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司空月冥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沈宁猜到他要做什么,眉尖皱起,嘴上的语气却是不屑的。

    “她不会上你的当的。”

    司空月冥的粉眸抬起来,注视着她的脸。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的眉毛就不会担心地皱起来了。”

    说着,他就伸过手指,一个一个地输入冷小野的手机号码。

    沈宁看着他拨号,抿了抿唇,猛地伸过手掌,就要去抓地上的钢筋。

    冷小野是她最好的朋友,两个人亲若姐妹,沈宁怎么也不能让司空月冥伤害她。

    眼看着她的指尖已经碰到钢筋,那根钢筋却突然离开地面,从她指尖滑走。

    司空月冥抬起抓着钢筋的右手,将钢筋的尖端抵在她的咽喉。

    “我提醒过你,不要碰它的!”

    沈宁抿抿嘴唇,没有出声。

    在冷小野的描述中,司空月冥简直就像个妖孽,今天晚上,她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家伙,实际上缜密的滴水不露。

    拨下最后一位号码,司空月冥抬手按下通话键,另一只依旧将钢筋的尖端指住沈宁的颈间要害。

    沈宁绷着后背,注视着他的脸。

    两个人的视线隔着那根钢筋,对在一处。

    司空月冥突然扬唇,笑起来。

    “小野,很报歉,这么早叫醒你。”

    电话那头。

    冷小野原本正睡得香甜,被桌上的电话吵醒,她迷迷糊糊地看到上面显示着沈宁的电话号码,立刻就伸手将电话接通。

    听到司空月冥的声音,她怔了怔,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司空月冥?!”再一次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冷小野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小宁在你手里?”

    “没错。”

    “不要伤害她。”

    “好。”

    “我要和她通电话。”

    “等一下。”司空月冥将手机送到来,递到沈宁面前,按下免提,“小野找你。”

    电话听筒里,立刻就传出冷小野的声音,“小宁,别紧张,他不会伤害你的,我马上过来。”

    “小野。”沈宁急语出声,“不要……”

    不等她说完,司空月冥已经再次提下免提,将手机重新送回自己耳边,“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你会准时的,对吗,小野?!”

    冷小野揭被从床上起身,走到衣柜边拉开柜门,取出几件衣服丢在床|上,“你放心吧,我会过来,你不要吓到沈宁,她与我们的事情完全无关。我去哪儿找你?”

    “走出你们小区向右转,第二个胡同里我为你准备好了车子,上车之后,你就会知道,到哪里找我!”司空月冥很轻地笑了笑,“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挂断电话,将手机丢在床上,冷小野迅速套好衣服,抬腕看了看表。

    此时,才是凌晨三点多钟,窗外还是一片深夜。

    迅速取出纸笔,写了一个字条留在桌上,提着鞋子,冷小野轻手轻脚地摸出房门。

    司空月冥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冷小野不能确定,他会不会对沈宁出手,为了沈宁的安全,她必须保密。

    …

第1047章 也这么有趣(3)    “右转,然后一直向前开……”

    男人在她身边,淡淡地提醒着她的开车路线。

    车子微微有些晃动,他握着刀的手却一直稳稳地贴合在沈宁的颈侧。

    沈宁也是用刀的人,虽然她用得是手术刀,是用来救人的。

    不过,她也了解刀,像对方这样稳的手掌,足以证明,他也是用刀的高手。

    之前,她帮他缝合的时候,没有用麻药,他却一点也没有动一下。

    这已经证明,他是一个亡命徒,肯定受过更重的伤。

    她知道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所以也很是冷静地没有试图反抗。

    对方如果想杀她,跟本不用等到现在,他现在只是想要让她跟他走,那就代表,至少目前他还不想杀她。

    因此,沈宁并没有着急,只是在配合着他的要求,等待着机会。

    “现在,停车!”

    随着男人的声音,沈宁也踩下刹车,车子就在一处不知什么原因停工的半旧楼盘院内停了下来。

    男人的手掌伸过来,从她的右侧口袋里取出了手机,然后熄掉火拨掉了车钥匙。

    他缩回手掌。

    “现在,下车!”

    沈宁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就跟在她身后走下来,沈宁没有跑。

    男人的个子比她高,腿也比她长,她不是冷小野,不可能跑得过他。

    “上楼。”

    男人的命令声再一次响起来。

    沈宁迈步脚步,走向还没有施完工的大楼,脚下还有不少建筑材料,她走得深一脚浅一脚的。

    有一次脚下一磕,差点跌倒,还是走在她身后的男人,伸过手来拉了她一把才没有摔倒。

    终于,穿过院子,走上台阶,一直走到三楼的一间三居室,男人才命令她停下。

    他取出打火机,点燃了一点蜡烛,房间里亮了起来。

    冷然四下看了一眼,注意到地上放着一根钢筋,她的目光顿了顿。

    男人走过来,将手中的粗茶蜡放到地上。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碰那根钢筋。坐!”

    沈宁矮身坐到一块砖头上,男人在她对面坐下,抬手摘掉了头上的棒球帽和太阳镜。

    帽子除去,银亮如雪的短发立刻就暴露在沈宁面前,触到男人那对晶莹的粉色眸子,沈宁的瞳孔缩了缩。

    “你是……司空月冥?!”

    这样的头发和眼睛,足够独特。

    刚才,他还说过“她的朋友也很有趣”,再加上他的气质和给她的感觉,让沈宁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被认出身份的司空月冥,脸上并没有太多惊讶的表情,甚至,唇角还向上扬了扬。

    “看来,小野对你提过我。”

    认出是司空月冥,沈宁反倒更加冷静下来,“她已经怀孕了,你还要伤害她?”

    她听冷小野提到过司空月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沈宁看得出来,司空月冥对于冷小野的感情很复杂。

    司空月冥银眉挑了挑,“这是我的事。”

    沈宁的目光咄咄地逼视着他的眼睛,“没错,可是我还要提醒你,她怀得是双胞胎,如果出事,就是三条人命。”

    司空月冥扬唇,“看来,我找对人了。”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