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爸?”冷小野注意到异样,转过脸来,“怎么了?”

    “没什么。”冷子锐向她一笑,“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东西要买。”

    黑色汽车内。

    夜风扬看着对面车道渐远的车子,无力地吁了口气。

    “方向不对啊,他们怎么突然左转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助手疑惑地问。

    夜风扬耸耸肩膀,“我猜,咱们被发现了。”

    “不会吧?”助手一脸惊讶。

    夜风扬将车驶过路口,“你不了解冷小野,她可不是普通人,更何况,车上还有一个老侦察兵呢!”

    “那我们怎么办?”助手问。

    “直接回冷家别墅小区,他们一家三口都在车上,应该会回小区。另外,你给酒店那边的人打个电话,让他们盯着点,万一冷小野回酒店,立刻通知我。”

    助手立刻按照他的命令,给安排在冷小野所住酒店的同事打了电话,夜风扬就将车子开到冷家所在的小区斜对面停了下来。

    他没有在车上停留,只是命令自己同伴将车子开走,他就下了车,坐到一家咖啡馆。

    点了一杯咖啡做为伪装,目光却是紧盯着斜对面的小区入口。

    半个小时之后,冷小野所在的车子重新驶进小区,冷子锐让司机下了车,将冷小野和许夏送回家,他就自称想要透透气,到车下走走。

    车子驶进小区,他则转身走出小区门口,将附近停着的车子都检查一遍,确定没有刚才那辆黑色轿车,才重新折回小区。

    冷子锐回到别墅的时候,许夏已经上楼去换衣服,冷小野正坐在客厅里吃水果。

    看到他,她立刻就起身迎过来。

    “爸,怎么了?”

    许夏大大咧咧没有发现,冷小野却已经敏感地感觉到冷子锐的不对劲。

    “没事,我就是职业病!刚才看到有一辆车早在咱们车后,我还以为有人跟踪,就下车看了看。”冷子锐温和地拍拍她的肩膀,“要不要再喝点什么,牛奶?果汁?还是爸爸去给你弄点汤?!”

    “我自己热杯牛奶就好了,您明天还要去队里,早点休息吧。”

    冷子锐宠溺地笑起来,“你还不知道你爸,每天睡六个小时就足够了,先上楼吧,一会儿爸爸给你送上去。”

    “谢谢爸爸!”

    冷小野笑着转身,走上楼梯,脸上的笑意却是缓缓收起。

    自家老爸的直觉一向很灵,那辆车想来是跟踪了他们很久。

    她知道,那辆车一定是真得在跟踪,她并不想说出真相来,让冷子锐担心。

    这个时候,跟踪她的人……会是夜风扬,还是司空月冥呢?!

    背包里,手机响起来。

    冷小野摸出手机,看到上面沈宁的电话,立刻就笑着接通。

    “宁美人,您有空儿了?”

    沈宁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怎么样,妊娠反应还好吗?”

    “还好吧,这几天不是很严重。”冷小野走进楼上自己的房间,“你呢,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帅哥会找你处理伤口?”

    “没注意脸。”沈宁道。

    冷小野轻笑,“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找我玩?”

    “今天我帮一个医生代夜班,明后天休息,明天去看你。”

    “好,那明天见。”

    ……

    么

    …

第1043章 捧在手心里宠爱(3)    女大公想了想,“其他人请婚礼的时候再邀请就好了,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我会邀请她过来。”

    “您说的是朱蒂阿姨吧?”冷小野笑着开口,“这件事交给我就好了。”

    就这样,商量好具体的客人名单,大家又坐着聊了一会儿。

    考虑到冷小野坐了数小时的飞机,又怀着孕,也没有呆上太多,一家三口就告辞离开。

    送完三人回来,皇甫傲就走过去收拾桌子,女大公也过来帮忙,皇甫傲忙着拦住她。

    “茅台酒后劲大,我看你的脸很红,去休息一会儿吧?”

    “我没事。”女大公端过桌上的盘子,走进厨房,一眼就看到他放在灶台上的糊鱼,她不由地皱眉,“这个……怎么没有丢掉?”

    “我刚才尝了,味道还不错,丢了可惜。”

    “可是,糊掉的东西吃了对身体不好的。”

    “没关系的,我喜欢吃焦一点的鱼。”

    “不行,丢掉。”她拿过盘子就要倒掉。

    “coco!”皇甫傲伸手拦住她,“真得很好吃!”

    他能猜到,她是特意为他学过。

    她一番心意,他不想辜负。

    迎上他的目光,女大公轻扬唇角,“你喜欢吃,我下次再做给你,不要吃这个了,我可不希望你吃了这种东西生病,我要你健健康康的!”

    皇甫傲点头,“好。”

    她抬手将鱼倒进垃圾桶,“好了,我们来洗碗吧!”

    一向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女公爵,现在却喜欢了这种平常夫妻的感觉,和他一起逛菜市,一起洗菜做饭,甚至一起洗碗……都变成一种弥足珍贵的享受。

    她已经错过太多,以后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好好珍惜。

    “等等!”

    皇甫傲忙着拦住她,拿过胶皮手套帮她戴上。

    他明白她的心思,所以并没有拒绝她帮忙,却并不代表他想要把她的手弄伤。

    看着他帮自己戴手套,女大公只是唇角轻扬。

    许夏说得没错,皇甫傲实在不是会甜言蜜语的人,但是他对她是绝对的细心,那种被一个人捧在手心里宠爱的感觉,真得感觉很好。

    这个男人没有让她失望,虽然两个人错过这么久,但是他对她的爱意,从来没有减少过。

    侧脸,在他颊上吻了吻,她轻声开口。

    “谢谢老公!”

    皇甫傲手指停了停,错愕抬脸,女大公已经转过身去洗腕了。

    侧眸看了看傻在那儿的皇甫傲,女大公笑着将洗好的碗递过来。

    “你负责擦干。”

    “哦……好!”

    皇甫傲回过神来,接住她送过来的碗,认认真真地擦起来。

    ……

    ……

    因为冷子锐喝了酒,皇甫傲没有让他开车,而是叫了警卫员送他们三人回去。

    车子驶出皇甫家所在的大院,一路驶向冷家别墅。

    许夏与冷小野商量皇甫傲婚宴的一些细节,冷子锐就坐在一旁听母女二人说话。

    注意到反光镜里那辆黑色的车子,冷子锐微微皱眉。

    “前面左转!”

    他扬声下令,司机将车子并入左侧车道,转了一个方向。

    看着那辆黑色车子消失在反光镜里,冷子锐这才收回目光。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