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右转,然后一直向前开……”

    男人在她身边,淡淡地提醒着她的开车路线。

    车子微微有些晃动,他握着刀的手却一直稳稳地贴合在沈宁的颈侧。

    沈宁也是用刀的人,虽然她用得是手术刀,是用来救人的。

    不过,她也了解刀,像对方这样稳的手掌,足以证明,他也是用刀的高手。

    之前,她帮他缝合的时候,没有用麻药,他却一点也没有动一下。

    这已经证明,他是一个亡命徒,肯定受过更重的伤。

    她知道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所以也很是冷静地没有试图反抗。

    对方如果想杀她,跟本不用等到现在,他现在只是想要让她跟他走,那就代表,至少目前他还不想杀她。

    因此,沈宁并没有着急,只是在配合着他的要求,等待着机会。

    “现在,停车!”

    随着男人的声音,沈宁也踩下刹车,车子就在一处不知什么原因停工的半旧楼盘院内停了下来。

    男人的手掌伸过来,从她的右侧口袋里取出了手机,然后熄掉火拨掉了车钥匙。

    他缩回手掌。

    “现在,下车!”

    沈宁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就跟在她身后走下来,沈宁没有跑。

    男人的个子比她高,腿也比她长,她不是冷小野,不可能跑得过他。

    “上楼。”

    男人的命令声再一次响起来。

    沈宁迈步脚步,走向还没有施完工的大楼,脚下还有不少建筑材料,她走得深一脚浅一脚的。

    有一次脚下一磕,差点跌倒,还是走在她身后的男人,伸过手来拉了她一把才没有摔倒。

    终于,穿过院子,走上台阶,一直走到三楼的一间三居室,男人才命令她停下。

    他取出打火机,点燃了一点蜡烛,房间里亮了起来。

    冷然四下看了一眼,注意到地上放着一根钢筋,她的目光顿了顿。

    男人走过来,将手中的粗茶蜡放到地上。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碰那根钢筋。坐!”

    沈宁矮身坐到一块砖头上,男人在她对面坐下,抬手摘掉了头上的棒球帽和太阳镜。

    帽子除去,银亮如雪的短发立刻就暴露在沈宁面前,触到男人那对晶莹的粉色眸子,沈宁的瞳孔缩了缩。

    “你是……司空月冥?!”

    这样的头发和眼睛,足够独特。

    刚才,他还说过“她的朋友也很有趣”,再加上他的气质和给她的感觉,让沈宁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被认出身份的司空月冥,脸上并没有太多惊讶的表情,甚至,唇角还向上扬了扬。

    “看来,小野对你提过我。”

    认出是司空月冥,沈宁反倒更加冷静下来,“她已经怀孕了,你还要伤害她?”

    她听冷小野提到过司空月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沈宁看得出来,司空月冥对于冷小野的感情很复杂。

    司空月冥银眉挑了挑,“这是我的事。”

    沈宁的目光咄咄地逼视着他的眼睛,“没错,可是我还要提醒你,她怀得是双胞胎,如果出事,就是三条人命。”

    司空月冥扬唇,“看来,我找对人了。”

    ……

    么

    …

第1046章 也这么有趣(2)    男人走到椅子上坐下,隔着桌子看着她,“你们几点下班?”

    沈宁拿出打印好的药单送过来,“您可以去拿药了。”

    “谢谢。”

    男人接过单子,转身走出了外科急诊。

    看着重新关上的门,沈宁走到洗手台边洗了洗手,人就重新坐回椅子上。

    做外科医生,可以见识到各种各样的病人,各种奇葩早见得多了,她并没有因为这个病人的小怪异而太过在意。

    片刻之后,当班的张医生已经从门外走进来。

    “小宁,辛苦了。”

    “您太客气了。”沈宁笑着站起身,“您女儿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感冒发烧了,我已经把她送到儿科急诊打上点滴了,她爸爸陪着她。”张医生一脸感激地走过来,“不好意思啊,耽误你这么久,快点回去吧。”

    “好,那我先走了。”

    沈宁向对方道了别,走出办公室。

    到换衣间内换下身上的衣服,背起包摸出钥匙,走进停车场。

    走到自己的车边,她打开车锁,拉开车子坐到驾驶座。

    拉上安全带,视线扫过后视镜里的人影,沈宁的眉尖急急一跳。

    一只缠着纱布的手掌伸过来,按住她的肩膀,身后,男人的声音淡淡响起来。

    “不要尖叫,不要试图逃跑,你就不会有事。”

    沈宁立刻就听出,那个声音……是刚才她处理过伤口的那个男人。

    最初的惊愕过后,沈宁很快就冷静下来。

    她没有逃,也没有试图挣扎。

    “我的包里有几千现金,还有手机,你拿走吧。”

    钱财是身外之物,哪里有生命来得重要?

    大多人的劫匪只是想要钱而已,过度的反抗可能会把对方激怒,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如果对方只是为了钱,那就给他好了。

    男人淡淡吐出两个字,“开车。”

    沈宁抬眸,看了一眼后视镜里对方的脸,“如果你是看中我的身体的话,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我现在正在经期。”

    除了极个别的变|态,男人很少会有兴趣浴血奋战,这个人应该不是变|态吧?

    后座上,男人的唇角扬起来,发出一声很轻的笑声。

    “没想到,她的朋友也这么有趣。”

    她的朋友?

    沈宁微微眯眸,“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沈宁,再过两周满十九岁,14岁被斯坦福大学破极破取,三年修完所有学分拿到本科学位,之后转入纽约xx医学院读硕士,主攻临床医学外科学。父亲沈一舟,是军医院院长,高级外科医生。母亲佟亚,特级舞蹈演员。”男人略顿了顿,“我没有认错人吧?”

    沈宁耸耸肩膀,“所以……你要什么?”

    男人轻笑,“你……”

    沈宁挑眉。

    后座上的男人却已经接着吐出后面的字。

    “开车!”

    说完,他用手中的刀轻轻地点了点她的左颈。

    “你是医生,应该很了解人体结构,这里应该是颈动脉,我没有说错吧?”

    这一句,语气看似调侃询问,其间却已经透出十足的威胁——要么开车,要么死!

    沈宁伸手捏住车钥匙,启动了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场。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