套着睡衣、穿着拖鞋,皇甫耀阳已经冲向楼下。

    两个助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忙着去收拾电脑,另一个就冲进皇甫耀阳的房间,帮他抱了一套衣服,一起向他追过来。

    冲上飞机,皇甫耀阳人还没有坐稳,就已经急喝出声。

    他抬腕看看手表上的定位仪,“马上起飞!”

    飞行员迅速做了一下准备,启动直升机。

    “卫星电话给我!”

    皇甫耀阳伸过手掌,助理忙着将电话送过来,他就用卫星电话再次拨通冷子锐的电话。

    冷小野出事,大家都会担心,知道他可以追踪到她的位置,冷子锐他们也可以稍稍放心。

    “小野身上有定位仪,我现在可以追踪到她的位置,不出意外的话,司空月冥应该带她去非洲,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带她回来。”

    “好。”冷子锐深吸口气,“多加小心。”

    “我知道了。”

    皇甫耀阳挂断电话。

    一旁的助理小心翼翼地将衣服送过来,“公爵先生,您……先换一下衣服吧!”

    接过衣服,皇甫耀阳扬手将卫星电话丢到助理手里。

    “司空月冥,如果你敢伤到小野,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

第1056章 我一向说话算话(2)    冷小野在对方手里,夜风扬投鼠忌器,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直升机飞上夜空,渐行渐远。

    飞机上,司空月冥将冷小野放到椅座上,帮她系好安全带。

    立刻就拿出准备好的便捷式氧气瓶,打开开关,将面罩戴到她脸上。

    “尽快飞出国境线。”

    “是!”飞行员立刻答应。

    ……

    ……

    几条街外。

    沈宁眼看着一辆车子冲过来,立刻就小跑着迎过去。

    汽车刹停,车门被人推开,冷子锐的声音就响起来。

    “快上车!”

    沈宁坐进车内,立刻就抬手向前一指,“前面左转!”

    她话音未落,冷子锐的车已经风一样冲了出去。

    因为手机被司空月冥破坏,沈宁只能找公用电话求助。

    知道警|察对司空月冥这样的角色没有作用,她在找到能用的公用电话之后,立刻第一时间往给冷子锐打了电话。

    听说女儿出事,冷子锐立刻就赶过来。

    很快,车子就像疯马一样冲进工地,停下车子,冷子锐拉开车门就跳下来。

    夜风扬看到有车子冲进工地,忙着掩住身形,看清冷子锐的脸,他立刻就从藏身处走出来。

    “您……”

    刚说一个字,已经被冷子锐一把抓住胳膊,摔倒在地。

    将夺过来的枪指在他的眉心,冷子锐声寒如铁。

    “我女儿在哪儿?!”

    知道他误会,夜风扬忙着解释,“冷将军,你别……别误会,我是乔警官的手下,小野的朋友。”

    对于冷小野的情况,夜风扬自然已经查得很清楚,当然也认得冷子锐是她的父亲。

    冷子锐仔细看他一眼,“证件?”

    “西装口袋里。”夜风扬答道,

    伸手从他的口袋里取出证件,仔细确定了一下,冷子锐这才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喝问,“小野在哪儿?!”

    夜风扬一脸歉意,“对不起,她……她被司空月冥用直升机带走了。”

    “废物!”冷子锐怒骂出声,一把将他搡开,立刻就取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马上帮我查一架直升机,几分钟之前从xx大街离开,飞机上有人被劫持……对,马上帮我确定飞机的位置,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冷将军!”夜风扬皱眉走到他面前,“这是我负责的案子……”

    “我不管这是谁的案子,我只要我的女儿安全!”冷子锐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夜风扬,我告诉你,如果我女儿有半点闪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夜风扬无言以对。

    冷子锐深吸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意,“告诉我,司空月冥是谁?”

    这时,沈宁亦已经跳下车走过来,知道冷小野被带走,她只是满心自责,“冷叔叔,对不起,都是我……”

    “不关你的事情。”冷子锐深吸口气,伸手拥住她,安慰地拍拍她的背,“小宁,没事的,叔叔会把小野救回来的,别担心。”

    沈宁努力控制住情绪,从他怀里抬起脸,“我之前听小野说过,她好像是杀过他的一个手下,他大概是想要替手下报仇。”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