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踩着棉袜子悄悄下楼,路过二楼拐角的时候,冷小野屏息倾听了一会儿。

    这个时候,就算是冷子锐亦已经睡着。

    她松了口气,小心地摸到楼下,轻轻地打开房门,溜到门外套上鞋子,这才加快脚步向小区门外走去。

    ……

    ……

    没有完工的大楼里。

    沈宁微皱着眉,看着对面的司空月冥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定位仪,移开目光,她猛地抬手,抓住他手中的钢筋用力一推。

    人就从地上跳起来,冲出房门,冲向下楼的楼梯。

    为了冷小野,她可以不顾一切,反之也是一样。

    她知道,冷小野为了保全自己,一定会来,沈宁不能让自己成为威胁到好朋友的诱饵。

    所以,她决定冒一次险,试着逃一次。

    司空月冥站着身,听着外面沈宁凌乱奔下楼的脚步,他并没有追出去,而是起身冲到窗边,飞身而起。

    在半空中抓住外面脚手架上的钢筋,两个起落,他的身影就已经落到一楼的地面。

    沈宁气喘吁吁地冲出一楼大门,迎面就见司空月冥高大的身影站在台阶上,看出她出来,他右手一抬,手中的钢筋就再一次抵在她的咽喉处。

    “我欣赏你的勇气。”司空月冥的粉眸落在沈宁因为奔跑,有些泛红的脸上,“这次没有惩罚,但是,我不想有下次。”

    沈宁喘了口气,突然转身,冲回楼门,向着后面的窗子冲过去。

    冲到窗边,她利落地踏上窗台,跳下去。

    刚一落地,手腕已经被人抓住,身体腾空而起,下一刻就摔在一片柔软的沙地上。

    看着司空月冥弯下身向她凑过来的脸,沈宁扬手抓了一把沙子,抛向他的脸。

    闭上眼睛,司空月冥手伸过来,捉住她的手腕,抓着钢筋的右手扬起来。

    以为他要打她,沈宁心中紧张,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当!

    钢筋砸在不远处的杂物上,发出一声闷响。

    沈宁睁开眼睛,只见司空月冥正从背包里取出一样东西。

    他……没有打她?!

    就在沈宁一脸疑惑地看着司空月冥的时候,他已经用从身上取出来的一卷纱布,绑住她的两手手腕。

    “下一次再逃的话,惩罚可没有这么简单……”伸手将沈宁从沙地上拉起来,司空月冥皱眉逼近她的脸,他的粉眸里突然露出笑意,“或者,你试试?”

    沈宁喘了两口气,墨眸迎着他的眼睛,“你到底要对小野做什么?”

    “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司空月冥向楼梯的方向扬扬下巴,“是你自己走上去,还是我抱你上去?”

    “不必麻烦你。”

    沈宁转身走,主动走上楼梯。

    这个男人太过强悍,她跟本不可能从他手中逃走,再逃下去也是浪费力气。

    两个人重新回到楼上,司空月冥扬扬下巴,沈宁再次坐到地上,他就在她对面坐下,重新取出电脑,轻轻地敲打了两下。

    电脑上,立刻就显示出一个定位地图。

    此时,地图上一共显示着两个红点。

    ?

    …

第1048章 这么早叫醒你(1)    看着司空月冥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沈宁猜到他要做什么,眉尖皱起,嘴上的语气却是不屑的。

    “她不会上你的当的。”

    司空月冥的粉眸抬起来,注视着她的脸。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的眉毛就不会担心地皱起来了。”

    说着,他就伸过手指,一个一个地输入冷小野的手机号码。

    沈宁看着他拨号,抿了抿唇,猛地伸过手掌,就要去抓地上的钢筋。

    冷小野是她最好的朋友,两个人亲若姐妹,沈宁怎么也不能让司空月冥伤害她。

    眼看着她的指尖已经碰到钢筋,那根钢筋却突然离开地面,从她指尖滑走。

    司空月冥抬起抓着钢筋的右手,将钢筋的尖端抵在她的咽喉。

    “我提醒过你,不要碰它的!”

    沈宁抿抿嘴唇,没有出声。

    在冷小野的描述中,司空月冥简直就像个妖孽,今天晚上,她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家伙,实际上缜密的滴水不露。

    拨下最后一位号码,司空月冥抬手按下通话键,另一只依旧将钢筋的尖端指住沈宁的颈间要害。

    沈宁绷着后背,注视着他的脸。

    两个人的视线隔着那根钢筋,对在一处。

    司空月冥突然扬唇,笑起来。

    “小野,很报歉,这么早叫醒你。”

    电话那头。

    冷小野原本正睡得香甜,被桌上的电话吵醒,她迷迷糊糊地看到上面显示着沈宁的电话号码,立刻就伸手将电话接通。

    听到司空月冥的声音,她怔了怔,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司空月冥?!”再一次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冷小野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小宁在你手里?”

    “没错。”

    “不要伤害她。”

    “好。”

    “我要和她通电话。”

    “等一下。”司空月冥将手机送到来,递到沈宁面前,按下免提,“小野找你。”

    电话听筒里,立刻就传出冷小野的声音,“小宁,别紧张,他不会伤害你的,我马上过来。”

    “小野。”沈宁急语出声,“不要……”

    不等她说完,司空月冥已经再次提下免提,将手机重新送回自己耳边,“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你会准时的,对吗,小野?!”

    冷小野揭被从床上起身,走到衣柜边拉开柜门,取出几件衣服丢在床|上,“你放心吧,我会过来,你不要吓到沈宁,她与我们的事情完全无关。我去哪儿找你?”

    “走出你们小区向右转,第二个胡同里我为你准备好了车子,上车之后,你就会知道,到哪里找我!”司空月冥很轻地笑了笑,“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挂断电话,将手机丢在床上,冷小野迅速套好衣服,抬腕看了看表。

    此时,才是凌晨三点多钟,窗外还是一片深夜。

    迅速取出纸笔,写了一个字条留在桌上,提着鞋子,冷小野轻手轻脚地摸出房门。

    司空月冥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冷小野不能确定,他会不会对沈宁出手,为了沈宁的安全,她必须保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