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在对方手里,夜风扬投鼠忌器,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直升机飞上夜空,渐行渐远。

    飞机上,司空月冥将冷小野放到椅座上,帮她系好安全带。

    立刻就拿出准备好的便捷式氧气瓶,打开开关,将面罩戴到她脸上。

    “尽快飞出国境线。”

    “是!”飞行员立刻答应。

    ……

    ……

    几条街外。

    沈宁眼看着一辆车子冲过来,立刻就小跑着迎过去。

    汽车刹停,车门被人推开,冷子锐的声音就响起来。

    “快上车!”

    沈宁坐进车内,立刻就抬手向前一指,“前面左转!”

    她话音未落,冷子锐的车已经风一样冲了出去。

    因为手机被司空月冥破坏,沈宁只能找公用电话求助。

    知道警|察对司空月冥这样的角色没有作用,她在找到能用的公用电话之后,立刻第一时间往给冷子锐打了电话。

    听说女儿出事,冷子锐立刻就赶过来。

    很快,车子就像疯马一样冲进工地,停下车子,冷子锐拉开车门就跳下来。

    夜风扬看到有车子冲进工地,忙着掩住身形,看清冷子锐的脸,他立刻就从藏身处走出来。

    “您……”

    刚说一个字,已经被冷子锐一把抓住胳膊,摔倒在地。

    将夺过来的枪指在他的眉心,冷子锐声寒如铁。

    “我女儿在哪儿?!”

    知道他误会,夜风扬忙着解释,“冷将军,你别……别误会,我是乔警官的手下,小野的朋友。”

    对于冷小野的情况,夜风扬自然已经查得很清楚,当然也认得冷子锐是她的父亲。

    冷子锐仔细看他一眼,“证件?”

    “西装口袋里。”夜风扬答道,

    伸手从他的口袋里取出证件,仔细确定了一下,冷子锐这才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喝问,“小野在哪儿?!”

    夜风扬一脸歉意,“对不起,她……她被司空月冥用直升机带走了。”

    “废物!”冷子锐怒骂出声,一把将他搡开,立刻就取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马上帮我查一架直升机,几分钟之前从xx大街离开,飞机上有人被劫持……对,马上帮我确定飞机的位置,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冷将军!”夜风扬皱眉走到他面前,“这是我负责的案子……”

    “我不管这是谁的案子,我只要我的女儿安全!”冷子锐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夜风扬,我告诉你,如果我女儿有半点闪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夜风扬无言以对。

    冷子锐深吸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意,“告诉我,司空月冥是谁?”

    这时,沈宁亦已经跳下车走过来,知道冷小野被带走,她只是满心自责,“冷叔叔,对不起,都是我……”

    “不关你的事情。”冷子锐深吸口气,伸手拥住她,安慰地拍拍她的背,“小宁,没事的,叔叔会把小野救回来的,别担心。”

    沈宁努力控制住情绪,从他怀里抬起脸,“我之前听小野说过,她好像是杀过他的一个手下,他大概是想要替手下报仇。”

    …

第1054章 蠢得像猪一样(3)    “你们果然是好朋友,说得话都一模一样。”司空月冥在电话那头轻笑出声,然后他突然换上了阿拉伯语,“我已经准备好了,带他们过来受死吧!”

    然后,他将电话挂断。

    冷小野唇角一扬,这个家伙,果然已经察觉到了。

    “他刚才最后一句说什么?”杰森没有听懂那一句阿拉伯语,疑惑地询问道。

    冷小野耸耸肩膀,“你蠢得像猪一样!”

    “你敢骂我?!”杰森顿怒。

    “是你问我的,他说什么。”冷小野耸耸肩膀,一脸无辜,“他刚才说的最后那一句阿拉伯语,就是在说这个呀!”

    杰森不懂阿拉伯语,看看她的表情又不像是在说谎,以为司空月冥是在骂她,皱眉没有出声。

    电话那头。

    司空月冥听着监听器耳机里冷小野的声音,人就轻笑出声,“好可惜,如果你没有怀孕的话,或者我真得应该和皇甫耀阳竞争一下。”

    这个丫头,实在是太有趣了。

    ……

    ……

    车子驶进工地,杰森就下令手下停住车。

    众人一起下了车,手下就将夜风扬也从后面的车子上拉下来。

    看着夜风扬满是血迹的手臂,冷小野微微皱眉。

    “看好他!”杰森向一个手下扬扬下巴,然后就轻挥手掌,“所有人散开,悄悄进入工地,记住,要抓活的!”

    他们是为了潜艇的设计图而来,谁也不能保护,设计图一定在司空月冥身上,如果杀了他,可能会永远也找不到设计图。

    “是。”

    几个手下齐应一声,各自取出枪来,然后就四下散开,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摸向工地。

    杰森就拉着冷小野重新回到她的车子,将她塞进驾驶座,他就坐到她身后,用枪抵住她的后脑。

    “将车开进工地,不许耍花样,否则……我立刻杀了你!”

    冷小野转身,将手伸过来,“这样我没法开车!”

    看看她手上的手铐,杰森取出钥匙替她打开上面的锁。

    丢掉手铐,冷小野伸手启动车子,缓缓将车子开进工地。

    杰森抬起脸,看看三楼上闪动的灯光,迅速看了一眼四周。

    “直接将车开进去!”

    冷小野踩下油门,将车子直接开进还没有完工的大楼。

    车子停下,杰森伸手拉着她下了车,让她在前面开路,他就端着枪,跟在她身后。

    与此同时,工地四周,杰森带来的十来个手下亦已经从不同的地方,或是翻墙或是钻洞进入工厂,向着这座大楼的方向摸过来。

    ……

    ……

    大楼楼上。

    司空月冥俯在阳台上,缓缓地移动枪口,狙击枪的夜视狙击镜里,很快就出现一个家伙的身影。

    瞄准那个从墙下跳下来的家伙,他不客气地扣下扳机。

    狙击枪上加装了消音器,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子弹就已经呼啸着穿过空气,笔直地射入那人的眉心,闷哼一声,那个手下软软倒地。

    他侧身,找到下一个目的。

    那是一个生得高瘦的家伙,正从一个卷扬机的后面,小心地探出头来观望。

    他刚刚迈步走出来,一颗子弹就射中他的心脏。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