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大公想了想,“其他人请婚礼的时候再邀请就好了,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我会邀请她过来。”

    “您说的是朱蒂阿姨吧?”冷小野笑着开口,“这件事交给我就好了。”

    就这样,商量好具体的客人名单,大家又坐着聊了一会儿。

    考虑到冷小野坐了数小时的飞机,又怀着孕,也没有呆上太多,一家三口就告辞离开。

    送完三人回来,皇甫傲就走过去收拾桌子,女大公也过来帮忙,皇甫傲忙着拦住她。

    “茅台酒后劲大,我看你的脸很红,去休息一会儿吧?”

    “我没事。”女大公端过桌上的盘子,走进厨房,一眼就看到他放在灶台上的糊鱼,她不由地皱眉,“这个……怎么没有丢掉?”

    “我刚才尝了,味道还不错,丢了可惜。”

    “可是,糊掉的东西吃了对身体不好的。”

    “没关系的,我喜欢吃焦一点的鱼。”

    “不行,丢掉。”她拿过盘子就要倒掉。

    “coco!”皇甫傲伸手拦住她,“真得很好吃!”

    他能猜到,她是特意为他学过。

    她一番心意,他不想辜负。

    迎上他的目光,女大公轻扬唇角,“你喜欢吃,我下次再做给你,不要吃这个了,我可不希望你吃了这种东西生病,我要你健健康康的!”

    皇甫傲点头,“好。”

    她抬手将鱼倒进垃圾桶,“好了,我们来洗碗吧!”

    一向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女公爵,现在却喜欢了这种平常夫妻的感觉,和他一起逛菜市,一起洗菜做饭,甚至一起洗碗……都变成一种弥足珍贵的享受。

    她已经错过太多,以后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好好珍惜。

    “等等!”

    皇甫傲忙着拦住她,拿过胶皮手套帮她戴上。

    他明白她的心思,所以并没有拒绝她帮忙,却并不代表他想要把她的手弄伤。

    看着他帮自己戴手套,女大公只是唇角轻扬。

    许夏说得没错,皇甫傲实在不是会甜言蜜语的人,但是他对她是绝对的细心,那种被一个人捧在手心里宠爱的感觉,真得感觉很好。

    这个男人没有让她失望,虽然两个人错过这么久,但是他对她的爱意,从来没有减少过。

    侧脸,在他颊上吻了吻,她轻声开口。

    “谢谢老公!”

    皇甫傲手指停了停,错愕抬脸,女大公已经转过身去洗腕了。

    侧眸看了看傻在那儿的皇甫傲,女大公笑着将洗好的碗递过来。

    “你负责擦干。”

    “哦……好!”

    皇甫傲回过神来,接住她送过来的碗,认认真真地擦起来。

    ……

    ……

    因为冷子锐喝了酒,皇甫傲没有让他开车,而是叫了警卫员送他们三人回去。

    车子驶出皇甫家所在的大院,一路驶向冷家别墅。

    许夏与冷小野商量皇甫傲婚宴的一些细节,冷子锐就坐在一旁听母女二人说话。

    注意到反光镜里那辆黑色的车子,冷子锐微微皱眉。

    “前面左转!”

    他扬声下令,司机将车子并入左侧车道,转了一个方向。

    看着那辆黑色车子消失在反光镜里,冷子锐这才收回目光。

    …

第1042章 捧在手心里宠爱(2)    “我也要喝白酒。”女大公也随之说道。

    皇甫傲拿过杯子,给冷子锐和许夏倒了酒,为她倒的时候,他只怕她喝不了这种高度酒,特意少倒了一些,最后还不忘提醒。

    “这个酒烈,你慢点喝。”

    这时,冷子锐早已经帮冷小野倒好果汁,几个人就捧起杯子来,碰了碰。

    几个人边吃边聊,很自然地就聊起冷小野与皇甫耀阳订婚的事情。

    冷小野放下果汁杯,“也就是咱们冷家,还有皇甫伯伯、若若阿姨这边,再有就是沈伯伯家,莫姨他们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反正大家聚一聚就好了,估计有五六桌就够了吧?”

    “你莫姨是一定要请的,还有莫非也一定要请过来。”许夏轻扬唇角,“算起来,人家还是你和耀阳的媒人呢!”

    “媒人?!”皇甫傲一脸不解,“什么意思啊?”

    “您还不知道呢?”冷子锐轻笑出声,“这丫头小时候丢过一次,您知道的吧?”

    皇甫傲点点头,“那件事情我知道。”

    许夏接过话头,“可是,您肯定不知道,捡起这丫头的那个男孩是谁!”

    皇甫傲皱眉怔了怔,脸上就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难道……是耀阳?”

    “没错!”许夏笑起开口,“所以……我说莫非是他们两个的媒人。”

    当年,许夏带着冷小野去英国,参加好朋友莫北和焦阳夫妻的儿子莫非的受礼仪式,冷小野失踪,被当时还是孩子的皇甫耀阳捡到。

    因此,许夏才会说莫非是他们两个的媒人。

    冷小野也笑起来,“这么说,我不是要给莫非包个大红包?”

    “估计,莫非是来不了了。”冷子锐在一旁笑着说道,“他和冷然正在跨国旅行。(冷然,冷家大哥冷子墨的女儿,详见公子的另一本书《拒嫁天王老公》)”

    许夏一拍额头,“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没关系,莫非不来,让莫北和焦阳过来吗,也是一样的。这一次,两件大喜事,他们怎么也要过来。”

    这一次,不仅要帮冷小野办订婚宴,还要帮皇甫傲与coco补办一下婚礼,莫北和焦阳与他们都是好朋友,自然也要叫过来一起庆祝。

    “两件喜事?”皇甫傲好奇地看过来,“还有什么喜事啊?”

    “还有……”许夏只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一时高兴,怎么把秘密泄露了。

    冷子锐及时帮她圆场,“还有小野怀孕的事情啊,不是也是喜事吗?”

    冷小野白一眼自家老妈,“对啊,这叫……好事成双。”

    许夏嘿嘿一笑,“对对对,好事成双。”

    父女二人一起帮许夏掩饰过去,皇甫傲与coco也没有太在意。

    大家又清点了一下具体的人数,估了一个大概的数字,冷子锐就向皇甫傲询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要请的亲戚朋友。

    为冷小野订婚倒在其次,皇甫傲结婚,总也要请些亲朋过来,“我这边没什么人吧,若若他们一家子已经算上了,那些老战友什么的就不请了。”

    “那……coco呢?”许夏看向女大公。

    …

Comments are closed.